张骅长篇小说创作中的新疆情结

姚克

2018年10月30日16:06  来源:人民网-读书频道
 

张骅新近创作的长篇小说《金滩残梦》,由时代出版传媒2018年8月出版上市后,他长舒一口气,说:“我这辈子该写的东西也就写完了。”

《金滩残梦》是张骅创作的另一部长篇小说《金唇》(新疆人民出版社2012年3月出版,《新疆日报》2012年5月10日详细评介过)的姊妹篇。《金唇》描述的是阿尔金山采金以及几股武装力量夺金的历史故事,《金滩残梦》也是以淘金生活为背景的历史题材小说,故事发生时间在1940年,地点在新疆阿勒泰山区一个叫阿勒屯塔莱的山沟里。阿勒屯塔莱是蒙古语,翻译成汉语就是金沙滩。新疆阿尔泰在蒙古语中就是金山。阿尔泰七十二条沟,沟沟有黄金。小说描述的阿勒屯塔莱是乌伦古河流经的一段长约二十公里的河谷,两侧多为悬崖峭壁,峭壁之上是漫山遍野的原始森林。河滩的泥沙中富含沙金,故事中上万名淘金客就在这样一个深沟峡谷里淘金。反动统治者为防淘金客私带黄金出山,在高山丛林寥寥无几的小路上广布地雷,通往外界的道路被堵死,唯一通道就是架在乌伦古河上的一座木桥,桥上常年有士兵把守。阿勒屯塔莱就像一个高度封闭的集中营,年轻的淘金客则像失去自由的、只知劳作的囚徒。

在小说营造的这种独特而神秘的氛围中,上万名淘金客分属三个不同阵营,阿山金课局副局长钱良剑治下的淘金客最多,有六千多名;其次是金把头马善成,手下有两千多名淘金客;第三个群体颇为诡异,其骨干是1920年逃窜到阿勒屯塔莱的俄国白卫军残部,他们招募了一千多人,实行军事化管理。这三股错综复杂的力量形成了恢宏场面,激烈矛盾冲突始终充斥其中。

反动统治者为最大程度地攫取利益,挖空心思盘剥淘金客。淘金客每天的生产定额是五克沙金,定额之外的金子才归淘金客所有,但这部分金子并不允许私自带出山。于是,淘金客手头不多的金子能不能带出山?就构成了这部小说的悬念和矛盾焦点。小说紧扣这条主线,开笔就描述了淘金客李旺才、胡娃子在夜色中带金偷跑,结果一人被地雷炸死,另一人被炸伤。淘金客为维护自身权益,组织了互助会,抱团与统治者进行抗争,几经波折,付出血的代价,终于找到了一条通往外界的秘密通道。

浓重的神秘感是这部小说所营造的氛围,读者在阅读中始终被这种氛围所笼罩。当小说带金出山的叙述主线凸现后,作者匠心独运,不失时机地提升了故事的冲突等级。阿勒屯塔莱的统治者借1939年新疆省政府推行“金不出疆”的币改政策,在阿勒屯塔莱阴谋实行“金不出山”,趁机大肆搜刮淘金客手头的金子,使矛盾双方的冲突达到了白热化程度,于是一场波澜壮阔的大暴动自然而然地展开了。

在激烈博弈的过程中,各色人等渐次登场。粗略算算,小说三十余万字中,有名有姓的就有二十多个,这些人物性格迥异,面貌鲜明,各具特色,栩栩如生。心狠手毒的阿山金课局副局长钱良剑,对淘金客非常残酷。他说,“我手上有两样东西,一个是皮鞭,一个是手枪,淘金娃娃不老实,我就用皮鞭抽他,再不老实,我就枪毙他。”但此人却颇讲义气,年轻留苏学习军事期间,因了一句承诺,将友人之女带回新疆抚养成人。读罢觉得此人塑造得生动可信。作为阿山金课局的总督察刘铭心,是《金唇》中的重要角色,也是《金滩残梦》和《金唇》两部长篇小说中的交叉人物,他在阿尔金山因渎职被收监,后因上司的疏通而复出。刘铭心阴险狡诈,镜片后的那对眼睛充满警觉和诡异。人称马善人的金把头马善成,是个地道的伪善人,他见人不笑不说话,但极其阴坏。他利用钱良剑的“金不出山”,意欲将淘金客存在他金库的金子收入囊中,最后成为导火索,引发了阿勒屯塔莱淘金客的大暴动。俄国白卫军残部首领安德烈、伊万和列昂契奇,刻画得也各具特色,生动鲜活。

值得一提的是,《金滩残梦》成功地塑造了中共党员宋振良和俄共党员谢尔盖。谢尔盖衔命赴阿勒屯塔莱侦察白卫军残部,苏联卫国战争爆发后,这项任务暂时搁置,独胆英雄谢尔盖只身继续完成任务,除掉安德烈,瓦解这股残匪。宋振良本来是党组织派到阿勒屯塔莱配合谢尔盖开展工作的,但他被淘金客水深火热的生存状态所触动,强烈的党性促使他主动帮助他们。在关键时刻,不惜牺牲自我来维护淘金客之间的团结。谢尔盖最后与安德烈同归于尽,其顶天立地的壮举令人震撼。

《金滩残梦》与《金唇》相比,显得更为成熟,故事叙述主线雄奇而清晰,氛围营造独特,场面宏大,布局合理,情节紧凑,人物鲜活,语言优美简洁,具有较强的可读性。

张骅迄今共出版了四部长篇小说,其中三部是新疆题材。他还发表了大量的中短篇小说和散文,绝大部分也都是新疆题材。张骅自幼生长在乌鲁木齐,在新疆生活了三十二年,面孔黝黑,一脸络腮胡,是典型的新疆“儿子娃娃”。张骅十七岁下乡到吐鲁番县火焰山公社,他所在的生产大队近千户人家只有一户是回民,其余都是维吾尔族。刚去时,他们和当地村民语言不通,但一年过后,张骅就能熟练地用维吾尔语与村民进行交谈。神奇的吐鲁番盆地赋予他胆气和灵性,以至他走出新疆多年,仍梦牵魂绕于这片土地。

六十五岁的张骅现在几乎每天都在北京的公园跳新疆舞,已经跳得相当不错,有一定的观赏性。他说,别人跳新疆舞,收获的只是欢乐和健康,他除了这两点外,还有一种与新疆亲密接触的温润感。

因为心里念着新疆,张骅才能写出《金唇》与《金滩残梦》。

(责编:邹菁、吴亚雄)

推荐阅读

阅来阅好——明星读经典,为你做海报
习近平总书记曾多次谈到自己的读书爱好。我们从习总书记推荐过的书单中挑选了一些脍炙人口的经典名作,邀请王刚、王劲松、佟丽娅等为我们朗读其中的片段。
【详细】
名家诗会|文化名人|男神致敬父亲节|世界遗产大会阅来阅好——明星读经典,为你做海报 习近平总书记曾多次谈到自己的读书爱好。我们从习总书记推荐过的书单中挑选了一些脍炙人口的经典名作,邀请王刚、王劲松、佟丽娅等为我们朗读其中的片段。 【详细】

名家诗会|文化名人|男神致敬父亲节|世界遗产大会

喜迎十九大,听这19位名家的文艺"初心"
广大文艺工作者们不忘初心,思索、探索、行动,开启了从"高原"迈向"高峰"的旅程。五年来,一批文艺名家做客人民网,聊创作心路,话人生感悟。
【详细】
名家诗会|文化名人|男神致敬父亲节|世界遗产大会喜迎十九大,听这19位名家的文艺"初心" 广大文艺工作者们不忘初心,思索、探索、行动,开启了从"高原"迈向"高峰"的旅程。五年来,一批文艺名家做客人民网,聊创作心路,话人生感悟。 【详细】

名家诗会|文化名人|男神致敬父亲节|世界遗产大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