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一宁:《沧海之约》,文明视野下的国家与人

2016年10月20日17:40  来源:文艺报
 
原标题:石一宁:《沧海之约》,文明视野下的国家与人

边境划界谈判、南海岛屿之争、中国与邻国B国在隐蔽战线的战斗、中国与超级大国A国在网络上的意识形态攻防,忠诚与背叛、崇高与堕落、敌人与朋友的反转、爱情与友情的传奇……表面上看,朱东的《沧海之约》集合了好看小说所需的元素,是一部谍战题材的畅销或流行小说的样貌;但如细品慢读,读者会惊觉,这是一部视野恢弘、思想内涵与人物形象饶有新意的沉厚之作。

即使仅以谍战小说视之,《沧海之约》也是颠覆性的。中方的主要人物陈江峰是报社社长兼书画院秘书长,新近才成为国安部门的编外人员;林珊虽然是国安人员,但公开的身份是南方研究院院长梁友生的助理;梁友生曾是战斗英雄,却因价值观的扭曲与心理失衡而被B国策反,走上了叛国的不归路。B国特工程超和阮月娥为了其国家利益,与中国特工展开暗战,之后程超却因仰慕中国文化和爱上了林珊而放弃特工职责,阮月娥追求程超如愿以偿,亦转变了对中国的敌对态度。小说结尾,中B两国资源开发共同体代表程超在曼谷给儿子摆满月酒,请“不打不相识的”陈江峰等赴宴,于是,中国与B国几位“异国兄弟”握手言欢……敌我一笑泯恩仇,如此情节在以往的谍战小说中是没有的,然而这并不荒诞,故事的走向来自国际现实,来自中国与周边邻国的复杂关系。

从某种层面来看,可以说《沧海之约》是以小说形式展开的国际战略思维,或者说是国际战略思维的文学呈现。作品以边境划界以及当下围绕南海岛屿的纷争这一国际热点为背景,通过人物塑造与故事情节,开启关于国家利益与世界和平的战略思考。在以民族国家为单位构成的当代国际关系中,国家利益是民族国家至高无上的追求。但如果以战争为解决问题的惟一选项,不仅与当今追求和平与发展的人类主流价值相悖逆,而且往往并不能真正解决问题,只能制造国家和民族仇恨的恶性循环。

对中国来说,实现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需要和平的国际环境,需要和睦友好的周边关系。和平之舟倾覆,周边关系恶化,并不符合中国和各个邻国的国家利益。中国和周边邻国如能不为他人火中取栗,则需要以大智慧化解领土纠纷的僵局。我国倡导的“主权属我,搁置争议,共同开发”的模式,就是和平解决东海和南海领土争端的新思路。《沧海之约》的作者在此基础上,提出了自己的“解题”方法。作品中的绿岛,本是中国人的祖先最早发现并在此开展捕捞等活动,但二战后A国等列强强行将绿岛的行政管辖权私相授受给B国,在中B两国之间打下一个楔子,制造了两国的主权争议。

作者通过书中主人公之一的陈江峰之口阐述了“不失主权,治权共享”的思考和见解:“所谓‘不失主权’,即中B双方都不公开否定对方对绿岛拥有主权,这样两国都不失主权,不失尊严,都可以向国人和历史交代。”“所谓‘治权共享’,就是以绿岛为圆心,划定绿岛周边的海域作为共同开发的区域。”惟此之道方能“使争议之岛变成和平之岛,让人类共享和平成果”。在小说中,中B两国本着“不失主权,治权共享”的精神与和谐发展的理念,达成了和平解决岛争的新模式。

面对波诡云谲的国际风云和剑拔弩张的领土主权争端,《沧海之约》为读者打开了另一种视野,这不仅是和平的视野,更是文明的视野。在中B两国联合考察的东川岛上,陈江峰与程超交谈时说:“抗衡,合作,带着武器签合约,这是人类几千年的历史循环。而我们这一次的调研,是双方在试着用和平的方式解决历史疑难问题,达成不带武器的合约,这是人类最高级的精神契约。让我们为推动人类进入更高的文明团结一心、竭尽全力吧!” 尽管在民族国家时代,超越国家利益的人类普遍价值即“更高的文明”,因实现之艰难而显得如同空中楼阁、镜花水月般的虚幻。然而,凡是合乎理性的都是现实的,黑格尔的这一哲学命题所内含的辩证法,无疑具有真理的力量。出色的小说既应直面现实,又应超越现实,以人文情怀和理想主义灼烧现实的坚冰,照亮前行的路径。《沧海之约》即是这样一部有雄心、大爱和担当之作。

小说《沧海之约》并非板着面孔的宏大叙事,呈现于文明的视野中的不只是国家利益的博弈,而且还有爱情和婚姻,还有荡漾其间的人性深流。B国特工程超爱上了中国特工林珊,因为中国文化的吸引力,也因为男才女貌,使得两人从敌对关系变成恋人关系。陈江峰与林珊的恋情以林珊出国,生下与陈江峰的爱情结晶的儿子交陈妻李云波带回国,促成陈李夫妻重新团圆而告终,两人冲破道德的约束又复归于道德。陈江峰的岳父李新益是医院院长、知名专家,岳母罗维璐是医科大学教授,却因难抵金钱诱惑受贿收购假药,分别被判处10年和5年徒刑。对将丈夫和自己投入深渊的罪孽,罗维璐内心深深忏悔。作品有如一面多棱镜,折射出了人性与社会现实的多侧面和复杂性。小说在人物角色及关系的设置方面,在对当代两性关系包括跨国恋情的描写方面,在对腐败滋生蔓延及对家庭影响的揭示方面,进行了独特和深入的处理。小说对人性的触探视角独特,理解颇为新颖。

将刀光剑影与儿女情长置放于书卷气息和文化氛围之中,是《沧海之约》的另一特点。作品中的主要人物如陈江峰、林珊,都具有一定的中国传统文化修养,经常读诗诵词、谈书论画;即使是作为B国特工的程超,也曾在中国大学里学过中医、太极、中国文学、《周易》,是中国国粹的粉丝。《沧海之约》所展现的格局与格调,所蕴含的思考与探索,是所谓谍战题材小说所无法涵盖的。

诚然,作为小说,《沧海之约》的遗憾也是存在的,其叙事手法与其思想之锐气相较,未免显得有些拘谨。同时,即使作为一部具有很强政治性的小说,如何在政治意义与审美意义之间取得平衡,《沧海之约》亦不无可议之处。(石一宁)

(责编:汤诗瑶、陈苑)

推荐阅读

国家南海博物馆首批文物捐赠入藏仪式
首批捐赠文物入藏,标志着国家南海博物馆藏品征集工作迈出了扎实有效的一步。截至目前,已有多位个人收藏者捐赠了70000多件藏品,有5家机构捐赠或意向捐赠1000多件藏品”【详细】
名家诗会|文化名人|男神致敬父亲节|世界遗产大会国家南海博物馆首批文物捐赠入藏仪式 首批捐赠文物入藏,标志着国家南海博物馆藏品征集工作迈出了扎实有效的一步。截至目前,已有多位个人收藏者捐赠了70000多件藏品,有5家机构捐赠或意向捐赠1000多件藏品”【详细】

名家诗会|文化名人|男神致敬父亲节|世界遗产大会

政协委员热议文艺繁荣

“‘中国故事’只有用‘南腔北调’才能讲得妙趣横生。”“设网络文学奖并不需要‘洪荒之力 ’。”“改变文艺创作浮躁现象,唯一办法就是改革创新体制,文艺界也要供给侧改革。”

【详细】

影视|演出|艺术政协委员热议文艺繁荣 “‘中国故事’只有用‘南腔北调’才能讲得妙趣横生。”“设网络文学奖并不需要‘洪荒之力 ’。”“改变文艺创作浮躁现象,唯一办法就是改革创新体制,文艺界也要供给侧改革。” 【详细】

影视|演出|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