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读书>>书摘

谁是出卖瞿秋白的叛徒

2015年04月08日07:48    来源:人民网-读书频道    手机看新闻

【人民日报出版社已授权人民网读书频道进行连载,禁止其它网站转载,如需转载请与出版社联系】

人民网北京4月8日电  (陈苑)《军政名人的最后岁月》一书记述了民国以来34位政界、军界历史名人人生的最后岁月,这些人物既有新中国的开国领袖毛泽东、周恩来、刘少奇等伟人,也有蒋介石、何应钦、阎锡山、汪精卫、张作霖等反面人物。本书内容丰富,包括历史未曾释疑的谜案,档案里鲜少记录的空白,值得一读。

精彩书摘:

(一)蒋介石遗体入殓时安放了哪四本书?

(二)少帅张学良幽闭期间险些被处死

(三)宋子文的葬礼上为何没有宋氏三姐妹

(四)周恩来临终召见成未解之谜

(五)谁是出卖瞿秋白的叛徒

1935年6月18日,瞿秋白在国民党军警押送下,缓缓步出长汀县中山公园,他谈笑自若,神色无异,像是去赴宴会。半小时后,西郊罗汉岭下,响起了枪声……

一、被捕入狱

1935年2月,春寒料峭,在福建省长汀县的山间小道上,踽踽前行着一支队伍。队伍中有三男二女,都身着商人便装,其谈吐、气质与常人不同,原来,他们是中国共产党在红军长征后留驻苏区的负责干部。三男中有一位身材瘦削、面目清秀、戴着眼镜的中年人,他便是曾主持过中共中央领导工作的瞿秋白,另外两位是何叔衡和邓子恢;两女是项英的妻子张亮和时任中央妇女部长的周月林。他们此行是根据中共江西分局的决定,准备转移到香港和上海去的。由于他们是党的重要干部,在进入福建后,福建省委调派200多人武装护送。

2月24日,队伍到达长汀县濯田区水口镇小径村附近,大家都走累了,且又冷又饿,便决定在此休息,待下午再走,但哪知这一小小的停留,却带来了大的灾难。大家刚刚歇下,突然村头响起了枪声,原来,长汀县地方反动武装保安团得到此地有小股红军的报告,便蜂拥而来,一举包围了小径村。红军护送队长是个胆小怕死的家伙,枪声一响,他就跑得无影无踪了。这时,邓子恢挺身而出,担负起临时指挥的重任,他带领队伍左冲右突,激战一小时,仍无法突围。

敌人越逼越近,何叔衡知道无法脱险,开枪自杀而坠落悬崖,又遭敌人枪击,英勇牺牲。身患重病的瞿秋白随队伍不断奔跑,但不能冲出去,已是精疲力竭。这时,邓子恢过来,拉着他跑,但他实在无力跑动了,便向邓子恢说:“我病成这个样,实在走不动了,你别管我,快点走吧!”邓子恢急了说:“你走不动,我来背你。”瞿秋白怕自己连累了战友,坚持不走,他用手指着旁边一堆灌木丛说:“你快点走吧,不然,我们都跑不了,我藏在这里,敌人是不会发现的。”这时,四面枪声越来越急,敌人的喊声已经可以听见,无奈,邓子恢只好带着其他战士边打边跑,终于冲出重围。藏在灌木中的瞿秋白却被敌人发现而遭俘获,同时被俘的还有张亮、周月林两名女干部。

瞿秋白被捕后,受到初步审讯,敌人对他施以酷刑,强迫他说出共产党机密,但瞿秋白咬紧牙关,坚不吐实。他编了一个假供,说自己名叫林琪祥,现年36岁,肄业于北京大学中国文学系,在上海经营旧书店及古董生意,然后又入医院学医半年,1932年因病到福建游历,恰逢红军攻打漳州而被俘,送往瑞金充当医生,1935年1月携款逃离瑞金,不意被国民党军队俘虏。敌人对此供不相信,多次对瞿秋白拷打逼供,但瞿都不改原词,并在3月9日将所供内容笔录成文。

敌人得不到任何所需要的东西,也无任何证据证明瞿秋白的真实身份,便以为真如瞿秋白所供是个一般的医生,准备将其释放,但要瞿秋白写信到上海索取证明,或在当地寻找铺保,以证明与共产党确无关系。于是,瞿秋白便用“林琪祥”之名,分别向上海的鲁迅和周建人去了信,请他们帮忙保释。鲁迅、周建人和瞿秋白的夫人杨之华得知消息后,心如火焚,立即筹集款项,准备寻找铺保,进行营救。

就在鲁迅等人积极奔走的时候,不幸的事情发生了。4月10日,国民党抓住了中共福建省委书记万永诚的妻子,其人供出瞿秋白等人在濯田区被俘。接着,张亮也叛变投敌,她向敌人供出:“那个医生‘林琪祥’是曾任中共中央总书记的瞿秋白。”随后,曾到苏区教育人民委员会工作的郑大鹏也被捕叛变,并到监狱指认瞿秋白。在叛徒出卖下,瞿秋白再也无法隐蔽自己的真实身份了,他坦然而诙谐地说:“我就是瞿秋白,我在上杭笔述的供录,算是作了一篇小说一样。”

瞿秋白身份暴露以后,他知道国民党决不会放过自己,为了认真总结自己的一生,他以关切党的事业、怀念同志的真挚感情,写下了一篇自传性的文章《多余的话》。全文两万余字,分为“何必说(代序)”、“历史的误会”、“脆弱的二元人物”、“我和马克思主义”、“盲动主义和立三路线”、“文人”和“告别”共七个部分。

文章开头,瞿秋白引用《诗经》中的两句“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作为引言,他希望人们通过《多余的话》了解他。于是,他在正文中真实地写出了自己一生的简历和几次思想转折,诚恳地检讨自己在党和革命斗争中的功过,勇敢地揭露自己思想深处的矛盾,表示自己始终信仰马克思主义,并希望同志们在斗争中勇猛精进。最后,他充满深情地写道:“这世界对于我仍然是非常美丽。一切新的、斗争的、勇敢的都在前进。那么好的花朵、果子,那么清秀的山和水,那么雄伟的工厂和烟囱,月亮的光似乎也比以前更光明了。”

瞿秋白写完文章最后一句话,抬起头来,望了望铁窗外的绿树、蓝天、白云,心灵发出轻轻的呼唤:永别了,美丽的世界。

敌人的严刑拷打,再加上狱中的待遇极坏,使瞿秋白的身体越来越差,他在给友人的信中写道:本来“身体孱弱,积年肺病,……狱中困顿,又多侵蚀其体力,……现觉日就衰惫,手足乏力,头晕眼眩,时发潮热,秽气熏蒸,似饥似饱,似此久羁不决,势将瘐毙”。虽然如此,瞿秋白已做好思想准备,抱定必死的决心,与国民党作最后的斗争。

为此,他步陆游《卜算子·咏梅》词韵,也填了一首《卜算子·咏梅》,来表达自己的意志,其中有两句云:

花落知春寒,一任风和雨。

信是明年春再来,应有香如故。

下一页
(责编:易潇、许心怡)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