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读书>>播报

诗谊之链——追思中国著名诗人赵朴初与雷抒雁

马林帆

2014年02月11日11:31    来源:人民网-读书频道    手机看新闻

《金缕曲·一九七七年一月·周总理逝世周年感赋》 (资料图)

一件颇不一般的书作,编织成一条闪光的诗谊之链,将中国诗坛的两位著名诗人——其后还有一位写诗的人——紧紧联系在一起,为诗坛,也为文坛书界,留下一段珍贵的记忆。

那是七十年代后期,整整十年的风云激荡之后,生活氛围,开始由浑沌渐渐迈向清明的一个日子。这天,一位青年诗人兼编辑,造访位于京城广济市的一家四合院的主人,既约稿,又谈诗。时年整整七十岁的宅院主人,其人、其诗、其书名,早已名满华夏、远播域外。相对于刚及三十五岁的造访者来说,自属前辈,而他们自此开始的诗书往来,也应属忘年之谊了。

撇开诸多高端的社会头衔、显赫身份不说,这位年长者,早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初,即1963年至1964年之间,曾先后写过一组三首风靡中外的诗作《某公三哭》。这组中国古典散曲体的诗作,是以当时世界上三位曾经对华极不友好的著名人物,在一年多点的时间内的相继沉沦为题材,勾勒四海风云,笑谈谑说,寓庄于谐,成为人们街谈巷议、争相诵咏之作,而作者则是被国家高层誉为“国宝”、“才子”的人。

这位青年诗人呢?其时的诗名,也在中国诗坛迅速上升,特别是距此一年后,他以一首长达二百行的、被誉为新时期新诗里程碑式的抒情长诗《小草在歌唱》轰动全国,并从此奠定了自己在中国诗坛的地位。

走笔至此,聪敏的读者,自然就会立即猜出他们二人是谁了——长者是赵朴初,青年便是雷抒雁了!

两位重量级的诗人的相互吸引、靠拢,无疑会造就一段历史。

就在这次会面中,赵朴初先生将自己刚刚创作的《金缕曲·周总理逝世周年感赋》这首散曲,用其遒劲的行楷笔墨,抄写在高22.6公分、宽32.5公分的宣纸横幅上,且郑重地写上了“抒雁同志指正”的落款,署名盖章后,送给了面前这位面带感动之色的年轻诗人。

两位诗人之间建立的的真挚友谊,就此结成,其信物,便是上述这幅墨彩焕然的诗书《金缕曲·一九七七年一月·周总理逝世周年感赋》——

“转瞬周年矣。念年前伤心往事,谁能忘记?缓缓灵车经过路,万众号哭总理。泪尽也赎公无计。人似川流花似海,天安门尽足觇民意。愁鬼蜮,喜魑魅。

“古今相业谁堪比?为人民鞠躬尽瘁,死而后已。雪侮霜欺香益烈,公德长留天地。却身与云飞无际。乱眼妖氛今尽扫,笑蚍蜉撼树谈何易。迎日出,看霞起!”

这首《金缕曲》的书作,迄今为止,就我所见,已有至少三种以上的版本。而落款处写有“抒雁同志指正”字样的这幅,则是跟本文一块儿,第一次跟读者见面。另两幅中,除过纸张幅式大小不一,以及有一幅近似斗方的落款处写有“喜魑魅”及“却身与云飞无际”两个短句的注释外,所写散曲内容则完全相同。比较看去,以拙见,这同一内容的几幅书作,论其章法的疏淡和谐,笔墨的遒美丰腴,整篇气息的饱满充盈,形似苏体而又较其灵秀,特别是其书卷气之浓,还是要数赠抒雁的这幅最好。先生自己说:“我的书法不能说写得很好,但每天我都做功课。”启功先生说:“朴翁擅八法,千古人好李泰和、苏子瞻书,每日临池,未曾或辍,乃知八法功深,至无怪乎书韵语之罕得传为家宝者矣。”

在我心目中,赵朴初先生对于当代书艺的最大贡献,并不完全在于其留下的大量诗书俱臻的作品,最重要的还在于他以自己在博大深厚的传统文化的根基上,孕生出的审美哲学思维、审美实践达到的高度,无声地提醒国人:真正配称中国一流书法家的人,究竟应该是个什么模样!

这次,两人会面的细节,抒雁未及详谈。但几年前在其家,他还让我看过他收藏的另一幅赵朴初先生的书作。印象中,是一条幅,字之大小,恰如小儿之拳,内容似为一首民歌,但绝非是有人已公之于众的那幅《巢湖民歌》。这就说明,不知是不是这次,抑或是后来,赵朴初先生还送给过雷抒雁又一幅书作。无疑,一横一竖两幅书作证明的,无一不是两位“忘年之交”诗谊的分量之重!

这里,得说说本文开头写的,这条诗谊之链还有着的小小一环,即“还有一位写诗的人”了。不才,此人即为本文作者。对于赵朴初先生的诗名书名,我年轻时即心仪已久;而雷抒雁呢,又跟本人有过半个多世纪的交谊,何况,长期以来,我也是将诗作为主要劳作对象的。七十年代后期的某一天,抒雁将上述所藏赵朴初先生两幅书作中的《金缕曲》转赠给了我。这样一来,原本由他们二人铸就的诗谊之链上,又多了一环,于是,我也就有幸成为这根链条的又一位参与者和分享者。不久,我便将这幅书作请省城一位资深的装裱师装裱过,并在右侧书軸背后,用如下一段活,记下这幅书作不同寻常的来历:“赵朴初《金缕曲·周总理逝世周年感赋》,作于一九七七年一月并书。系抒雁转赠与我。林帆鉴藏。一九九四年一月装裱作记。”九十年代中期,抒雁跟白描返陕,来我处小坐,我还特意向他们二人出示了这幅装裱后的诗书之作,让其原来的受赠者抒雁,以及对书法也有着相当历练的白描,一块儿欣赏这件象征不同寻常的诗人之谊的“墨宝”。

如今,曾经双峯般雄峙中国诗坛的两位诗人——赵朴初(1907——2000)跟雷抒雁(1942——2013)已先后作古。但他们却将各自的诗文大羙之作,乃至书艺作品,留给了这个他们曾经深爱过、苦恋过、歌哭过的世界,一如抒雁散文名篇《分香散玉》所揭示的,那种崇高宽阔的精神境界那样。

余也有幸,成为他们传递并播撒的漫天光热中的一位沐浴者!

岁月匆匆,诗书不朽。值此抒雁逝世周年之际,谨以此文表达对中国当代两位一流的诗人、一位一流的书家,最深沉的缅怀与追思之情。

(责编:陈苑、史江民)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