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耀邦之子胡德平《改革放言录》 为自由鸣炮--读书--人民网
人民网>>读书>>书摘

胡耀邦之子胡德平《改革放言录》 为自由鸣炮

2013年04月15日10:39    来源:人民网-读书频道    手机看新闻

本文摘自《改革放言录》 胡德平(著) 人民出版社 2013年2月出版

【注:人民出版社已授权人民网读书频道对本书进行连载,禁止其它媒体转载!如需转载,请联系人民出版社。】

为自由鸣炮

“自由”,这本是人类第一个阶级社会最底层的人们——奴隶,最早发出的怒吼和要求。以后,每个被压迫阶级都有一部自由斗争史,每个代表新的生产力的先进阶级也总有一曲自由的凯歌。

奇怪的是,欧美资产阶级只把自己尊为自由的代表,把他们的社会称作“自由世界”,认为社会主义就是消灭自由的社会。同样奇怪而又令人难过的是,在我们社会主义国家中有人也作如是观。对自由,或是噤若寒蝉不敢问津;或是嗫嚅趔趄不敢越雷池一步;或是心向往之,却把自由和“自由世界”画等号。笔者有感于此,愿为自由鸣放一炮,以求学术上彻底、明确地探讨,并希望“自由”二字在政治上不要永远成为一个避讳的字眼。

我们关心自由,不是从道义和情感出发,更不是从唯心主义的观点出发,把自由作为纯粹精神的范畴,而是从马克思主义的唯物史观出发,认为自由的本质首先要从人类在自然界、人类在社会历史中的主体地位来看。自由始终是和劳动、人类的基本实践紧密相关的。自由是人类主体对必然性的认识和对客观世界的改造。人类的自由程度始终不能超过对客观事物认识和改造的程度。自由作为人类一种特有的主观能动性和主观劳动力,一直都为人类自身的发展和解放开辟道路。自由既不是人的自然属性,也不是思维的先验特征,它始终是社会劳动的属性,始终是社会实践内在的本质规定。我们关注自由,就是关注人们的主观能动性和主观劳动力,也就是关心社会生产力。既然社会主义最根本的任务就是大力发展社会生产力,那么我们也就应该极大地关注自由。

自由是怎样产生的?混沌初开,从原始人制作第一件石器开始,原始人就通过劳动把自己从动物界提升出来。是劳动创造了人,是劳动实践开创了人类与自然斗争的历程,是劳动把人与人结成为一定的社会关系,是劳动发展了人类的思维和语言。所以,我们可以这样认为:“整个所谓世界历史不外是人通过人的劳动而诞生的过程”。A人类劳动的出现,就是人类自由的表现;人类劳动的开始,就是人类主观能动性的体现。劳动的主体是原始人,劳动的对象就是自然界。主体和客体的相互作用伴生出主体的自由与客体的必然的矛盾统一。初民维艰,茹毛饮血,日夜诚恐,崇拜万物,那时,人类的自由是极其有限的,以至原始人的头脑中根本没有自由的概念。但我们从第一批站立起来的猿人,从他们第一次发出的音节和第一件制成的石斧看到了自由——人的主观能动性和主观劳动力是何等宝贵。人类根据对自然界的必然性的认识,支配自身和外部世界,此即自由的开始。

文明社会之所以能够代替人类的蒙昧时期,完全是由于人类社会生产力的逐渐提高。随着生产工具由青铜器转为铁器,铁器生产又转到大机器生产,劳动者的主观能动性和主观劳动力也依次飞跃,劳动者的自由度也依次从“主人之物”转变为“主人之人”,最后转变为可以自由出卖自己劳动力的雇佣者。在这种意义上,可以说,在文明社会中每个劳动者都为自由作出了自己的贡献。同时,每个代表新生产力的先进阶级也为自由建立了划时代的功绩。奴隶主阶级的德谟克利特、赫拉克利特、亚里士多德即是自由民主共和制的杰出代表。新兴地主阶级的代表人物孟子提出的“民贵君轻”,荀子主张的“人定胜天”,至今还是我们历史真善美的光辉写照和宝贵遗产。资产阶级时代产生的生产力超越了以往的全部历史,就是给雇佣者带来的自由也是以往几千年不可比拟的。资产阶级的人文主义者、启蒙思想家和社会革命家第一次全面系统地对人的自由作出了精彩的论述,又提炼为政治宣言,并制定了政治、经济、科学、文化纲领,并领导了革命实践。但是这种资产阶级的启蒙运动,仍然不能给雇佣者带来真正的自由和解放。雇佣者的自由始终要服从资本的自由,资本主义的文明总是和不文明联系在一起,自由仍然受到特定文明的压迫。凡属某种真实的自由都是和生产资料的占有珠联璧合、天衣无缝。奴隶、农奴、雇佣者无一例外都避免不了上帝对亚当的严训——“你必须满头大汗地劳动!”从这种意义上,我们可以认为:“由于文明时代的基础是一个阶级对另一个阶级的剥削,所以它的全部发展都是在经常的矛盾中进行的。生产的每一进步,同时也就是被压迫阶级即大多数人的生活状况的一个退步。对一些人是好事,对另一些人必然是坏事,一个阶级的任何新的解放,必然是对另一个阶级的新的压迫。”

社会生产力是人类社会结构中最活跃、最革命的因素,它的本性一直是要求发展的,逐步要求解放的。社会生产力中首要的因素——人(劳动者)的主观能动性也是一直要求解放的,而最终进入自由王国则是它的目的和动力。“人类的能力的发展,虽然在当初要与个人的发展归于一致;并且个人的高度发展,也只有由一个以个人为牺牲的历史过程来购买,因为种属的利益,在人类界,是和在动物界植物界一样,要由个体的利益的牺牲来贯彻。”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在半个多世纪中所进行的革命就是为了打破这种对立的成功实践。社会主义社会的建立即为人类能力与个人能力的发展归于一致而创造了条件。在我们党以十年内乱的惨重代价换来了十一届三中全会巨大补偿的今天,在我国人民正投身于城乡体制改革的现在,我们郑重研究、密切关注劳动实践的主观能动性和主观劳动力——自由,充分依靠调动人民群众的积极性和创造性,就理所当然成为首要之事、当务之急了。

(责编:值班编辑、黄维)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