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军披露15年春晚"跑堂"内情 揭与赵本山"恩怨"--读书--人民网
人民网>>读书>>播报

朱军披露15年春晚"跑堂"内情 揭与赵本山"恩怨"

吴波

春晚植入广告,植入方式或明目张胆或潜风入夜,引起观众极大的反感,春晚舞台早已成为各广告商相互争夺的地盘。2007年春晚,倒计时之前,主持人串词口误、忘词等状况不断出现,被网友戏称为“黑色三分钟”,一时间社会议论沸沸扬扬。
2013年02月07日09:56    来源:广州日报    手机看新闻

  往年春晚台照。

  往年春晚台照。

  我的零点时刻  朱军著,江苏人民出版社

  著名主持人朱军出书《我的零点时刻》,披露15年春晚“跑堂”的台前幕后

  春晚已有29年历史,在这段辉煌历史的表面下,也隐藏着一张饱受舆论非议的灰色面孔。“春晚植入广告”、“黑色三分钟”等话题,一次次把春晚推向舆论的风口浪尖。但春晚“铁帽子主持人”朱军却在新书《我的零点时刻》中,为春晚遭遇的过度非议进行了一场强有力的辩护。

  春晚是否精华已尽?春晚植入广告谁受益?观众的反感、“圈内人”的犀利批评到底有没有道理?春晚真的这么一无是处吗?“黑色三分钟”的真相到底是什么?……朱军接受本报专访表示,春晚原本只是一场单纯轻松的文娱晚会,然而却被人为地拔高和扭曲了,“别让春晚承载太多”。

  谈春晚植入广告争议:

  一些“圈内人”骂春晚,

  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长时间来,公众对春晚植入广告进行了缺乏理性的严厉批评。处在风口浪尖的朱军,在龙年春晚前一个月出版的这本《我的零点时刻》中,首次站出来为春晚广告植入正名。

  春晚植入广告,植入方式或明目张胆或潜风入夜,引起观众极大的反感,春晚舞台早已成为各广告商相互争夺的地盘。春晚强大的吸金能力带来的负面新闻一年盖过一年,一些所谓的“圈内人”观点犀利,骂声嘹亮,批得春晚一无是处,驳得春晚体无完肤,以至于龙年春晚总导演哈文在首次与媒体对话时特意宣称:“龙年春晚将不插入任何广告。”

  在《我的零点时刻》中,朱军为春晚广告植入正名:“春晚养活整个剧组,给央视创收,都在法律许可的范围内进行,从法理上讲无可非议。朱军说,要说春晚真的存在什么产业附加值隐性利益,那么最大的受益者恰恰是以研究春晚为业的媒体从业人员和科研工作者、狗仔窥探、娱乐八卦、新闻炒作、名人访谈、社会批评、学术研究等等,形成了一条完整的产业链,所炮制的社会效应和经济收益也是巨大的。”

  恰恰是在这条产业链上,一些批驳春晚者顺利出位,在得到关注的同时,取得了一定的话语权。对于这群“站着说话不腰疼”的人,朱军幽默地说:“下次动笔之前,请先向春晚鸣谢致敬吧。”

  谈“打出来的兄弟”赵本山:

  “一开始他反感我,直言觉得我‘假’。”

  朱军说:“我跟本山的关系很有意思,我们俩是不打不相识,属于打出来的兄弟。一开始他有点反感我,见了我总是一副爱答不理的表情。有一次我忍不住问他:‘你什么意思?我又没得罪过你,你怎么见我老这样?’他很直接:‘我不喜欢你。’我很奇怪:‘为什么?’他朝我翻了个白眼,吐出两字:‘你假。’我俩之前几乎没怎么接触过,他说这话我就更莫名其妙了:‘什么事觉得我假?’他三个字直接把我撂倒:‘不知道。’我当时心里颇有些不平,你又不了解我,凭什么说我假?太没道理了,和我相处过的人还觉得我真呢!真诚是我做人做事的信条和原则,因为真,我更交来了一大群真朋友。”

  “很长一段时间,我和本山都形同陌路,直到有一天,在白岩松家,小白拉着我说:‘哥,咱们俩一块儿敬本山大哥一个。哥,咱们俩一块儿敬义夫兄一个。’本山看小白对我左一个哥右一个哥地喊着,感到奇怪,他实在忍不住了,就问:‘我说小白,你们俩这啥关系呀?’小白指指我,神情自然地介绍:‘这是我哥。’显然赵本山对白岩松是欣赏有加,他就更摸不着头脑了。一个他不甚喜欢的人,一个他那么欣赏的人,他们俩居然关系那么好?”

  朱军说,可能从那时候起,本山才对自己另眼相待。一来二往,通过几次相处共事后,本山对我说:“兄弟,哥哥原来对你有误解。你真是我的好兄弟!行了,以后有啥事就跟大哥说,大哥能帮你忙一定会帮你忙。”我没问他当初对我有什么误解,但他既然这么说,可见他对我的成见消除了,我心里也挺高兴:“大哥,没什么事我也不会麻烦你。咱好好做兄弟就行。”解开了心里的疙瘩,我们从此就真的像兄弟一样了。我想,什么叫艺术家,艺术家只有一点,把所有的观众深深装在心里,即使自己躺在舞台上,也要给大家带去欢乐。有谁能让13 亿人在同一秒钟发笑?只有大哥本山!”

  披露“黑色三分钟”内情:

  “过度紧张造成口误,并非是主持人互相拆台”

  1983年,央视举办了第一届春节联欢晚会,到现在历经29个年头。29年来,春晚从一台普通文艺晚会成长为了中国百姓的新年习惯,给观众带去新年的欢乐,但在近几年,引起的争议也很多。

  有人说春晚精华已尽,好的东西都演完了;有人说春晚还是那个春晚,但舆论环境的变化实在太大,因而遭受了不同以往的待遇。

  2007年春晚,倒计时之前,主持人串词口误、忘词等状况不断出现,被网友戏称为“黑色三分钟”,一时间社会议论沸沸扬扬。

  在《我的零点时刻》中,朱军首次还原“黑色三分钟”的真相,他说:“‘黑色三分钟’并非如外界所言,是我们几个主持人之间互相拆台、人为抢词造成的。事情其实很简单,就是由于我们应对危机的经验不足,相互没有配合好,再加上过度紧张,所以接连造成了口误。”

  正是从2007年开始,导演下了明确指令,舞台上无论发生任何情况,一切交给朱军。15年的春晚路,并非一帆风顺,朱军也曾有过忘词、错词……种种失误一度成为他的“噩梦”,但正是这些风雨让朱军真正明白了作为春晚资深主持所必需的担当。

  对话朱军:

  我给春晚年夜饭做了15年跑堂

  广州日报:又为春晚忙碌,你这次会不会有惊喜给我们演小品之类的?

  朱军:小品今年不会有,到现在没有排练就不会有了。去年开始为了保持节目主持人在舞台上形象的单纯,基本原则上是不再进行小品的表演。

  广州日报:如果把春晚比作一桌年夜饭,在筵席里你是一个什么角色?

  朱军:这个问题还真是,我是一道什么菜,对,我是跑堂的。我负责把大家招呼好,把这个菜摆在桌子上,摆整齐了。

  广州日报:你说你是跑堂的,那么总结一下15年跑堂的经历有什么感受?

  朱军:借用白岩松的一句话,改一个字,叫累并快乐着,很幸福。每年到春晚排练最紧张的时候都会筋疲力尽,就是在这样一个状态之下,自己感受到了那份幸福,那份快乐,尤其是每年的除夕,在演播室里陪观众朋友们一起过年,我觉得此生足矣,一陪就陪了15年,感到很幸福。

  广州日报: 近年来舆论界对“春晚”有了太多的讥议和过度的解读,你在书里也写到:它成了一种符号,被负载了太多的功能。媒体解读为这是为春晚辩护?你认同这类说法吗?

  朱军: 现在是网络时代,是一个自由评说的时代。有一个特别有意思的现象:这些年,人们对于挖掘春晚“背后”的兴趣远远大于关注节目本身,本着破译达芬奇密码般的热情,到处寻找蛛丝马迹,试图剖析春晚的“台前”、“幕后”。有些媒体也推波助澜,热衷于给春晚制造个“规模经济体”,或者编排个“谱系权力榜”,忙得不亦乐乎,最后再掷个响雷:“你们所不知道的春晚!”直奔“揭秘”剧情,掀起一轮又一轮把春晚妖魔化的“生化危机”。看着导演们百忙之余,时不时还要应付外界的各种发问,去澄清一些没影的事,我觉得剧组实在可以考虑设立一支外宣小分队,专门处理春晚的对外宣传和危机公关。再转念一想,其实许多客观事实就摆在那里,只是大家立场不同、看问题的角度也不同,得出的结论自然也是五花八门,说的权利在别人,辩护的权利在我们,也没必要做太多解释。

  广州日报:你在书里对主持中的失误、特别是被传得沸沸扬扬的“黑色三分钟”都进行了坦诚的事实还原。这样做的目的是否寻求谅解?

  朱军: 春晚零点的那段倒计时被人称做“事故多发时段”,在那个特殊时刻,主持人总会格外紧张,说错话的几率也比平时高。事实上,几乎每年春晚的零点仪式都无法掐准钟点,而且随时会有突发事件,需要主持人视具体情况临场调整,因此春晚主持人的一项重要任务就是负责“救场”。主持和任何一个行当一样,都有顺利和不顺的时候。我之所以重述这段所谓的“黑色三分钟”,是想澄清一些事实,它并非如外界所言,是我们几个主持人之间互相拆台、人为抢词造成的。更没有传得离谱的“在后台打起来”的故事。当时大家都在想办法补台,都怀着一份责任心和善意,但是由于应对危机的经验不足,相互没有配合好,再加上在那个关口上过度紧张,所以接连造成了口误,导致了一场“囧”戏。(记者吴波)

(责任编辑:温璐、许心怡)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