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介石为蒋经国接班清扫道路:“二陈”去台后即遭开刀【3】--读书--人民网
人民网>>读书>>播报

蒋介石为蒋经国接班清扫道路:“二陈”去台后即遭开刀【3】

冯春龙

 1948年12月6日,国民党统治在大陆覆灭前夕,身体已非常糟糕的陈果夫捷足先登,乘“中兴轮”离开上海到台湾,于7日深夜抵达基隆港,并当夜赶到台中双十路八号定居。陈果夫到台湾后,喘息方定,就开始尝到重权尽失的滋味。
2013年01月30日10:36    来源:人民网-文史频道    手机看新闻

  接着,又谈到了自己准备进行的国民党改造运动的一些设想,谈着谈着,蒋介石突然问道:“立夫,你对我党的这次改造运动,有何高见?你说,大陆失败的原因,究竟是什么,应该由谁来承担责任?”

  陈立夫察言观色,一听就知道蒋介石的用意所在,连忙说:“总裁,大陆失败,党、政、军三方面都应该有人出面承担责任。

  党的方面,果夫和我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这个责任应该由我们承担。所以,我觉得果夫和我都不宜参加此次党的改造,退下来为好。”

  陈立夫说完这番话后,还存有一线希望,有可能蒋介石对他们兄弟俩挽留一番呢。哪知蒋介石听后,“嗯”了一下,就再不作声。陈立夫知道大势已去。他见蒋介石不言语,便起身告辞。回来后,陈立夫将这次谈话内容转告了陈果夫。陈果夫听罢,在病榻上长叹一声,半天没有说话。

  1950年7月中旬,蒋介石下令免去陈果夫“中央财务委员会主任”职务,裁撤“中央合作金库”(陈果夫任理事长),裁撤“中国农民银行”(陈果夫任董事长)办事机构,保留名义,从而一举削去CC系三大经济支柱。7月26日,蒋介石宣布“中央改造委员”和“中央评议委员”名单,陈果夫挂名为“中央评议委员”,仅仅是作为一个安慰而已,陈立夫则榜上无名。8月初,蒋介石下令改组农业教育电影公司(原由陈果夫任董事长),由蒋经国接办,削去了CC的一大舆论阵地。就这样,陈果夫被蒋介石一撸到底,成为无职无权的光杆一人。

  30多年来,陈果夫紧跟蒋介石,出谋划策,积极反共,没想到最后的结局竟是这样。

  1950年8月初,陈立夫与夫人带着一双儿女,来看望病中的陈果夫。陈立夫全家准备赴美,这次来,既是看望兄长,也是向他辞行。

  陈立夫离开台湾去美国,陈果夫事先知道,而且十分支持。他认为,台湾目前的状况是,相互倾轧,残酷无情,随时都有飞来的横祸。自己病痛缠身,无法远行。可陈立夫年轻,还是走了的好,说不定还有更大打击等着他呢!

  陈果夫心里明白自己身体这么差,弟弟这一走,不知几时才能回,也许这一次见面,就是永诀了。躺在病床上的陈果夫,也不禁留下了伤感的泪水。

  几十年来,兄弟俩在中国政坛上联手搏杀,屡获成功,他们之间的感情,已非一般手足之情。

  陈立夫决定去美之时,出席了“中国工程师年会”。这是他最后一次在台湾公众场所露面。会上,听说陈立夫要去美国,很多人都来相劝,特别是一些CC系分子,拉着陈立夫的手非常动感情地说:“你这一走,不就把我们丢在了台湾。我们愿意跟你继续奋斗!你还是留下来吧!”听着老朋友的话语,陈立夫非常感激,也很难过。离台决心,这时也产生了动摇。

  就在这个时候,蒋介石派人送来了5万美金,说是给他资助的路费。拿着这5万元钱,陈立夫明白了,蒋介石是要他赶快走人。

  眼下,陈立夫就要走了,陈果夫似乎有很多话要对他说,但又不知从何处说起。他靠在病床上,不断地咳嗽与喘气。弟兄俩相对无言,黯然默坐了很长一段时间。

  缠绵病榻的陈果夫,望着这位曾经跟随自己走上仕宦之途,一同跃居权力峰巅,呼风唤雨,最终却重权失落的胞弟,知道此番别去,便是兄弟间的永诀,心底无尽凄然。吃过晚饭,陈立夫挥泪向哥哥道别,带上夫人和孩子离开了陈家。

  陈果夫是比较清廉的,没有积蓄,又患有严重的肺病。在台湾没有钱买药,至贫病而死。死后,蒋介石题:痛失元良

  陈立夫走后,陈果夫的家庭经济也发生了危机。治疗肺结核,需要巨额医疗费,陈果夫既无财产,也没有以前的地位,医疗费都是靠朋友支持,因而用度日窘。这时,陈果夫的身体已每况愈下。 早在抗战后期,他的肺就已溃烂,只有在后背穿孔,每天从穿孔处排脓。赴台前夕,病情再度加剧,背后炎症流脓不止。到台湾后,遍请台、港名医会诊,病情暂时得到控制。

  在国民党官僚中,陈果夫算是比较清廉的。除了薪水外,他没有什么额外收入。有一年,农民银行请他题词,他写道:“一文不取谓之清,深思熟虑谓之慎,刻苦耐劳谓之勤,注意时效谓之敏。”所以有人说,在国民党上层,讲求慎、勤、敏的虽不乏其人,而像陈果夫那样“清”的人还真不多见。

(责任编辑:温璐、许心怡)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