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赌棍沉浮(2)

2010年02月02日16:59  来源:人民网-读书频道

 【字号 打印 留言 论坛 网摘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推荐:  

点击播放按钮,可以“听”新闻

  李树彪不止一次地向赌友们提到两个“没想到”——没想到自己能当这么大的官,没想到自己能掌握这么多的钱。

  此话有其背景:2002年年底,李树彪效力多年的郴州市体改委撤销后,原来从属于体改委的市房改办收归市政府直接管理,与郴州市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两块牌子一套班子,级别连升两级,已至副处。

  不仅如此,郴州下辖各县区的住房公积金划归市级统管,资金总额高达6亿元。而据《郴州日报》报道,2003年郴州各银行流动资金总额不过15亿元。在郴州所属分行中,除了重头的工商银行、建设银行之外,李树彪掌管的这个资金池足以跟“四大行”中的中国银行、农业银行相提并论。

  这对贫乏的地方财政而言,无疑是富矿。

  中国地方政府债务规模呈快速膨胀趋势,存在隐蔽性强、透明度差,以及偿债力低、违约率高的特点,债务风险日渐凸显。有些地方政府的债务负担沉重,已经严重影响到本级财政的运转。从总量上看,地方政府的债务规模数以万亿元计,并可能随时间推移而继续放大。

  几乎每一次世界性金融危机之后,以地方政府为主导的投融资体制,均可借助于中央的财政刺激政策得以扩张。于是,地方政府融资的狂欢节,在中国的县市反复上演。没有一个地方政府不在充分、彻底地用足这种幸福时刻的每一分。地方政府迅速形成的融资平台或资金池,都会得到商业银行、信托公司、券商的支持,他们通过这种融资平台向资金池输送着源源不断的“弹药”。无论以何种方式,哪个渠道,实质是一样的——化银行资金为资本金,增加地方政府的杠杆率。除了自己,没有人知道综合负债率到底是多少,对于资金流向和偿债能力的疑虑也从未消失。但金融机构们集体选择了相信政府。

  于是,地方政府的债务潜力正被用到极致,甚至已超过了破产的临界点。

  长居于此的百姓并非这种狂欢的参与者,李树彪却在这当中迎来了命运的拐点。用李树彪自己的话说,他成了当地各商业银行花大力气拉拢的“财神爷”——谁拉得了这笔巨额资金的存贷权,无疑享受着大宗业务。其中,这个资金池作为地方政府专属,又起到了远比商业银行更便捷的融资渠道,比如通过这一资金抵押找银行贷款,更是百试不爽的方法。

  对于一个运煤司机出身的小吏来说,显然没有抵挡这一权力诱惑的心理准备。按照中国现行制度,财政上的死板、混乱与缺乏控制,以及官员微薄得不切实际的俸禄,要遏制他们获得额外收入的可能性几乎没有。尤其是县政一级,利用职权获取额外收入甚至已成唯一目标。

  也就是从那时候开始,很少有人看到李树彪在郴州上麻将桌。“太少,不够刺激。”李树彪如此拒绝邀请他的人。

  暴发户式的举动背后,其实隐藏着某种不安。从2002年开始,在宜章同乡张志的指引下,李树彪第一次去澳门赌博,并赢了100万元,这令他心花怒放。

  在向专案组回忆那一次的细节时,李树彪言语间还陶醉在纸醉金迷中。他说,第一次去澳门,就享受了平生没有见过的炫目场景——在巨大喷泉点缀的广场,长达15分钟的焰火表演照亮了澳门的天空。人们相拥入席,一番刺激后便是赢钱的快感。100万元,他第一次感觉钱来得如此快,如此容易。

  那夜,他毫不手软地将5万元花在了宵夜与床笫之上。他认为自己重拾了少年的冲动,以及生命的意义。

  但接踵而至的第二次,他不仅将上次所赢资金输掉,还赔了200万元。

  比李树彪少一岁的张志,后因涉嫌挪用公款和赌博被捕。此人在郴州的口碑不佳,他的年龄、成长经历和级别跟李树彪惊人相似,“都是靠端茶倒水一步步爬到了副处级。”甚至于他们俩的转干,还出自市政府的同一份文件。

  李树彪被捕时,办案人员从其身上搜出一本港澳通行证。证上的照片是李本人,但用的是化名“林康全”。

  郴州市的一名商人,在2003年9月的一天,曾陪同李树彪去澳门目睹了一次豪赌,李最后一把赢了300万元。“场面太大了,看看也够受的,那不是我们去的地方。”这名商人说。

  但他注意到,单笔输赢100万元,李树彪连眼睛都不眨。“这人肯定完了,我们的公积金也完了。”他的朋友说。

  2003年无疑是李树彪赴澳赌博最疯狂的一年。据检方查证的记录,当年9月30日至10月18日19天里,李树彪共3次进出珠海拱北海关。记录显示,李树彪从拱北海关频繁出入珠海澳门,通常都是头一天去次日便返回,也有当天去当天回的。

  李树彪被捕后也供认,他如此频繁地往来粤澳,正是为了赌博。据说他在赌场上曾一次性下注400万元,并因此引起国际刑警的注意。

  有人评价,李树彪是一名“被生活和权力训练成的无所畏惧的职业赌徒”。这句话的含义有两个:首先,李树彪曾出身底层,曾相当长时间为生计奔忙;其次,他的赌注并非是自己辛苦创业而得,这种轻易之本加剧了他的赌徒心态。

  在他生命的轨迹中,大胆激进的风格曾使他赢得了妻子与公职,遗憾的是,赌桌上永远没有常胜之主,这种风格注定他输得比谁都惨。

  很少有人清楚李树彪心里在想什么。2005年8月24日,他在看守所与记者有过一段对话——

  记者:“住房公积金简直就成了你个人赌博的资金库,你的提款机。”

  李树彪:“怎么能说是我个人的提款机呢?我当初都办理了贷款手续的,贷一笔还一笔,基本上都能按时还款。”

  记者:“那你什么时候开始不还款了?”

  李树彪:“2003年8月份以后,那段时间我总是输钱。以前我都能采取措施还款的。那段时间输得太多了,暂时没办法想了。也老想着赢了就还,没想到我那段时间手气那么差。”

  记者:“在漏洞越来越大的时候,你害怕过吗?”

  李树彪:“在几百万的时候我害怕过,但是后来到了几千万的时候我就没有前面那么害怕了。当时我不是不急,只是没有以前那么急。后来,我觉得好像总有机会赢,应该是有机会赢的。到最后的时候,2004年春节,我确实没那么多钱了,我就到处找钱。”

  记者:“都向哪里找钱了?”

  李树彪:“找相关的朋友。我利用春节的时候到澳门去借钱,找澳门比较熟悉的赌厅老板借钱,他们都答应了,但他们的钱要过正月十五才能借给我,我在初九就被抓了。”

  记者:“借的钱能还清所有到期款项吗?”

  李树彪:“全部还清肯定是有困难的。”

  记者:“赌场老板同意借钱给你?”

  李树彪:“愿意的。我毕竟在那里赌了那么长时间,我在那边赌得大,还是有点名气的,一是他们觉得我肯定有钱才赌那么大,二是他们相信我有这个偿还能力,所以答应借钱给我。”

  记者:“你是怎样进入澳门赌场的?”
  
  李树彪:“我最初去澳门赌博是一次旅游的时候,好玩嘛,玩得很小的,就一两万块钱,后来就玩大了。”

(责任编辑:雷志龙)
更多关于 《递罪》 的新闻
· 第六章 赌棍沉浮(1)
· 第五章 递罪原则(2)
· 第五章 递罪原则(1)
· 第四章 意外之渔(2)
· 第四章 意外之渔(1)
· 第三章 大秘之死(2)
· 第三章 大秘之死(1)
· 第二章 雇凶杀人(2)
· 第二章 雇凶杀人(1)
· 第一章 夺命爆炸(2)
我要发表留言  
  署名:
                                      留言须知
新闻检索:    
   热图推荐
科比104场40+ 加冕队史得分王科比104场40+ 加冕队史得分王
郎平率恒大女排对抗美国队郎平率恒大女排对抗美国队
陈小春默认女友有喜陈小春默认女友有喜
梁静茹婚礼现场曝光梁静茹婚礼现场曝光
   精彩新闻
·[教育]5名未成年男生轮奸14岁女同学 北大男生强奸前女友
·[教育]厦大教授挺身打假 "厦马"作弊丑闻曝光记
·[科技]北京7条断裂带:密云石景山均有 拔尖女科学家稀缺?
·[科技]英美打造"阿凡达替身"上未来战场 卵巢癌"跑"进肺
·[传媒]刘谦谈"跪拜"感受 赵本山《捐款》只是烟雾弹
·[传媒]和晶首谈最后一期<实话实说> 小沈阳春晚改唱歌?
·[文化]且说信阳“禁酒令” 官场喝酒关文化鸟事?
·[读书]毛泽东评<金瓶梅>:是<红楼梦>祖宗 林彪患病因吸毒
·[体育]CBA-全明星票选王治郅票王 姚明谈上海队两大风波
·[体育]韦迪:做好中超推迟准备 假博客惹毛高洪波
·[娱乐]赵本山确定演《捐款》 总导演金越头发已花白 专题
·[娱乐]陈小春年初一结婚 吴尊称赵薇没怀孕 林心如谈传闻
   播客·视频
文强出庭推罪于妻文强出庭推罪于妻
影视圈10对“神仙眷侣”影视圈10对“神仙眷侣”
   小编推荐
·[文化]检讨五四精神 重新认识中国的传统文化
·[关注]七日谈:向本山致敬 《三枪》惊现张艺谋的柔媚
·[动态]最早翻译昆德拉的杨乐云病逝
·[读书]作家老拳 砸开作协"黑幕门"?  周有光<朝闻道集>
·[读书]《朱镕基答记者问》:哪些话语最经典
     频道精选
<阿凡达>内地票房2.6亿<阿凡达>内地票房2.6亿
马祖尔再度回归大剧院马祖尔再度回归大剧院
[一语惊坛]民发黄段子被停机,官包黄婊子是否被停职?
[论坛]人民微博已全面公测,恭候广大网友来亲身体验
[访谈]广东高院院长郑鄂谈为民司法·张少康谈"四个模范"
[辩论]吃猫吃狗真的要罚款加坐牢?·2010房价还继续涨吗?
[博客]朱镕基简历咋令人震撼? 校主任狂啸"强奸你都可以"
[博客]王立军咋公开肯定文强贡献 男人被女人体谅10件事
   无线·手机媒体
发短信上手机人民网发短信上手机人民网
《wap.民意2009.com》《wap.民意2009.com》
人民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