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海鸰:婚姻是个人的事情 门当户对很重要
——著名作家、编剧王海鸰做客人民网文化论坛
  2006年12月01日13:50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著名作家、编剧王海鸰说:“婚姻是个人的事情,门当户对很重要。”
著名作家、编剧王海鸰说:“婚姻是个人的事情,门当户对很重要。”
   人民网北京12月1日讯  记者文松辉报道:今天上午10时,著名作家、编剧王海鸰与总政话剧团演员吴健(饰演顾小航)做客人民网文化论坛,与网友在线交流“新结婚时代”。王海鸰在回答网友提问的过程中,回应了读者对电视剧中出现的一些瑕疵的质疑。她说:“目前,对于这个剧关于对农村人的看法一直存在着两种声音:一种声音认为歧视,一种声音认为是批评。我个人认为,事实上我是在给农村人和城里人相互了解而展现出了双方各自的困难和窘境。农村人有落后愚昧的一面,城里人同样也是。所以说,不以城乡论,而是是非论。”。

    同时,王海鸰表达出了自己对婚姻的看法:1、婚姻不是生活的唯一模式,不应该为了该结婚了而结婚;2、婚姻是个人的事情,应当尽量减少两个人之外因素的干扰;3、我个人认为,如果在其他条件都相同的情况下,门当户对无疑是很重要的,最重要的还是要双方的人生观、价值观要一致。4、就婚姻而言,幸福与不幸标准全在个人的心里。比如说,人们常把婚姻比作鞋,说是舒不舒适只有自己知道。可是我认为,鞋的功能不仅仅是舒适,还要美观。所以说,对爱情和婚姻失不失望全在于你希望从婚姻和爱情中得到的是什么了。5、我深信每一个离婚都是痛苦的,而决不是像过家家。

    以下是关于王海鸰的访谈内容(整理后)。

    王海鸰:梅婷就是我心中的简佳 郭小东演的很到位

   网友:看了《新结婚时代》,还有几个人想结婚?感觉还是书好看一些。也关注了一些网上的评论,和网友们的感觉一样,婚后的日子和婚前的变化的确太大了。如果让恋人们提前体验一下婚后的日子,不知道还有多少人愿意结婚?     
    
   王海鸰:我觉得婚姻不是生活的唯一模式,不应该为了该结婚了而结婚,如果你看了我的作品觉得不想结婚了,那就说明你对于婚姻的准备还不够,就不要结婚,总比结了再离了强。我希望,我的作品能够给年轻恋人们一个间接生活的机会,如果说你看了我的作品还是决定走入围城,那么就说明你的准备是充足的,你有能力来应对婚后种种琐屑和困难。


    网友:我觉得演员选的不好,应该让袁立来演简佳。梅婷根本就不象那种独立率性,有个性,有主见的女性。还有郭小东不适合演何建国,书里说他像裴勇俊,又是it青年才俊。电视里不够帅,扮相太老,只有压抑,没演出味来。

    王海鸰:作为观众我认为,梅婷是我心中的简佳,过去她的戏是有一些表面化,但是这部戏里她把简佳这个人物每一个层次都诠释的相当到位,无论是职业女性的知性,还是美丽女孩的妩媚和温柔以及对情感的向往,白领的干练,可以说都拿捏得恰到好处。我认为,她是这部戏里一个亮点。
    
    至于郭晓冬,他的扮相是有问题,首先作为IT业的精英,尤其是从农村出来的,应该是更注重包装,但他的造型不刮胡子,头发披散在前面,确实显得有一些落魄和窝囊。这在某种程度上不能不对他的演技起到一些负面影响,但我觉得他把何建国这个人物演绎的还是到位的,当然说如果在造型上也能够达到何建国应有的高度的话,当是十全十美。在这里我顺便说一下,郭晓冬在我的另一部戏里《大校的女儿》出演的男一号不仅是英俊高大了,可谓震撼,这部作品大概很快就会与大家见面,相信大家会看到另一个郭晓冬,在这部中他与袁立演对手戏。


   网友:王老师您好,我是郭晓冬的影迷.非常喜欢您的文字风格,诙谐和奈人寻味。您的两部戏都选了晓冬,您能谈谈您和晓冬合作时对他的印象么?谢谢您!
    
   王海鸰:外表上淳朴、帅气。性格上随和、固执。演技上偶像、明星。

    网友:结局太牵强,脱离现实生活!经历那么多矛盾和冲突,尤其是小西为了参加何建国嫂子的亲人的葬礼,连自己的妈妈最后一面都未见上,这在现实生活中是不可能的。现实中小西如果和何建国离婚,复婚的可能性就不大了。这样的"钻石王老五"已经廖若晨星,多少人瞅着往上扑呢,再加上一个想孙子想疯了的爹,哪还有昔日丑媳的份!更何况,在这样快节奏的社会?小西爸要抚养小夏才几岁的女儿,这在生活中也很罕见,真的是在书中才有的奇事啊!   

    
    王海鸰:结局是有一些匆忙,但我认为还是基本符合人物逻辑和生活逻辑的,而且编剧的艺术是一个妥协的艺术,跟政策妥协,跟市场妥协,跟各方面的妥协,在这种“妥协”中,顽强表现作者对于生活的观察和思考。这里写的是一对城乡家庭背景的夫妻,无论是按照我的期望,还是按照现实生活,城乡鸿沟都应该是能够跨越的,倘若在剧中让这一对夫妻最终分道扬镳,导向就过于灰暗了。至于抚养小夏的女儿,“罕见”不等于没有,只要生活中有的,就有了创作的依据。但是你的批评很有道理至少是铺垫不够,会在下一部作品中改善。


    王海鸰回应质疑 丝毫没有歧视农村人

   网友:为什么要给何建国设置一个农村背景?除了加剧双方“门不当户不对”的戏剧冲突,还有其他考虑吗?  
    
  王海鸰:因为这是生活中存在的,还因为我不想在创作中重复自己。《牵手》写了第三者婚姻的伤害,《中国式离婚》写的是没有第三者婚姻也可能破裂,而《新结婚时代》则是写了没有第三者,夫妻双方感情也很好的婚姻,也可能破裂。这个原因就是双方家庭背景的最大反差,当然,它会有戏剧冲突,但戏剧冲突不是我选择它的原因,只是一个结果。我选择的依据是前面所说的那两条。
    

    网友:新结婚时代大结局,结果很圆满!这部电视剧最大的优点就是它比较真实,贴近生活,演员表演到位,真的很让人感动。整体来说这部剧很出色,每个人都很棒。但是有点过于夸张丑化农村,其实现在的农村远不是那个样子。尽管拔坟的事在农村很重要,但远没有愚昧到认为城里的亲戚就可以解决一切问题的程度。
    
    王海鸰:谢谢你对《新结婚时代》的肯定。我们家的钟点工也姓夏,我们都叫她小夏,是安徽农村人,在我们家干了十年了。她每天要去五、六个人家干活,在《新结婚时代》播出的日子里,总会告诉我那五、六家人对电视剧的各种议论和反应,她说,有一个教授总是问她,迁坟墓为什么非要叫小西去,我告诉他们:“这个还不懂吗,让小西去顶门子啊!”

    网友:我觉得作家你被误导了,农村是落后,但并不象剧里所演的那么愚昧。作家还要更深入一点生活,不能闭门造车或者只收集一部分材料就做出某个判断或倾向,那样不公平。我觉得何建国演的很好,把农村孩子在城里的生活刻画的非常真实!特别是顾小西丢了钱怀疑小夏的守侯,他在车里和顾小西发火说的一段话:“城里人就是歧视农村人。在大学宿舍丢了钱,怀疑对象首先就是农村来的孩子。”

    王海鸰:这个问题我想我们有歧义,俗话说“瞎子摸象每一个局部都真实”,你说你没有看到剧中的愚昧,我说我看到了,这不是讨论问题的办法,我想,我们还是应当放平心态,面对生活,客观的将生活中的各种矛盾反映出来。目前,对于这个剧关于对农村人的看法一直存在着两种声音:一种声音认为歧视,一种声音认为是批评。我个人认为,事实上我是在给农村人和城里人相互了解而展现出了双方各自的困难和窘境。
  
      温家宝总理在一份报告中提到:现在我国有一亿农民年收入800元,就是说他们生活还非常艰难。农村人还处在追求温饱的状态下,大部分城市人已经进入追求生活品质状态中,如果这二者成为亲戚,双方发生矛盾必不可免。在我的周围以及网上许多网友的反馈都可以看到这种差距给双方带来的误解和伤害。我想你是农村出来的吧,也许你的父母是通情达理而纯朴善良的,但是在这里我不是以穷富、城乡来做是与非评判,而是以是就是是,非就是非的态度来决定批评还是同情。
    
    农村人有落后愚昧的一面,城里人同样也是。所以说,不以城乡论,而是是非论。作品中我对许多城里人对农村人的不了解和歧视做了批评,但是,就没有人发出异议,因此我认为关键的还是一个心态问题。


    王海鸰:婚姻是个人的事情 门当户对很重要

    
    主持人:王老师,您是一位女作家,是以女性的独特视角和对生活对感情的细腻感受去表现生活,可能女性很容易找到情感上的共同诉求,那么您认为您的作品,女性的色彩味道重吗?您是如何通过创作来抓住男性读者以及男性观众的心呢?
    
    王海鸰:我在写作的时候,并不会想到去抓住所有人的心,写作者写作时首先是面对她所熟悉的生活,以及她对生活的思考。如果我事先想到要去抓住谁谁的心,会使创作走向媚俗。
    

    主持人:王老师,您的作品对情感进行了很深刻和细腻的剖析,对我们这些年轻人慎重处理婚姻关系有很好的影响,感情是人们很难回避的一个问题,那么您在创作的过程中,有没有遭遇到一些对感情问题思索的困惑,遭遇过偶尔写作的瓶颈呢?您又是怎样克服它们呢?
    
    王海鸰:我希望我的作品能够引起别人的共鸣、思考,而达到这个目的首先就是面对生活,对生活怀有一分敬畏。对作家来说最重要的是不能脱离生活,没有什么比生活本身更鲜活、更生动的了。目前对我来说,创作的困难主要来源于生活的不足,这就需要我保持对生活的敏锐和热情。
  

    网友:王老师:您是如何理解婚姻中的门当户对,现代人叫相同的价值观和相似的家庭背景。  

    王海鸰:我个人认为,如果在其他条件都相同的情况下,门当户对无疑是很重要的,但是这不等于说门不当、户不对的婚姻就注定失败,只不过是门不当、户不对肯定会有一些矛盾和摩擦,但这些矛盾和摩擦不是不可以通过磨合、沟通解决的,但是双方的人生观、价值观一定要一致。
    
    《新结婚时代》正是基于这种想法,才写了三对错位的婚姻,所谓的“错位”就是与人们目前公认的一种条件般配标准的不一致,比如说门当户对、男大女小、男高女低等等,这三对正好是相反的。在这里,我想说的是,婚姻是个人的事情,应当尽量减少两个人之外因素的干扰,但在目前还达不到。所以,这部作品给予了我对生活的一种希望。

    
    网友:王老师好!您的作品大多都是爱情及婚姻题材的,我想知道这与您的生活经历有关吗?您的婚姻是否幸福? 
    
   王海鸰:我的作品大致可分为两类:一类是婚恋题材,这大概与我的性别有关;一类是军事题材,这大概与我的职业有关。通常来说,前一类作品,如《牵手》《中国式离婚》《新结婚时代》是写出来的,写的是一种间接生活经验。而军事题材的作品,如《大校的女儿》是从心里流出来的,写的是一种直接生活的经验。后一类作品是要等待积累的,可遇不可求的,所以写的比较少,而作为一个专业作者写作已成为一种生活方式,当直接生活积累不够的时候,就要写间接生活,那么就写出了《新结婚时代》等这样的作品。
    
    我是围城外人,所以没有婚姻,但是我感觉我的生活是幸福的,幸福的主要标准是我认为我生活的非常主动,而且有一份与兴趣相一致的工作。

    网友:请问王老师,您怎么看待爱情和婚姻,您对现代社会的爱情和婚姻现象失望吗?现在大家说结婚就结了,说离婚就离了,像过家家,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现象呢?

    
    王海鸰:失望是相对希望而言,幸福与不幸标准全在个人的心里。比如说,人们常把婚姻比作鞋,说是舒不舒适只有自己知道。可是我认为,鞋的功能不仅仅是舒适,还要美观,有的时候二者不可兼得。比方,一双七寸高跟的鞋无论如何也难得舒服,但为什么那么多女孩子忍着痛苦也要穿呢?因为她们更在意不是舒适而是美丽,我认为这都对。所以说,对爱情和婚姻失不失望全在于你希望从婚姻和爱情中得到的是什么了。
    
    至于你后一个问题,我觉得这只是一种旁观者的看法,我深信每一个离婚都是痛苦的,而决不是像过家家。所以我希望我的作品能够使大家看到婚后的状态,能让你有充分的思想准备来面对。

    网友:王老师,您对“婚后状态”悲观的因素是否过重了?感觉很灰色。       
    
    王海鸰:你说得可能是对的。但是我想正是因为有这种各种色彩的作家来描述各种他眼中的生活,才能给予读者一个全面客观的印象,或者说各种享受。笑是享受,哭也是享受。

    回答主持人:王老师。我感觉婚姻的各种形态都被你写的差不多了。这次是城乡婚姻问题。那接下来你会写哪方面的题材?
    
    王海鸰::我现在正在写的是军事题材。题目叫《我是一个兵》。

    
    王海鸰:很高兴来到人民网做客,回答了大家很多尖锐和肯定的问题,对我自己的思想也是一个梳理,受益匪浅,谢谢大家,再见。
 

12月1日上午10时,著名作家、编剧王海鸰与总政话剧团演员吴健(饰演顾小航)做客人民网文化论坛,与网友在线交流“新结婚时代”。
12月1日上午10时,著名作家、编剧王海鸰与总政话剧团演员吴健(饰演顾小航)做客人民网文化论坛,与网友在线交流“新结婚时代”。
来源:人民网读书频道 (责任编辑:文松辉)



打印文本   我要纠错  查看留言   强国社区   给编辑写信    E-mail推荐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网站律师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