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产党新闻强国社区强国论坛强国博客|先锋网中国人大中国政府中国政协中国工会
心灵需要寄托 李岩析

·心灵需要寄托 李岩析“传统文化阅读热”原因
  李岩在访谈中指出,中华书局一贯以整体出版古籍和研究著作以及传统文化普及为主体,正是出版折价内容的专业出版社。从这两年的出版实践来看,这些出版的数据来看也印证了“传统文化阅读热”的说法。【阅读全文】
·历史岂容戏说 李岩谈“历史作品审美化、娱乐化。”
   “针对近年来大量的历史被戏说的状况,我们一定要正说历史,对历史提供严肃的、认真的还原,即使有趣,即使可读也要针对历史真实,不要被误读。”【阅读全文】

【访谈提要】 2.6亿印证传统文化阅读热

 
  
[主持人]:今天我们主要聊的话题是“出版与传统文化阅读热”,相信您也是非常深有体会,现在读者对传统文化非常感兴趣,很多这一类的书籍列入了畅销书的行列,所以有人总结,当下中国人陷入一种传统文化阅读热,作为业界的权威人士,您认可这种说法吗? 
  [李岩]:基本上认可,从我们自身这两年的出版实践来看,这些出版的数据来看也印证了这样的说法。中华书局因为一贯是以整体出版古籍和研究著作以及传统文化普及为主体的专业出版社,正是出版折价内容的专业社。这几年我们发展的势头来看,从04年我们是大致发货的是7900万,05年是1.37,06年是1.83亿,07年是2.6亿,本身增幅是很明显的,综合的数据来看体现了这样的文化热的趋势。从一些具体的书的出版来看,有一些代表性的书,比如连中年先生发行的书累计发行了46万册等等。我们有关中国历史文化普及读物和传统国学读物的一些著作销量在5万本以上的大概有十几个,这些印证了传统文化的热潮。
  [主持人]作为一个读书人,我觉得对于这样的现象我们感到非常高兴。同时,通过个人来说我有一个小小的困惑,就是传统文化其实一直都存在,为什么在现在会有这么一种热潮,您能不能分析一下其中的原因?
  [李岩]:其实这种热潮出现过几次,在历史上也有过几次。比如说在80年代末,90年代初曾经有一段中国传统文化的热潮,特别是中外文化比较的热潮,这与大的经济环境有关系,与当下的生活有关系,人民物质生活丰富了,经济高速发展,心灵上需要寻找一种寄托、一种慰藉,人是需要平衡的,那么需要从文化的东西寻找一些寄托,这也是很重要的。
  同时,中国的经济发展这样高速也引起了世界的极大的关注,他们在遵循中国经济发展的直接原因的背后深层文化原因上,也会关注我们自身,也使得我们自身会反观自身,所以对传统文化掀起了一个热潮。
  [主持人]:我们能不能说推动这股热潮最重要的原因,归根结底还是因为经济的发展?
  [李岩]:应该说主要是因为经济的发展,整个现实生活的复杂多变也导致了人们从内心深处,从文化价值观也有直接的关系。
 

  
  

   [嘉宾简介]
  
李岩
  男,1962年出生。        
  1987年东北师大古籍所历史文献学专业研究生毕业分配至中华书局,历任编辑、副主任、主任、总经理助理、副总经理兼副总编辑、总编辑。
  2007年任中华书局总经理。
  2004年10月荣获“全国新闻出版业有突出贡献中青年专家”称号。
  2007年光荣当选为“十七大”代表。现任中国出版工作者协会常务理事,全国古籍出版社联合会会长,中国历史文献研究会常务理事、全国古籍保护工作专家委员会委员,北师大古籍所兼职教授。
 

【访谈提要】中华书局要代表一种严肃的精神

 [主持人]:也有人质疑大众史学是公众阅读的热点之一,造就了很多数量非常可观的读者群,但也有人说他们的作品不是以历史为出发点,而是以现实为出发点,将历史审美化了、传奇化了,娱乐化甚至八卦化了,有人认为这种形态发展下去,可能会断送了大众阅读史学的前途,您怎么看?
  [李岩]:对于史学的兴趣或者热爱基本上是两种现象,一种是纯粹的史学工作者或者是史学家,更多的是一种复原或者存真的工作,尽量的恢复历史本来的面目,这是历史学家和学者的使命和责任,他要做的事是恢复当时历史的原貌。但是对于更多的广大民众来说,他需要和现实生活,和大众,和当下的生活要紧密结合,他们要阅读热点,主要在这里。这是有的西方学者,比如说意大利的科维奇说了一句话:从这个意义上,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必须是现实的热点推动他对历史研究的兴趣。那么当下说的很多,我们应该说大众历史读物的热潮,更多的是以我们现实的,我们民众对历史的兴趣有关系,他需要了解历史,需要了解一个有趣的历史。  
  我们过去研究历史,可能更多的是历史学家的责任,但是历史学家推广而来,让广大民众接受,以各种方式接受,当然过程当中还有一些偏差的,比如一些影视剧对历史的戏说的状态,这实际上中华书局作为一个比较严肃的出版社,我们是一直有针对性的做出版物。比如说04年秋季我们退出了《正说清朝十二帝》,之所以起“正说”是严先生做的,当时他做“百家讲坛”的时候,讲了一些历史。我们想针对历史上大量的比如微服私访的题材,大量的历史被戏说,针对这样的状况我们一定要起一个名字,因为中华书局代表一种严肃的精神,要正说历史,从此出了一系列书,一炮打响。就是说对历史我们要提供严肃的、认真的,即使有趣,即使可读也要针对历史真实,不要被误读,这也是中华书局或者其他的一些出版社的一个严肃的文化使命。
  [主持人]:这也能看到一些大众的基本标准,如果说我们为了有趣而篡改了或者误读了那个历史,肯定是不对的。刚才您说严老师在那个“百家讲坛”,让我想起另外一个话题,通过“百家讲坛”一大群的明星学者浮出水面,可以说与媒体的推广有很大的关系。这里面我相信出版社可以发挥很大的作用,但是这个可能很多人没有直观的感受,就是您能不能以中华书局为例,可以说咱们在这股热潮里面,中华书局发挥着什么样的作用?
  [李岩]:这个我觉得现在人们阅读也好,人们的生活方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不是简单的接受一个纸质的文本的一些,是要多种媒体的。所以这次我觉得热潮有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多种媒体互动的形成。因为很多年轻人也好,现当代的一些人他接受媒体的方式,他接受信息、知识的方式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那么现在更多的“百家讲坛”对整个推出一系列的主讲,对整个传统文化热潮推动起了很重要的作用。这中间还有一些平面媒体的影响,另外也很重要的,我觉得我们也不可低估像我们这些出版社所起到的重要的作为,包括对传统文化、传统历史读物的普及方面我们所做的一些努力。
  因为电视媒体的接受方式,在播出的过程当中,播方和接受方是单向的,很少互动的,而在阅读文本的过程当中,读者在内心是有大量的心理活动是可以互动的,或者可以联想可以思考,在这个过程中,我觉得加上我们对一个文本的追求有了很大的变化,做到图文并茂,增加了很多的附加值,体现了文本的一些电视媒体所覆盖不了的价值,我们形成一种互动,加上更多的媒体的关注,广大群众对这种方式的喜爱,共同推动了这种热潮,应该说这里面我觉得中华书局还是起到了很重要的作用的。
  [主持人]:我们知道中华书局这几年成功运作不是一两本畅销书的概念,而是一批的畅销书,您认为这成功的核心是什么?我觉得也是跟出版界的同仁们一起沟通这个问题?
  [李岩]:成功的核心我觉得品牌的影响力最重要。很多读者逐渐认可你的出版社、出版物是有内在品质的。就是由于你有内在品质,他们信服你的说法,信服你传播的信息和内容。而且由于品牌的影响,读者是有忠诚度的,这一批老读者他们信服中华书局,还有一些其他的出版社,他们所做的对文本的处理,对文本内容的一种解读。同时,我们借助我们品牌的影响力做了大量的营销和推广,而使更多的青年读者,更多的以前对我们传统文化不大关注,不大了解的读者开始关注了,这样形成了读者面特别巨大。就像于丹的那本书达到了460万册,应该说确实是一般的畅销书没有达到的一个境地,就是说确实普通的读者都关注这样的现象。
  那么中华书局,我觉得品牌影响在其中起了非常大的作用,像三联也好等等,在做同一本书的时候,会注意精雕细凿,会注重内容和品质,如果主讲人有个别的口语化的东西,我们都会认真的加以纠正,通过我们的校对认真的来纠正。这样会使一个作品的出版非常完善,当然不排除中间可能还有个别的差错,但是这个差错在我们的努力下降低到了最底,这是对读者的负责。读者也认可这一点,中华书局是认真的对待读者,也对你有一个忠诚度。我觉得品牌的影响力在其他的产业里非常的重要,比如说电视机,比如说我们日常的生活用品,品牌是非常重要的。但是在图书这个行业,在这两年的出版过程中品牌越来越体现。
  [主持人]:品牌也源自于我们一直贯彻的,或者坚持的那种严谨的态度。像刚才您说的,包括我们如果做一本书,给我感觉是自己读书的习惯。现在读书可能内容是非常重要,但是另外还重要的是整个书的装订、设计、排版,让我感觉读一本好书像品一杯好茶一样,附加值越来越受到重视了?
  [李岩]:对,这也是这两年我们努力的方向。过去的书简单的是32开,5号字,版式设计是整齐划一的。现在我们出现了很多变化,适应不同读者的需要,增加了很多图文,增加了一些相关连接点,版式的设计更新,封面、装订都要考虑读者的接受。当然,这方面我是很钦佩三联书店。
  [主持人]:我相信三联书店的负责人肯定会敬佩你们。

    
   
[中华书局简介]
  
  1912年元月,我国近代著名教育思想家和出版家陆费逵(字伯鸿)先生在上海创办中华书局。

  中华书局成立之初,奉行“开启民智”的宗旨,抓住历史机遇,编辑出版新式教科书和文化普及读物,在传播科学文化知识、推行新式教育方面起了积极作用。

  中华书局迅速崛起,到1949年,中华书局已发展成为一家大型综合性出版社,出版物百科兼收,古今俱备,享誉海内外。
  
  1958年,中华书局成为整理出版中国古代和近代文学、历史、哲学、语言文字及相关的学术著作、通俗读物的专业出版社,出版了《资治通鉴》、《甲骨文合集》、《殷周金文集成》、《中华大藏经》、《王力古汉语字典》等经典图书,特别是“二十四史”及《清史稿》点校本,被公认是新中国最伟大的古籍整理出版工程。

  中华书局陆续推出的重点丛书、期刊为学术研究提供大量的基本典籍和资料,在学术界、读书界、教育界有着广泛的影响。中华书局出版的汉语工具书也为广大读者信赖。

  近年来,中华书局在迈向多元化的企业发展道路上不断探索新路,在弘扬和普及中华优秀文化方面做出了新的努力。

  “正说”历史系列图书的出版带动了历史普及图书阅读的风潮,随后出版的《万历十五年》(增订纪念本)“中华经典藏书”等也获得了广泛好评。

  中华书局96年来共出版图书近2万种,先后有近200种图书获得各种图书奖。[更多介绍] 

【访谈提要】版权输出更多是我们自身的努力

  [主持人]:刚才您说到了于丹的书,顺着这个话题再说一个话题,我们知道这个书在海外的版权卖的非常的好,现在是不是非常重视海外的版权?
  [李岩]:对,是政府这几年大力推广我们文化的输出,文化走出去的战略。那么这几年从我们行业内了解的情况,一直是输入大于输出,这个比例一直是在逐年降低。而中华书局从我们了解的历史情况看,我们一直是输出大于引进的,因为我们出版物的内容决定了我们是中国传统文化,正是海外比较感兴趣的内容。所以我们大量的图书版权被卖到海外,这也是一个特例。当然,这几年我们同样按照国家统一的图书走出去计划、图书推广计划的部署也在做这方面的工作,也确实有成效。海外的、国外的一些知名的代理商对我们的图书非常的感兴趣。
  我们这两年的输出尤其增多,特别是有关传统文化的一些普及读物大量的输出,就以于丹的书为例,先是香港、台湾连襟出版,在台湾也引起了轰动,成为了当时的畅销书。在韩国也成为韩国有影响的著作,去年12月份日本的讲谈社也是出版了这本书,首印了一万很快销售一空。
  我们在今年三月份刚刚确立下来,北美、澳洲、欧洲三部分全球印版已经正式签约,同时现在的法国、意大利、德国、荷兰等等已经有了具体的意向。就一本书有这么多国家和海外的一些地区来关注,这个确实是少有的现象,比较罕见的,说明海外对中国文化的一种了解的热情和急切的愿望。特别对中华文化的经典,《论语》、《孔子》等等的关注度有很大的关系,加上这本书的影响力,所以效果是非常明显的。
  [主持人]:听您所说我感觉现在重点往外推的是图书,但是像其他种类的书有没有提上日程,逐步的推出去?
  [李岩]:这个也是有的,我们其他的一些书,现在韩国的、新加坡的包括日本的也在跟我们洽谈。我们专门有一个,一般的做版权贸易两种方式,一种方式是自身有一个版权输出的代理的部门,我们自身有专门负责的版权经理,我们这位版权经理在去年获得了北京地区的十佳版权代理人,他具体的负责我们整体的版权输出。还有一种就是没有自己版权代理的专门部门和人员,是委托我们现在的版权代理公司、机构来做这样的一些事情。
  当然,对于国外来说,很多是版权的经纪人,是一种个体性质,但是在国际上特别是文学界在国际上非常有影响力,这样的方式使得我们对版权贸易的工作呈现了一种多样化。
  [主持人]:这算不算我们往外推出的重要的途径?
  [李岩]:对,更多的是我们自身的努力。



·
[访谈图片]·





李岩与读书频道主编文松辉合影





李岩与人民网主持人交流





李岩为读书频道题词





更多内容关注“全民阅读”专题



 

【访谈提要】历史文化传承应该由国家推广

  [主持人]:现在我们可以说到下一个话题,就是传统文化向外走出去,但是其实我们国内的读者可能更重视,或者对我们更重要的是怎么传承下去。最近时间很多学校发起了传统文化进校园的活动,让小学生读诗、背经,您如何看待这样的方式?  
  [李岩]:我觉得普及传播中国的传统文化是一件好事,但是传统文化的普及热潮我们不可能说大火大热,那样也不是一个正常的现象。但是特别身为一个中国人,一个国民,应该对祖国的文化有一个基本的了解,至少应该对中国传统文化的精华部分有所了解,这个非常重要。
  而这中间我们有一些短程,或者有一些偏颇。我觉得现在国家从教育部开始倡导这样的工作很有意义,但是我觉得应该把握一个度,把一些传统文化精华的部分,最重要的部分让学生们掌握。比如读经,我觉得可能更多的是让他了解古代经典的一些精华,在幼小的时候背诵、静诵是很有帮助的。对于年龄稍微大一点的要全面的了解中国的传统文化,比如现在我知道有京剧进课堂,传统的地方系统也应该适度的选一些经典的部分进校,这些我觉得都是普及文化的一个必要的过程。
  其实作为一个中国人,作为一个国民,有一些是应该掌握的,但是现在由于历史原因,我们只能通过一些行政的手段来去普及推广,这个实际上从某种意义上讲是我们以前的偏颇导致的。有一些应该是作为一个青年学生可能必备的一些知识储备的东西,或者说他的文化素养里必有的东西,但是他欠缺了,需要补这样的课。
  经过这样一系列的过程,过了多少年以后,大家的国学素养、文化素养大大提升了,整个的民族素质提升了,这个从长远也是一件好事。
  [主持人]:刚才我理解是您说的传统文化进学校的意义,之前举办了一个活动叫传统文化进校园的论坛,当时我有幸听了这个会,也有一些感触,现在校长更多担心的是我知道文化进校园是很必要很重要的,但是一个学生的学业很重,要学习的东西很多,我们现在整个的价值观、文化观,文化品种特别多,那么传统文化怎么进校园,这是大家都想知道的一个答案?
  [李岩]: 这个都是在探索的过程当中,这个校长论坛呢是中华书局第一次承办的,是小学校长论坛,这个想法就是那天我们请了于丹做演讲,于丹在这里面讲了一句话我觉得有一定的道理,她说到了大学的时候,人的世界观、价值观都形成了,包括知识储备已经完成了,如果你再给他进行这样的一些教育已经有一点来不及了,所以应该从小学开始。到了中学又是更多的英式教育,更多的考试压力,也没有太多的时间。那么在小学,在他初长成的阶段,应该给他提供一些中国传统文化基本的素养,应该了解《三字经》也好,《千家诗》也好,这里面的精髓,《唐诗宋词》等等,应该对历史文化有一个传承,这个越早越好,应该由国家推广,才能把它真正落实到位。         

  [主持人]:我们也非常希望看到那一天,尤其如果说小孩都能背一些唐诗宋词,对他们确实有很大的帮助。
  [李岩]:现在我们教育部也在增加古诗文的比例,说明了在教育课程中增加了古诗文的沿用。
  [主持人]:那么我相信如果这一点做的好,传统文化的热潮会一直持续下去,那么从目前来看,您预测一下传统文化的失常或者趋势是怎样的?
  [李岩]:这个难以判断,因为跟现实的生活有很大的关联度。就是说现实生活会发展到什么情况很难预料,但是我觉得这种提倡,这种对传统文化的持续的关注,中小学这种带有持续的压力性的提倡,可能从长远看会保持传统文化的热度。
  我也在想,比如我们过去的老一代的学者,像陈英阕、王博为,他们是从小开始接触传统文化的,根底是很深的,走向了留洋的路,学习了中外的知识储备、比较。那种学术根底是后代,我们这一代人很难超越的,就是他的学术功底太深厚了,这个很重要,知识功底越深厚,对于将来你能量的发挥越大,这是潜移默化的影响,这一点我觉得正是需要国家强力推进的。所以传统文化的热的程度,应该保持一定的温度,不应该大火大热。一个政策、一个国策也好,要有一种持续性是非常重要的,如果是几天一变化,我觉得会影响整个国民心里的。
  [主持人]:那您个人认为,国学能够再度成为显学?
  [李岩]:我不这么认为,我是从事传统文化的出版工作的,从出版的角度,从私心的角度希望是这样的,但是从国家的整个文化建筑发展上,国学是作为一个基础性的学科,应该是渗透你的心灵里,强化你的精神体魄的内容,而不是外在的,说把国学作为一种符号,作为你一个国家的好像大家都在吟诗作赋,不是这样的形式。

【访谈提要】考察国民阅读量需要研究者调整视角

  [主持人]:再过三天我们就迎来了世界阅读日,中华书局有没有为这次活动做安排?
  [李岩]:这几年因为对读书阅读日越来越重视,从国际推广我们也很重视,加上我们的两会上一些代表们也倡导读书的活动,大家很重视。但是紧接着就是全国书市,我们没有为阅读日专门的制作图书,但是我们为4、5月份整个的图书出版还是作了一些图书的,大概有上百种新书问世,有的也是适应了我们读书日前后的出版的需求的,这是一个整体的想法。
  [主持人]:其实刚才我们说读书是潜移默化的一种形式,我个人认为读书是每天要进行的事,是生活必需品,但是我们现在把阅读设为一个节日,您如何看这个事情?
  [李岩]:我觉得很多事情需要强化的时候,通过一种节日,通过一种方式可能是一种办法,但是不是长久的办法,像我们现在又恢复,比如说清明、中秋、端午传统的节日,中华民族传统的节日在被别人更加重视的时候,自身不重视这是会缺失的,所以我们国家现在重视了。节日总是要体现一种集中的热度,或者集中的一种纪念。
  但是我觉得读书更多的,在最初可以作为节日,但是更多的是作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渗透你心灵的一个内容。这样我觉得就不必要通过一种节日的方式来做了,大家都愿意看书,阅读的方式可以多种多样,但是总之是在读书,在读人生,在这个过程当中你就会成长。这个过程我觉得是快乐的成长,就不需要简单的通过一个节日、读书日来呈现。但是最初在倡导这样的工作的时候,可能需要这样的集中的形式和热度来体现。
  [主持人]:不可否认这个读书日媒体越来越重视,但是也有报道,中国人的阅读量是整体呈下降的趋势,我不知道这个数据是怎么得出的,您作为中华书局的总经理,您觉得有没有数据支撑说中国人的阅读量是上升还是下降的趋势?
  [李岩]:因为我也偶尔关注,有一些权威机构在做这样的工作。但是这个阅读量怎么理解呢?就是他纸质的、文本的阅读量是在下降的,但是相反的,可能没有关注网络阅读的,有的通过电视,收看电视这本身也是一种读的过程。包括报纸等等其他媒体,手机短信,因为现在手机的功能越来越强化,也是像日本有手机小说的东西,也是在读的过程。就是这种风化由于新技术、新发展,使阅读的原来的内容主体发生了分块,就是阅读量是下降了,这个可以重新论证和讨论的,所以我觉得可以探讨,就是怎么理解这个关系。
  从另外一个意义上来说,单就纸质文本来说确实是下降的,而且我们国家还有一个统计,出版物的总体的每年的人均购买力来说也下降了,或者至少没有上升,有可能没有购买图书阅读,但是通过其他的方式阅读。网络是大量的,现在我们的网民上升的幅度空间特别大,本身也是大量的在阅读,只不过阅读的内容和我们传统的内容是单一的。这个需要我们的研究者调整视角,调整角度。
  [主持人]:一定要把电子阅读也纳入到咱们阅读的体系当中去。
  [李岩]:应该是这样的。

  【相关阅读】
  记者调查:危机与希望并存 国民阅读在路上 

  “让优秀传统文化走进校园”论坛召开
  网络是读书地吗?是否该回归传统阅读
  读网率六年增加6.5倍 网"卡"读书 网"开"一面
  

【访谈提要】想把古籍文献提供给网络

  [主持人]:这又有一个新的问题,我们传统说阅读,就是读纸质的文本,现在有了电脑、有了手机,您觉得这两方面,两种阅读有没有什么区别,就是刚才咱们提到了一句,但是没有深入谈。比如咱们读书,传统的阅读方式和多媒体工具读书?
  [李岩]:这个还是有一些区别的,个人的感受吧,比如读手机,包括网络阅读这种即时的感觉更强一些。因为读书呢,有一些活动是一个赏心悦目的事情,或者说怡情的事情,各种方式都有。是一种安静的读书,是一种和缓的体现方式,电脑的方式呢,我觉得即时性,要很快,电脑一晃视觉的关系,这个和传统读书的概念有区别。
  [主持人]:包括我自己现在用电脑阅读看连载、看小说,看完记不住,很难记住,不像拿本书。
  [李岩]:拿本书可以反复阅读,可以标上你的标记和读后的感受。电脑就是一种便捷的信息汇集,比如查找东西,通过百度也好,一搜,就可以有大量的信息聚集,资料性、工具性这种信息的海量,这个我觉得可能在以不同的功能上,在阅读与使用上有一个差别。
  [主持人]:尽管说产生阅读和电子阅读肯定是有区别的,但是电子阅读也是我们无法忽视的一种力量。那么中华书局在利用新技术阅读上有没有什么措施?
  [李岩]:我们也在积极的想办法,因为这是一个发展的趋势,必须要面对的。所以我们现在在调整我们的思路。第一个调整的,过去我们的出版口号叫“弘扬传统 服务学术”,我们立志做传统文化的出版著作。服务学术是一方面,还要服务大众,学术是我们的宗旨,肯定要服务,为读者提供一些准确的知识和文本。但是另外一方面我们要做的服务大众,就是把传统文化的精华内容、重点内容同样的要给读者面更广大的群体。
  在这个基础上我们还要做一步,就是针对网络、电子的发达,要做一个传统文化的内容提供商。我为你提供内容的供应,我们提供的内容是相对于其他的单位也好,其他的介质也好,要更准确,这是我们要做的。针对这样的,我们内部也在做,比如我们承担了国家的一个重点项目,普及古籍资料库,把国家重点的古籍我们重新精校,再推广。
  现在我们也注意一个现象,比如我们有一部分的学生、研究生、博士生,他们现在写论文的时候比以前便捷多了,不用看很多书,他就是针对这个课题一搜索就可以了,组合内容的消化理解。这里面有一些网络提供了文本的内容,比如一些古籍、一些古诗的解释,包括一些原文,差错率是非常高的。很多学者利用了搜索引擎的功能,迅捷地搜索到以后,再回到文本当中,找到古籍再对照,否则会出现差错。我们要做的就是把这些相对来说最准确的文献提供给他,但是要选择一个适当的接口来做。因为更多的是为广大网民、广大民众服务的这个点要找好。
  我们现在实际上在努力做这样的工作,会选择适当的时机,把这个挂在网上,或者利用网络媒体的优势进行推广,这是我们要做的。
  [主持人]:提供一个权威、准确的普及资料?
  [李岩]:对。

【访谈提要】古籍保护的关键制约因素还是人才

  [主持人]:我们期待那一天,因为包括我自己也是,因为网上的很多东西不是特别准确,无法判断准确度,尤其是涉及到古文学。说到古籍,您也是中国历史文献研究会常务理事、全国古籍保护工作专家委员会委员等等,可以说您和古籍一直在打交道,最近古籍保护也是媒体的一个热点话题,就是古籍保护的现状各方面看都不是特别的乐观,您如何看待这样的现状?
  [李岩]:因为我做了这样的工作,或者有这样的兼职,和我过去从事的工作有关系,本身是出版文献出身,在中华书局服务了21年。从事这样的工作,对这个行业多少有一些了解,古籍保护这几年国家非常重视,由文化部门牵头,制定古籍保护的计划,开展了专业委员会。第一批重要古籍的基本目录已经出来了,经过全国的专家来鉴定。就是我们概念中的、印象中的珍本、善本,现在重新做了一次普查,这个工作已经基本做了。紧接着就是国家拨出大量的款项保护,这个工作很有意义。
  但是保护最大的目的还是为了它的意义,是古人留给我们的重要的财富和文化的遗产,但是首先重要的是要保持原貌,否则经过了各种侵蚀,在利用过程当中,会出现剥弱或者其他的现象出现,那么基本的保护要做好。保护好以后,国家也有一系列的出版物,一些重要的珍善本出版,这样使一些没有机会去大的图书馆看的古籍,因为那样的古籍是一般的图书馆看不到的,他可以真实地看到。另外现在网络的发达,这些大量的数字化以后,也可以通过一部分内容的查询,比如说在网上搜索目录,看得到这些东西,这个很重要。
  更直观地了解我们古籍的原貌,我们古代的文化遗产的一些基本的特点。这些意义要国力强盛才能做得到,而且必须靠国家更大的财政支持,这也是从古到今,包括过去的历朝政府也在做的事情,对古籍进行收集、保护工作。我们现在做的工作可能后代人会响应,这就是重要的价值。
  [主持人]:我们能够从您的语言里面听懂这个事情的重要意义,而且还有很多方式做,但是为什么还会造成古籍保护传承难的现象?您觉得阻碍这件事情的最重要的问题是什么?
  [李岩]:还是缺乏专业的人才。现在真正懂古籍版本的专家,据一位老先生讲过一句话,一句极端地话,他说不超过吃一桌饭的人,真正的专家,真正的普及了解的,大概就10来个人这样的。那么后续人才的缺乏,古籍保护是一个专门的技术,也就是国家图书馆、上海图书馆、南京图书馆,有几家的古籍部或者图书馆有这样的专门人才,包括北大图书馆,就是做保护修复工作的没有多少人。所以国家应该重要的培养人才,因为我觉得这样的人才多了才可能把这个事业做起来,否则外行根本无从下手,不知道从哪开始做,最基本的首先是人才。
  第二,国家还需要大的投入,现在已经非常重视了,这个古籍保护的工作是很重要的。
  [主持人]:咱们中华书局一直是致力于普及和弘扬中国传统的优秀文化,那么针对古籍保护中华书局有什么措施?
  [李岩]:两方面说,一个自身我们是出版单位,但是我们作为一个出版社来说,我们的图书馆在全国的出版社也很有特色,
  我们收藏了一些珍善本,我们其中有一两个被国家专家认可,列入保护计划,它的价值非常大。作为一个出版社的图书馆做了很多的收藏是很有特色的,这方面从我们非出版专业内,但是我们拥有了一部分的馆藏资源,我们要保护、利用好。
  另外一方面作为我们出版社来说,我们出版的主题是古籍征集和推广,一方面我们通过专家整理过的文本来做这样的工作;另外一方面也有一部分的内容是古籍的影印,就是把古籍尽量保持原貌,包括海内外的收藏,一个版本化身为千百,化到一千个、一百个的规模,就是少量的一些专业读者会用到的。这个工作我们这么多年一直在做,过去也有。比如说我们做的《天圣令》,我们影印出来,比如影印到500本,那么全国对这个问题有兴趣的专业读者会看到。这个属于作为我们古籍出版里面的古籍影印工作,还是有一定的需求的,这也是我们古籍出版工作中的日常的一项重要的任务,我们一直在坚持做。
  [主持人]:今天非常感谢李总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做客人民网读书频道,最后在咱们访谈结束的时候,我想说人民网读书频道最近正在举行一个“我心中的一本好书”网友推荐活动,在此我很想知道您心中的一本好书是什么,就可以和大家分享一下。 
  [李岩]:心中的好书很多,当然作为一个读书人,出版人,读书人要有阅读习惯,出版人也要了解别人出版的一些情况,从内容统计上各方面都要关注,所以一时要谈这个问题,想起来会比较多。我最近在看一本书,只能说我最近在看的一本书想到的,冯仑的《野蛮生长》,语言很深刻,我很喜欢,我比较欣赏他的文字,所以正在读。因为日常呢,平时读书活动比较多,我临时想到的正在读的是这个。
  [主持人]:谢谢李总和网友们分享他现在正在读的一本书,也希望更多的网友能够踊跃参加这个活动,然后能够和我们一同分享精彩、分享阅读、分享生活,今天的访谈到此结束,期待李总下次再聊,谢谢网友,我们再见。
  [李岩]:谢谢网友。

  【相关阅读】
  国家古籍整理出版专项经费绩效显著

  后继乏人 数万本古籍一人修
  只读于丹不读古籍 古籍生存状况令人忧

责任编辑:雷志龙

来源:人民网《读书》频道 (责任编辑:雷志龙)
 
 
您的留言
内容:
请您注意
1.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2.人民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力。
3.您在人民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人民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4.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人民日报网络中心留言板管理员人民日报网络中心反映。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