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保留的奉献  杨振宁入美国籍的心路
 (摘自《人间重晚晴--杨振宁翁帆访谈录》 科学出版社独家授权人民网 标题为编辑拟  转摘务必注明来源)
  2007年01月19日09:39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在品味和风格方面,杨振宁所欣赏的大物理学家是爱因斯坦、狄拉克和费米。他以为三人的风格虽不一样,但是其共同点是都能在非常复杂的物理现象中提出其精髓,然后把这种精髓通过很简单但深入的想法,用数学方法表示出来。三人的文章都是单刀直入,正中要害的。对于提出量子力学基础测不准原理的海森伯,杨振宁虽然也认为他是20世纪的大物理学家,但是却不能欣赏海森伯的研究方法。


    杨振宁对于物理科学的发展,有什么样的观点呢?他以为物理科学最基本的原则,乃是要去了解基本物理现象的总体结构,这种结构要通过很多以前的实验和理论知识,而得到了解,再透过这种了解与新观察到的现象结合起来,看看是不是能够得到更高一层的了解。


    他以为物理学不只是累积知识:累积知识确是物理学的一部分,但是在基本物理上,它并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除了这些知识的累积之外,还需要对这些累积起来的知识的相互关系,得到一个准确而简单的了解。


    要达到这种准确而简单的了解,没有永远不变的法则。在不同的时代,由于已有的知识不同,便有不同解决问题的看法。总归讲起来,最后的目的是希望有一个更全面更准确,而且在结构上更简单的了解。杨振宁认为今天物理科学上中心的问题,乃是围绕着“对称决定交互作用”,而基础物理就是要问:对称还有多少?对称的含义到底是什么?


    杨振宁于1948年获得芝加哥大学博士学位,在芝大当了一年讲师;1949年在美国“原子弹之父”奥本海默邀请下,去了普林斯顿高等学术研究所。在这个学术象牙塔中,待了17年,他认为那是他一生中研究工作做得最好的时期。1965年理论物理学家托尔(John Toll)就任纽大石溪分校校长,找杨振宁去那里共同建立一所研究气氛非常浓厚的大学,第二年杨振宁离开普林斯顿的象牙塔,到了石溪,到今年已20年。


    在这段岁月中,杨振宁的物理识见日益深邃博大,但是他从没忘记,也一再地公开提到他在西南联大所受到的启蒙和惠益。1957年10月,杨振宁在获知和李政道共同获得当年的诺贝尔物理学奖后,便写信给当年在西南联大指导他作学士论文,并且介绍他看一篇分子光谱与群论关系的论文的吴大猷先生,感谢吴先生在1942年引导他进入对称原理和群论的领域,他说后来包括宇称守恒在内的许多研究工作,都直接或间接地与吴大猷先生15年前介绍给他的那个观念有关。杨振宁在信中写道:“这是我一直以来都想告诉您的事情,而今天显然是一个最恰当的时刻。”


    杨振宁在美国教书多年,也育化了许多杰出的物理学家,在美国华人学界,都知悉杨先生最具长者风范,对中国学生的生活照拂,总是着力较厚。而跟随他学习的中国学生,也都有相当杰出的成就,像目前清华大学物理系的阎爱德教授,就是杨振宁先生在石溪分校的高足。吴大猷、杨振宁、阎爱德正好是中国科学传承上的三个时代,但是,三个人身处不同空间的阻隔,正是整个大环境的影响和反映。


    除了物理科学之外,杨振宁的人文素养也十分深厚,对于中国的古典文学、历史、传记和考古,都有相当了解,对音乐、艺术和摄影,也有着广泛的兴趣。他偶尔也写一些诗文,虽然他自认写得并不好,但确是有其特色。


    拿他在1983年发表的“赞陈氏级”来说,就十分有趣。据杨振宁自己说,他写这个短诗的原因,乃是他由1967年到1977至1978年间,做了许多工作发展规范场和纤维丛的关系从而引导到磁单极,在这些研究中了解到规范场和大数学家陈省身先生纤维丛理论中的陈氏级有着极密切之关系后,叹为观止之余而作这首诗:

天衣岂无缝 匠心剪接成
浑然归一体 广邃妙绝伦
造化爱几何 四力纤维能
千古寸心事 欧高黎嘉陈


    诗中前四句是说陈氏级的奥妙:五、六句则是说物理世界与几何学中纤维丛的关系;“四力”指的是自然界的万有引力、电磁力、强作用力和弱作用力,这四种力和它们的能,都是规范场;下一句“千古寸心事”是供自杜甫的诗“文章千古事,得失寸心知”;最后一句则是指陈省身教授在几何学界的地位,已直追“欧”几里得、“高”斯、“黎”曼和“嘉”当四位大师。


    杨振宁虽然在美国读书教学40年,但是他对中国根源的感情,从来没有改变和削弱过,他不但在诺贝尔奖的讲演中,提到对自己中国根源的骄傲,在“论文选集”的“评注”中,也一再说起对中国恒久而深刻的感情。


    在一篇“评注”中,他描述了自己决定入美国籍的心路。杨振宁是1964年春天入美国籍的。这距离他1945年初到美国,有19年时间。此一决定虽是几经挣扎迟疑,但入籍之后仍然耿耿于怀,怕他父亲到死不会原谅他抛乡弃国之罪。


    他在“评注”中说起美国华侨的血泪史,随后有一段个人的经历和反省,以及最后终于申请入籍的经过。作家董桥先生在台北“中国时报”《人间》副刊发表的一篇文章中,对后面这一段过程做了极其传神的翻译和叙述:


    “1960年初的一个晚上,我从纽约市搭火车往派索格到布鲁克海文。夜很深很沉,摇摇晃晃的车厢几乎是空的。我后面坐着一位老人,我跟他聊起来。他约莫是1890年生在浙江,在美国住了50年了,替人洗衣服、洗碗,不一定。他没有结过婚,一向孤零零住一间房间。他脸上总挂着笑容;难道他心中真的毫无怨气?我不明白,我看着他蹒跚穿过车厢里灯光暗淡的通道在湾滨下车,年老背驼,有点颤巍巍的,我心中悲愤交集。”1961年1月,杨振宁看电视看到肯尼迪就职典礼上,诗人佛洛斯特朗诵“没有保留的奉献”(The Gift Outright),若有顿悟,着手办理申请入籍手续。


    离开石溪的那个初夏黄昏,已经有点模糊了,回来许久,好几个夜里读起《杨振宁论文选集》中的“评注”,长岛那个林木茂盛的校区,静谧中又鲜明起来,那个校园里物理学家杨振宁的中国情怀,也似乎使长岛曲折的水岸,化成了江南的盈盈水乡。

    (文刊中国台湾《时报新闻周刊》1986年5月18日)
【1】 【2】 【3】 

  
 

来源:人民网读书频道 (责任编辑:文松辉)



打印文本   我要纠错  查看留言   强国社区   给编辑写信    E-mail推荐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网站律师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