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讀書>>書摘

葉嘉瑩談“謫仙”李白:一個不受約束的天才

2015年02月15日13:39    來源:人民網-讀書頻道    手機看新聞

【中華書局已授權人民網讀書頻道進行連載,禁止其它網站轉載,如需轉載請與出版社聯系】

人民網北京2月15日電  (陳苑)這本書是在台灣《古典文學》雜志上連載的葉嘉瑩講唐詩的系列講座。作者結合人物的生平和當時的歷史來講,分析深刻,入木三分,會讓讀者在領略詩歌的優雅與雋美的同時,更能體會到作者獨到的用心,展現了唐詩的獨特魅力。

《葉嘉瑩說初盛唐詩》精彩書摘(五)

初唐詩人之李白

如果說世上有天才的話,那麼現在就有一個真正的天才作家出現了,那就是李白。不過,天才也有不同的類型。李白這個天才是屬於“不羈”類型的天才。這個“羈”字上邊從“網”,下邊一個“馬”字,一個“革”字。“網”是網羅的網,“革”是皮帶。就是說,在馬的身上加以一種約束,比方說給它加上絡頭和?繩,然后就可以駕馭驅使了。然而李白的類型屬於“不羈”——他就像一匹野馬,是不肯受羈束的。李白第一次到長安時碰到一個人叫賀知章。此人很有名,官居太子賓客,也很有文學才能。賀知章見到李白並讀了他的詩文之后就說:“子謫仙人也!”什麼是“謫仙人”?“謫”一般指做官的人被貶降,他說李白是從天上被貶降到人間的一個仙人。也就是說,李白本來是屬於天上而不屬於人間的。在中國古代的詩人中,有兩個人得到過“仙人”的評價:一個是李白,一個是蘇東坡。蘇東坡被稱為“坡仙”,他的文章、詩詞、書法都非常好,古人說他有“逸懷浩氣”——一種超出了塵世一般之人的、遼闊高遠的精神氣質﹔說他的詩像“天風海雨”——天上那種無拘無束的風,海上那種沒有邊際的雨。可是倘若以李白和蘇東坡相比,還是有一個分別的,我認為這個分別在於:李白是“仙而人者”,蘇東坡是“人而仙者”。

什麼是“仙而人者”?我們說,李白生來就屬於那種不受任何約束的天才,可是他不幸落到人間,人間到處都是約束,到處都是痛苦,到處都是罪惡,就像一個大網,緊緊地把他罩在裡邊。他當然不甘心生活在網中,所以他的一生,包括他的詩,所表現的就是在人世網羅之中的一種騰躍的掙扎。他拼命地飛騰跳躍,可是卻無法突破這個網羅。因此他一生都處在痛苦的掙扎之中。而蘇東坡呢?他本來是一個人,卻帶有幾分“仙氣”,因此他能夠憑借他的“仙氣”來解脫人生的痛苦。這和李白是完全不同的。

不過,說到解脫人生的痛苦,我還要說幾句題外的話。我剛剛講完了王維。王維也是一個能夠自我解脫的人,因為他對佛理有一種覺悟。佛教認為人間的一切都不是真實的,都是可以擺脫的,所以他就推衍出他自己的一個做人的道理,並且用這個道理去評論古人中的嵇康和陶淵明。嵇康在《與山巨源絕交書》中曾把自己比作野鹿,說野鹿是不能夠被羈束的,如果你羈束它,它一定會“狂顧頓纓”,“逾思長林而志在豐草”。就是說,它一定要狂蹦亂跳,企圖掙斷繩索回到山野中去。陶淵明的事情大家也都知道,他不肯為五斗米向督郵折腰,因而辭官歸隱,后來生活很貧困,曾經寫過《乞食》的詩。於是,王維就指責嵇康說:“頓纓狂顧,豈與俯受維縶有異乎?長林豐草,豈與官署門闌有異乎?”又指責陶淵明說:“嘗一見督郵,安食公田數頃﹔一慚之不忍,而終身慚乎?”(王維《與魏居士書》)在王維看來,受約束與不受約束本來就沒有什麼不同,保持清白與同流合污也沒有什麼不同,陶淵明與其后來淪落到乞食,當初還不如向督郵折腰以保住自己的俸祿。——是何言也!做人怎麼能夠做到黑白不分是非混淆的地步!古人曾說過“彼君子兮,不素餐兮”(《詩·豳風·伐檀》),你拿著國家的薪水,吃著老百姓種出的糧食,卻不為國家和老百姓做事情,這難道是超脫嗎?這難道是得道嗎?

蘇東坡的超脫就與王維完全不同,他可以對自己遇到的艱難和挫折持超然態度,但在朝時職責所在卻絕不肯緘默不言。為爭論變法的事,他既得罪了新黨也得罪了舊黨,因此被一再貶官,最后被貶到海南島,沒有房子住,不得不睡在檳榔樹葉底下,那真是飢寒交迫。可是他毫不在乎,他說,“雲散月明誰點綴,天容海色本澄清”,“九死南荒吾不恨,茲游奇絕冠平生”(《六月二十日夜渡海》)。那才是一種真正的得道和超脫!

現在我們還是回過頭來說李白。李白之所以成為一個不受約束的天才,和他與眾不同的成長環境也有一定關系。關於李白,有許多不同的傳說,其中之一就是他的籍貫。據一些歷史資料記載,李白一家曾經生活在西域的條支碎葉。在他五歲的時候,他的父親李客帶領全家遷徙入蜀,在綿州彰明縣的青蓮鄉安家。他家在西域時本不姓李,后來他的父親“指天枝而覆姓”。“天枝”,指帝室的支派,就是說,他們和大唐帝室是同宗。而且他父親的名字“李客”也很奇怪:“客”是客居的意思,說不清是真名還是對客居者的泛稱。所以李白的家世一直是個疑問,很多人曾對此做過考証。有的人認為李白不是漢人,是西域胡人﹔有的人認為他家是流居西域的漢族商旅﹔有的人認為他的祖先是因獲罪被流放到西域的,但又有人說,碎葉和條支在唐朝早期並不屬於中國版圖,怎麼能把罪人流放到國外去?那麼李白自己怎麼說呢?他說自己是隴西李氏。隴西是郡望,隴西李氏是漢將李廣的后代,與大唐皇室同宗。不過古人喜歡自托顯赫的郡望,李白自己的說法也不一定就完全可靠。台灣還有一位學者說,李白可能是建成或元吉的后代,建成和元吉被李世民殺死之后,他們的后代就改名換姓逃到西域去了,直到神龍初年才回來。現在我們不必管這些說法哪個是真哪個是假,也不必管李白到底是漢人還是西域胡人,總而言之,我們從這裡可以知道李白幼年所受的家庭教育與一般中原家庭是不同的。一般中原家庭的小孩子先要讀孔子的書,學儒家的禮法,而李白說他自己是“五歲誦六甲,十歲觀百家”(《上安州裴長史書》)。“六甲”是講道術的書,“百家”當然不止於儒家。此外他還說過,他“十五好劍術”(《與韓荊州書》)。可見李白小時候所受的教育就是一種不受拘束的教育。那麼李白難道完全沒有接受儒家思想?當然不是。所謂“十歲觀百家”,其中自然也包括儒家的書。對儒家,李白有肯定的一面,也有否定的一面。

下一頁
(責編:陳苑、許心怡)


注冊/登錄
發言請遵守新聞跟帖服務協議   

使用其他賬號登錄: 新浪微博帳號登錄 QQ帳號登錄 人人帳號登錄 百度帳號登錄 豆瓣帳號登錄 天涯帳號登錄 淘寶帳號登錄 MSN帳號登錄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區登錄
用戶名: 立即注冊
密  碼: 找回密碼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時排行 | 新聞頻道留言熱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