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讀書>>人民讀書會

“看好書,寫書評”(一)

讀《一朵深淵色》有感:美在繁華與孤獨中流露

王選練

2015年01月09日08:47    來源:人民網-讀書頻道    手機看新聞

知名女作家潔塵的一本《一朵深淵色:四季植物情書》精選隨筆,一不留神盛開在我的閱讀世界。我跟隨一個熱愛植物的人,帶著無限的豪情和熾熱的感情欣賞女人庭院裡的一個個植物之美,那活潑嚴謹、清晰純潔的文字如一位鄉村少女、朴實極致而富有神韻魅力的內容就像成熟的女人,整個隨筆是那麼的平易近人,閱讀起來就像蜜蜂聞到鮮花的芳香,讓我沉浸其中無法自拔。

潔塵是唯美的,她有自己的風格,她把文字的美展現的如此完美,讀她的隨筆就好像看見一個人在懸崖上翩翩起舞,令人心曠神怡。 才華橫溢的潔塵讓我在欣賞細微的美、瞬間的美的同時,讀出了歡情和才智。生命的光亮裡,眸子盛開鮮艷的花朵,作者神奇的筆,飽蘸著心靈的濃與淡,用植物的靈性和神性傳遞著情和愛,讓人在輕鬆愉快中得到一種逍遙、喜悅與快樂,蠢蠢欲動的眼神刺破阻隔的空間,人生開始了瞬間的永恆,展開一紙生宣,將世間的紛擾與嘈雜,滌蕩於澄清的淨水,以如墨般濃烈的深情,勾勒出人生的意象,讓混沌的喧囂與浮華,無聲地在這方寸天地間消融,一物一心語,縈一泓羞澀的笑容,將心蝶,婉約成文字中最美的情懷,驚鴻處,那斑斑青絲,傾盡一生的柔,隻為交相呼應,墨在文裡,深情的呢喃,柔柔,無語也繾綣,植物在心裡,多情的顧盼,脈脈,無酒亦沉醉,研墨的當口,抬筆落腕處,便有了馨香,一滴晶瑩溫潤地飄落在心湖。

每當我看到一本喜歡的書,經不住誘惑的我,就扑入書懷抱,貪婪地吮吸著文字的滋養,如同作者描述的那樣:剛從冬天出來,四肢僵硬,骨頭裡有寒氣,懶,不願動彈。所以,開春了就得去踏青,祛一下春瘟,讓身體活泛起來。

我從作者筆下的初春櫻花,仲春薔薇,清秋金菊,隆冬蠟梅,一路閱讀,作者對於植物的知識儲備和愛慕程度,我不能說什麼,也不想說什麼,隻想欣賞那一個個富有靈性與神性顯得如此人性化的文採。

作者在描寫薔薇中她這樣說:薔薇。它們開了,先是一朵,一朵,再一朵﹔然后啪的一下,像小姐終於忍耐不住發了脾氣,一覺醒來就全開了。我先看到的是粉紅色的單瓣的,這需要我繼續忍﹔我等待的是“大紅袍”,那種深紅的重瓣的品種。薔薇是我痴迷的一種花卉。這種痴迷中,漢字“薔薇”從字形到讀音的組合給予我的美感是非常重要的,更重要的是這種花盛開的景象,花朵本身的細致微小和藤生植物特有的蔓延繁茂結合在一起,既謙卑又驕傲,既嬌弱又強壯,既喜興又淒涼。

讓我們在一起欣賞夏花,初夏的花樹比較寂寥,成都行道的芙蓉,多是十分珍貴的“醉芙蓉”,清晨花開為白色,中午轉至桃紅色,到了傍晚轉成深紅色,於是一棵花樹因開花時間的錯位,三色雜陳,分外妖嬈。夏花不像春花那樣,讓人有直接的滿足感和幸福感。或者就像玉蘭那樣,先就是純粹的花事,葉子一點都不摻和,等花殘了,葉才出來,像個溫存體貼的丈夫把在台前出盡了風頭的嬌妻給扶下去。在初夏時節,蠟梅早就謝幕了,櫻花也下場了,就是觀賞石榴的專有季節。賞石榴不是盛景,但已經相當有味道了,它們的骨朵已經挂滿了枝頭,有些花瓣的小皺邊已經來不及探出了頭,這不算搶跑吧,就像那種比賽情緒高漲,竭盡全力將身體前傾,就等發令槍一響就奔騰出去的短跑選手。

秋是最豐韻、浪漫的時節,作者說﹔緊挨著我家客廳窗口的那棵屬於小區的大銀桂樹就要怒放。每天早上我一起床,就去打開客廳窗戶,讓桂花香往家裡灌,灌上一整天。滿室幽香啊,犄角旮旯都被熏透了。晚上關窗上床,床單被子枕頭上都有隱約的花香。這樣睡去,做的都是美夢。桂花香跟其他持續綿長的花香不一樣,它有特別古怪的穿透力。它是一波一波的,浪頭一樣地往外蕩,一下子就扑打到你的鼻子裡,讓你全身的感官為之一個躍翻又接一個跟頭。恍惚之中,你不由自主用鼻子去追吸,但它立刻就不見了,回復至平靜乃至從未發生。當你終於讓自己平復一些時,它的浪頭又來拍打你了。完全是被它戲,但被戲得心甘情願心醉神迷。我一直不明白,桂花這種長得這麼朴實的花,怎麼會這麼浪?調情手段這麼高超?2008年秋天看不到桂花,大家都有點心結。這跟5月中旬那些開瘋了的梔子花是相同意味的光景。“5·12”汶川大地震之后,過了幾天,有一天下午我出小區去買東西,一回到小區,發現有點異樣,似乎周圍的景象有所改變。哪裡改變了?愣在那裡琢磨半天,突然發現,樓下的那一片梔子花全部開了。開得非常瘋,隔著一段距離看過去,白色的花朵幾乎把綠葉給完全覆蓋了。奇怪的是,看到這些盛開的、繁茂得非常過分的梔子花后,梔子花的濃香才飄了過來,呼啦一下把人給整個兒地包裹起來。據說,桂花的花語是“吸入你的氣息”。很模糊,很有神秘意味。在我的想法裡,跟5月的梔子花一樣,這是一種神諭,它用禁止桂花開放的方式告訴我們:健忘的人們啊,請不要忘記!

是啊,隆冬和初春的蠟梅,那個好看啊,花好看,枝好看,花與枝的搭配更好看,是花樹之魁啊,無樹可及。

作者把這本書寫成了一本給植物的情書,胡亂愛,但愛很真。當女人對植物用情很深的時候,植物也會以一種微妙的方式,通過各種感官把深情反饋給女人。這一過程中,花嬌葉媚, 而女人的內心也靜若止水,也搖曳多姿,也有些風,有些涼,有些濕潤,有些幸福。

(作者為陝西省興平市新勝醫院辦公室 王選練)

(責編:陳苑、許心怡)


注冊/登錄
發言請遵守新聞跟帖服務協議   

使用其他賬號登錄: 新浪微博帳號登錄 QQ帳號登錄 人人帳號登錄 百度帳號登錄 豆瓣帳號登錄 天涯帳號登錄 淘寶帳號登錄 MSN帳號登錄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區登錄
用戶名: 立即注冊
密  碼: 找回密碼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時排行 | 新聞頻道留言熱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