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龔琳娜與老鑼的愛情秘事 曾遭龔媽媽強烈反對--讀書--人民網
人民網>>讀書>>書摘

揭龔琳娜與老鑼的愛情秘事 曾遭龔媽媽強烈反對

    《忐忑》爆紅時,許多人覺得特立獨行的龔琳娜和她的“神曲”不過熱鬧一時,很快會煙消雲散。原以為不一定很快能找到合適的中國音樂家合作,沒想到一周后老鑼就碰到了龔琳娜。
2013年04月16日13:24    來源:北京日報    手機看新聞

  《忐忑》爆紅時,許多人覺得特立獨行的龔琳娜和她的“神曲”不過熱鬧一時,很快會煙消雲散。不承想,蛇年伊始,《法海你不懂愛》《金箍棒》《愛上大笨蛋》幾支新曲又把她送上了風口浪尖。而且這一次,一同被公眾聚焦的還有她的洋許仙——老鑼。

  在國奧村的工作室,春日的暖陽透過窗戶投射進來,讓人舒適而放鬆。雙雙身著唐裝的龔琳娜和老鑼並排偎在沙發裡,對我的提問如實交待。而我的問題隻有一個——他們原本是什麼樣子的,如何相遇,又如何改變了彼此?

  一 . 龔琳娜

  遇到老鑼之前的龔琳娜,很“正常”——條件好、成名早、科班出身、成長順利。這個貴陽丫頭從小膽兒大,人來瘋,不怯場,張嘴就唱,台上比台下唱得好。她5歲登台獨唱,7歲考入少年宮藝術團,12歲去過法國演出。在貴陽那個西部城市,龔琳娜絕對算是很小就見過大世面的了。“所以我很小就很清楚——長大了要唱歌。”

  17歲,龔琳娜考入中國音樂學院附中,三年后被保送入本院大學部。在學校,嗓音好,用功狠,常常五點摸黑起床練嗓,是標准的好學生。

  大學畢業后,進了中央民族樂團,她是歌隊副隊長,有機會與大樂團合作。2000年憑借一曲《斑竹淚》獲得央視“青歌賽”民族唱法專業組銀獎和“觀眾最喜愛的歌手獎”……

  在一早兒就設定好的軌道上飛奔,龔琳娜卻突然懷疑自己搭錯了車。

  龔:“我當時特別不自信——我是漢族,是學院派,我沒有民歌的根。我的根在哪裡?我不想唱歌只是職業,不想千人一面。我希望我的歌是有創新力的,有震撼力的。唱不痛不痒的歌,我會不快樂。”

  二 . 老鑼

  老鑼,不是老羅。

  老鑼本名Robert Zollitsch,出生於德國慕尼黑。有人叫他羅伯特,也有人中西合璧地叫他羅先生。“聽上去怪怪的。”不姓羅的老鑼笑著說。於是去“羅”取“鑼”。一來,鑼是中國傳統樂器的一種﹔二來龔的拼音“gong”在英語中意思是鑼,於是一個“鑼”字,便讓他與妻子“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了。這是以往面對訪談的“標答”。但這一次,笑瞇瞇的老鑼又做了點補充:“我的脾氣比較倔,與人打交道比較硬,有點像鑼。”

  10歲學習家鄉的樂器——巴伐利亞琴﹔11歲開始創作,即興彈奏自己的音樂﹔后來先后在慕尼黑大學、柏林音樂學院、上海音樂學院學習音樂……老鑼卻說,自己不是在一種固定的音樂概念與環境中成長起來的。上大學時,學了許多不同的專業——數學、哲學、音樂學﹔跑了不同城市﹔合作的多是爵士音樂。

  與中國音樂結緣很偶然。還有一年大學畢業時,一個專業“怪怪”的朋友——學中國數學的歷史的德國女孩給老鑼聽了一盤中國古琴音樂的磁帶。雖然聽不太懂,但老鑼很感興趣。研究了一下他發現,古琴與巴伐利亞琴在彈奏上有點相似,而且中國音樂沒什麼人研究。於是他獲得了一個很好的國家級獎學金,於1993年進入上海音樂學院,師從龔一,學習古琴。

  來中國一個星期,他開始與中國民樂人一起玩音樂。

  一個月后,他組織了自己在中國的第一支樂隊“高山流水”。這支樂隊中包括笙、揚琴、二胡等。在20年前的中國,這樣的樂隊還真是高山流水。

  一年后,在樂隊演出、出CD上花光了獎學金,老鑼帶著他的第一個中國妻子——一個蒙古族姑娘回到了歐洲。那時老鑼的作品以蒙古族音樂居多。此后,他兩次去西藏採風,與英國一家唱片公司合作出版了一張西藏民族音樂的CD。

  鑼:“人經常不願打開眼睛看到別的東西,全世界的人都有點這樣的毛病。我覺得這樣不好。”

(責編:值班編輯、黃維)


24小時排行 | 新聞頻道留言熱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