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國后,粟裕因三次“擅權”受軍委批評內幕--讀書--人民網
人民網>>讀書>>播報

建國后,粟裕因三次“擅權”受軍委批評內幕

2012年11月19日10:48    來源:人民網    手機看新聞
周恩來看到電報后,電話上問彭德懷,彭說不知此事,已告陳賡,要南京軍區暫停准備,聽候新指示,待主席回京請示后再定。集訓結束后,皮定鈞回福建前,請示當前作戰問題,粟裕於18日主持會議下達了前述指令。

本文摘自《彭德懷全傳》,彭德懷傳記組著,中國大百科全書出版社,2009年4月版

讀書頻道轉載本文隻以信息傳播為目的,不代表認同其觀點和立場

粟裕大將在1958年軍委擴大會上受批評,但不作組織結論。

擴大會結束后,粟裕調到軍事科學院任副院長,不再擔任總參謀長。粟裕受批評的原因,出版物上說是由於“彭德懷信不過粟裕,而粟又一向堅持原則。”

從已看到的歷史文獻看,粟裕是由於工作中疏忽大意,不謹慎而出錯。客觀上越權,當時,則被批判為擅權,毛澤東認為這已不是日常工作中的普通錯誤,而是已涉及他本人的職權。為此1958年3月在成都會議上,決定軍委擴大會整風,應批評粟裕的錯誤,教育全軍干部引以為戒。粟裕三次被認為擅權情況如下。

自行布置准備攻佔馬祖列島(福建閩江口外)

彭德懷於1955年6月20日深夜,接到南京軍區19時30分急電,說皮定鈞(福建軍區副司令、中將)從北京回來傳達粟裕總參謀長18日指示:“對馬祖列島的作戰方針:應該是全面准備同時連續攻擊高登、北竿塘、南竿塘。隻准打好,不准打壞,以顯示我國力量的強大,戰斗實施應速戰速決,准備工作應細致周到,並向最困難處著想。限今年內完成解放馬祖列島的作戰任務。”電報上說,我們反復研究后,認為同時攻擊三島困難很大,沒有一年半以上的准備,無法實施。接著電報中又列舉打馬祖的困難和不利條件,需動用四個師(敵軍為一個加強師),560隻登陸艇,距大陸遠,我岸上炮火支援困難,敵台灣空軍到馬祖上空可活動30∼40分鐘。我軍從浙江機場起飛的戰機到馬祖-上空隻有7至8分鐘作戰時間。我未掌握制空權。登陸船隊沒有可靠的空中掩護。如馬祖三個島同時攻擊,還不如打小金門島(敵軍一個師),距陸岸近,便於船隻起航和岸上炮火支援。但也需要相當長時間准備。

彭德懷看電報后感到驚異。因粟裕已於20日去旅大視察,接收蘇軍撤走時作價移走的武器裝備(27日回京),於21日上午把主管作戰的副總長陳賡召來詢問。陳說,18日那天粟總長召集皮定鈞和作戰部王尚榮等研究了福建前線作戰問題,認為可准備攻打馬祖列島,並立即准備。能三個島同時攻擊有利於速戰速決,但應由南京軍區許世友等研究后再定。彭說,毛澤東批准的1954年8月13日軍委關於東海沿海作戰方針,你們也參與了制定。明確規定每次隻選定一個最小最弱的敵佔島嶼攻擊,求得戰則必勝。打一江山島就是按這個方針選定的。我曾告張愛萍要用牛刀殺雞。現仍要貫徹執行這一方針。看來總參、南京軍區、福建軍區對這一方針還沒有完全理解和掌握好。選定攻擊目標后報軍委經毛澤東主席批准后再著手准備。現可先告南京軍區打馬祖准備工作暫停,聽候新的指示。

周恩來看到電報后,電話上問彭德懷,彭說不知此事,已告陳賡,要南京軍區暫停准備,聽候新指示,待主席回京請示后再定。

毛澤東於6月23日從杭州回京。彭德懷就此電報事向毛匯報。毛說,你出國(彭於5月2日至6月3日至波蘭出席華沙條約國成立儀式)期間,粟裕報告,說福建前線機場於6月底竣工,建議空軍進駐,以配合外交斗爭,保護沿海航線,防止敵機騷擾空襲,為解放金門、馬祖創造條件。我批同意交賀龍、粟裕去辦。6月11日劉亞樓到杭州見我,我問他來干什麼?他說准備組織空軍人閩。我考慮根據在印尼萬隆業非會議情況為爭取緩和局勢,即告劉,空軍暫不入閩。打馬祖事也應口后再定。日前台海局勢以平靜為好。彭說,中央曾批准1957年底前解放浙閩沿海島嶼,為解放台灣做准備。現浙江敵佔島嶼都已解放,福建沿海敵佔島嶼,我們仍應積極准備,在國際局勢有利時逐個逐個攻佔。現在看粟裕、陳賡、許世友等對軍委8月13日的方針還缺乏深刻認識。葉飛在福建主要搞省委和政府工作,他也應很好地掌握軍委的方針。為此提議請葉飛、許世友來北京開一次會,有利軍委方針的掌握和貫徹。毛表示同意。經過准備后,7月8日,彭德懷主持關於福建沿海作戰會議。出席者:粟裕、陳賡兩位大將,葉飛、許世友、唐亮三位上將,海軍副司令羅舜初、南京軍區空軍司令聶風智、東海艦隊司令陶勇、總參作戰部代部長王尚榮四位中將,空軍副參謀長何廷一少將,南京軍區副參謀長王德和總參作戰部處長雷英夫兩位大校(均於六十年代晉升少將)。

(責任編輯:溫璐、許心怡)


24小時排行 | 新聞頻道留言熱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