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國后,粟裕因三次“擅權”受軍委批評內幕【2】--讀書--人民網
人民網>>讀書>>播報

建國后,粟裕因三次“擅權”受軍委批評內幕【2】

2012年11月19日10:48    來源:人民網    手機看新聞
周恩來看到電報后,電話上問彭德懷,彭說不知此事,已告陳賡,要南京軍區暫停准備,聽候新指示,待主席回京請示后再定。集訓結束后,皮定鈞回福建前,請示當前作戰問題,粟裕於18日主持會議下達了前述指令。

首先由王德匯報福建沿海敵情和關於攻馬祖列島的問題(內容與電報略同),粟裕說,6月18日開會時,只是告皮定鈞要加緊全面准備,並未說三個島要同時攻擊,皮定鈞可能把全面准備誤解為全面攻擊。陳賡說先全面准備,攻擊時再選擇最小最弱的島,符合軍委8月13日作戰方針。王尚榮和雷英夫先后發言,說我們那天聽到的和皮定鈞是一致的,我們也是這樣理解的,回到部裡也是這樣傳達的,我們在研究時認為同時攻擊的好處是三個島敵軍不能互相支援策應,有如解放戰爭中分割殲敵一樣,只是需要投入足夠兵力。

羅舜初說,登陸艇無處買,隻能自己造,但無主機,我們以漁船公司名義到香港去買,美英帝國主義阻撓未成。蘇聯主機功率小,質量差,因他們是計劃經濟,訂貨周期長。

何廷-說,福建龍田、漳州等地機場即將竣工,但通往廈門、福州鐵路一兩年后才能完成。爭奪制空權兵力小了不行,至少需6∼8個飛行團,屯積三個月油料、彈藥,靠公路難辦到,最好是等鐵路修通。

彭德懷重申了軍委作戰方針后,說不能單從軍事出發,還要從國際局勢,政治、外交等因素,綜合考慮。至於先打哪個島子?請福建、南京軍區和總參具體研究並作現地勘察后,報軍委批准,再著手准備。

雷英夫整理會議記錄時,7月9日,王德到作戰部對雷說,今天粟總長召集葉飛、陶勇、聶鳳智和我開會時聲明:根據那天會議記錄証明,皮定鈞同志未傳達錯誤,此事粟總長自己負責。粟總長因高血壓已人院治療,雷英夫把會上粟裕先說皮定鈞把全面准備誤解為全面攻擊,王尚榮和雷英夫的証言及粟裕9日聲明,均寫入記錄中。

彭德懷審定的記錄打印出來后,7月12日呈毛澤東並附一便函:“主席:關於福建沿海作戰問題,7月8日召集了一次會議,其經過內容附記錄,請審核批示,如可用時,擬分送葉飛和許世友同志各一份”。毛澤東於14日批:“退彭德懷同志同意。”毛先於13日在記錄上批:“6月18日討論這樣大的問題,不得中央批准,是很錯誤的。”

彭德懷接到毛澤東批示后,即於15日把批件送劉少奇、周恩來、朱德、鄧小平“輪閱后退彭德懷。”

劉、朱、鄧圈閱。周恩來於17日批:“德懷同志:總參談福建沿海作戰計劃,已在劉亞樓回來傳達主席意見和我在軍委的報告休息時談話之后(6月12至13日),為何粟、陳等不向軍委和中央請示,就向下指示。請查。退彭。”

周恩來批語中的“在軍委的報告”,是指他在全軍高級干部戰役法集訓班的報告。這次集訓由葉劍英主持。參訓干部兵團以上64人,軍職145人,師職110人,共319人。於5月23日開始,6月15日結束。參訓干部希望周恩來講講國際形勢。周即於6月13日來作報告。地點在新街口總政排演場。除參訓干部外,彭德懷、葉劍英及各總部(粟裕、陳賡、張愛萍)與各軍兵種領導人均到會。周恩來從1954年10月西方九國巴黎協定,重新武裝西德,引起局勢緊張,蘇聯組織華沙條約集團,中國打下一江山島,美國杜勒斯聲言,繼朝鮮、印支戰爭后,同中國第三次走近戰爭邊緣。通過4月萬隆會議,中美將開始談判,我們力爭緩和國際局勢,爭取和平的建設環境。看來還要繼續努力。(注:周恩來1956年說,到1955年底1956年初,開始感到國際局勢緩和了下來。)報告中間休息時,12日回京的劉亞樓在休息室傳達了毛澤東在杭州的指示,即力爭緩和局勢。粟裕、陳賡在場。

集訓結束后,皮定鈞回福建前,請示當前作戰問題,粟裕於18日主持會議下達了前述指令。

粟裕未經請示布置打馬祖,在聽取傳達了毛澤東批示和周恩來報告之后。忽略軍委逐島攻擊作戰方針因而在軍委擴大會議上受到批判。又出現上述皮定鈞確為受命要發起攻勢問題。

(責任編輯:溫璐、許心怡)


24小時排行 | 新聞頻道留言熱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