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納神秘的身份之謎:並非江青前夫那麼簡單--讀書--人民網
人民網>>讀書>>播報

唐納神秘的身份之謎:並非江青前夫那麼簡單

賀越明

2012年11月15日10:49    來源:人民網    手機看新聞
本文原載於《同舟共進》2012年第10期,原題為:“唐納:神秘的身份之謎”  2012年8月23日是唐納先生的忌日——離他逝世,已經整整24周年了。《江青傳》在“沸沸揚揚的六和塔婚禮”一節中有個腳注,稱唐納認識藍蘋時,“其實已加入共青團。

  江青、唐納等人在杭州六和塔下的合影(資料圖)

  本文原載於《同舟共進》2012年第10期,原題為:“唐納:神秘的身份之謎”

  2012年8月23日是唐納先生的忌日——離他逝世,已經整整24周年了。

  “唐納”這個名字,知悉的人應該不少。隨著“四人幫”的倒台,去國多年、近乎匿跡的唐納,重新回到了國人的視野中,成了普通民眾任意談論和想象的人物。

  【曾經“為情輕生”】

  從上世紀70年代末到現在,報章上出現了不少介紹唐納其人的文字,林林總總,不勝枚舉。總括而言,這些文字中,除了曾與唐納共事的幾位老報人的回憶有些真材實料外,其他的大都是捕風捉影,輾轉抄襲,且有不少杜撰成分。更有甚者,坊間一本號稱以“紀實手法”寫成的《唐納浮沉錄》,將其主要的人生經歷幾乎描繪成一部情海浮沉史,故事情節、人物關系大都出自虛構。

  以訛傳訛、添油加醋,唐納的形象被涂抹得面目全非,哪怕是離表面的真實也越來越遠。唐納生前對此習以為常,雖有怨憤也無可奈何。國內某家刊物曾發表一篇涉及唐納1930年代婚事的文字,他看到后在給友人的信中說:“不知是否我於二十余年來看過諸如此類的文章太多了,並沒有引起很大的驚奇。所謂見怪不怪,其怪自敗。讓他亂抄亂襲去吧,我是不屑一理……這種財迷心竅、唯利是圖的‘作家’我也見得多了,沒有對他們重視的必要。”

  那麼,這位江青的“前夫”,究竟是什麼樣的人呢?

  唐納夫人陳潤瓊編選的《馬季良(唐納)文集》(華東師范大學出版社1993年版),有一段對著者的生平事略介紹:本名馬繼宗,1914年5月7日生於蘇州,父親馬培甫時任津浦鐵路局洋務譯員,母親費文英。兩歲時過繼給大伯馬含蓀為嗣,從小喜愛詩文。少時就讀於蘇州私立樹德初級中學,畢業后考入省立蘇州中學。從1930年開始,他以巨鈺、瞿覺等筆名在《吳縣日報》發表一些散文、短詩。“九一八”事變后的1931年11月,他加入由吳縣共青團委和蘇州進步青年發起成立的“社會科學者聯盟”,積極參加抗日救亡活動,還與進步青年佘增濤(史枚)、項志逖(胡繩)、吳大琨、袁水拍等交往,經常議論國事,探討救亡之道。1932年3月,因中共吳縣縣委和共青團組織遭破壞,馬繼宗亦遭當局追查而避逃上海,改名馬繼良,后又用季良、驥良等名。同年夏考入聖約翰大學。1933年,以唐納、羅平、陳陀等筆名在《晨報》“每日電影”、《申報》“電影專刊”、《新聞報》“藝海”等副刊發表電影評論,常有獨到見解,深受讀者喜愛。翌年秋,進華藝電影公司任編劇,為抗日影片《逃亡》主題歌《自衛歌》和插曲《塞外村女》填詞,由聶耳作曲而廣為流傳。后又進電通影業公司任編劇、宣傳主任,明星影片公司任編導委員會副主任……

(責任編輯:溫璐、許心怡)


24小時排行 | 新聞頻道留言熱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