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杆司令”朱德如何變身成“紅軍之父”--讀書--人民網
人民網

人民網首屆“黨員書評”有獎大賽163號參賽作品

“光杆司令”朱德如何變身成“紅軍之父”

——讀《苦難輝煌》有感

2011年08月18日14:34    來源:人民網-讀書頻道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慶祝建黨90周年 人民網舉辦“黨員書評”有獎大賽


  《苦難輝煌》作為一部全新的歷史類著作,它以國際視野濃筆寫下中國共產黨的早期歷史。裡面涉及四股勢力:共產國際和蘇俄革命、中國國民黨、中國共產黨、日本昭和軍閥。他們都是年輕人,都是為了各自的主義,而且出發點都是要救國救民。但主義不同,引領的方向也必然不同。當他們同時出現在中國的土地上時,碰撞不可避免,擠壓不可避免,對決不可避免!正是這四大板塊的劇烈碰撞、強烈擠壓和慘烈對決,造成了空前尖銳的內外矛盾沖突,空前復雜的相互斗爭格局,空前迅速的各種力量變換,最終造就了近代中國革命運動發生、發展的軌跡和結果。

  這樣的歷史讓我震動:中國共產黨一路走來,經歷了太多苦難,也鑄就了很多輝煌﹔讓我震驚:輝煌來自苦難,但苦難不是必然帶來輝煌﹔讓我感動:他們經歷苦難,我們享受輝煌﹔讓我沉思:要避免再受苦難,必須珍惜輝煌、感恩輝煌,更要創造新的輝煌。

  輝煌並不容易。他需要理想,需要信念

  讓我見識到中國共產黨的精神力量的,首先是朱德。我原來隻知道朱德能成為“朱毛紅軍”的創建者,是與南昌起義有關。卻不知道:南昌起義時,朱德並不是其核心領導成員,甚至連重要成員也談不上﹔他的部隊也不是起義軍的主要力量,甚至,隻近乎是“光杆司令”一個。按照陳毅的說法,朱德在當時的地位不僅不重要,也沒人聽他的話,大家隻不過尊重他是個老同志罷了。但為何又讓朱德來作了代表呢?畢竟,軍人講的是實力!

  南昌起義后,起義的隊伍曾兵分二路。一路留下殿后,一路作為主力去往廣東,但很快被打散。留下殿后的這支,不久就同樣迎來損兵嚴重、四面是敵、一無給養、二無援兵的窘境,同樣經歷傷心、愀心、灰心、死心的心路,同樣面對不斷地有人明走、暗走和單獨走、結伴走、集體走的尷尬,直至面臨頃刻瓦解、一哄而散的嚴峻態勢。

  沒有四散的原因,是有朱德在。在三河壩、在天心圩,潰散一觸即發!關鍵時刻,都是朱德站了出來。堅持就是勝利。但堅持並不容易,尤其是面臨幾近絕境和生死考驗時的堅持。這樣的堅持令人動容、令人尊敬、令人感佩。但光有一人堅持是遠遠不夠的。關鍵是,要讓眾人和自己一起堅持。這就是朱德的能量、朱德的貢獻。他的話語,誠懇而有力,不僅指出方向,也給予希望,給予信心。這是關鍵時刻的關鍵作用。沒有自己基本部隊的朱德無可爭議地成了這支隊伍的主心骨,經朱德努力而留下的這支火種,最終成為了中國工農紅軍戰斗力的核心。不難設想,要是沒有朱德,這支隊伍會是什麼結果﹔很難設想,要是沒有這支隊伍,紅軍會是什麼結果。當然,朱德的貢獻並不僅僅只是這個,他的戰功、品質,他對紅軍戰略戰術的貢獻都很多。“紅軍之父”,他當之無愧。

  理想、信念和精神的力量

  信仰的力量,不僅領袖有,各級指揮員也有,普通黨員和士兵同樣有。即使在革命最困難、前景最黑暗、條件最艱苦的情況下,他們的信仰都不曾動搖。1927年,蔣介石背叛革命,共產黨人血流成河也矢志不移。后來五次圍剿,被迫長征。在難以想象的困苦中,一二萬的紅軍竟然將長征變成了宣言書、宣傳隊、播種機!驚天地,泣鬼神。這是怎樣的信念啊!

  當然,光靠信仰,是遠遠不夠的。長征的直接原因是由於第五次反“圍剿”的失敗。失敗的原因,首先是由於摒棄了有中國特色、紅軍特點的有效戰法,而完全聽命於不熟悉中國情況的外國顧問。結果,以已之短去拼人之長。焉有不敗,焉有不慘敗!

  血與火的事實告訴我們,獨立自主是多麼的重要,一切從中國的實際情況出發是多麼的重要。

  但聽命於洋顧問,在當時,卻有難於跨越的歷史和現實原因。共產國際給予共產黨的援助,雖然遠少於給國民黨的,但對當時的中國共產黨來說,卻也彌足珍貴,不可或缺!

  現實,比理想要復雜得多﹔實踐,比認知要困難得多!

  建立一個黨,鞏固一個黨,發展一個黨,需要理想,需要主義,也還需要經費。隻有找到經濟上的立足之地,才有走向自立的可能﹔隻有經費完全獨立,才有可能有真正的獨立。原來,毛澤東的井岡山之路,不僅有軍事上的意義,也有經濟上的意義。發展經濟,不僅在和平時期重要,戰爭時期同樣也重要。

  讓我訝異的是,提出“槍杆子裡面出政權”的毛澤東,一開始卻是極力反對暴力革命的,而主張實行“呼聲革命”、“無血革命”。他對一切暴力皆表現出極大的忿恨,認為用強權打倒強權,結果仍然得到強權。是血與火的現實,讓他不得不改變態度。

  當然,知道了槍杆子的作用,不等於就能找到發揮它作用的正確路徑。“十月革命給我們送來了馬列主義”,但同時送來的,是城市暴動,一夜成功。它的影響,同樣深遠。

  南昌起義、秋收起義、廣州起義……,開始瞄准的,都是城市。中國共產黨人也喜歡城市,但無一成功。

  重於調查、長於實踐、善於思考,造就了毛澤東對中國社會的深刻洞悉能力,讓他把目光瞄向了軍閥統治最薄弱的環節。他把失敗的起義隊伍轉向羅霄山脈。

  找對了方向,並不意味著就能一路走下去。要在強力打壓中站穩腳跟,並不容易﹔還要有所發展,更不容易﹔再要戰而勝之,則是非常不容易!

  英勇善戰非常關鍵。所以,書中多有能征善戰之輩。不僅紅軍指戰員特別能戰斗,特別能吃苦,作為對手,國民黨部隊中也多有善戰、能戰之人。都非常鮮活。作為統帥,毛澤東的軍事造詣更是了得。四渡赤水曾被當作“毛主席用兵真如神”的經典戰例。但紅軍確是從此才跳出了敵人重重的圍追堵截,危險異常的處境才有所改觀。這裡,沒有非凡的膽略和卓識,確實不行!只是,毛主席用兵並沒有那麼神,他也打過敗仗,而且就在這輾轉四渡赤水之中,就經歷過二次失敗!

  是探索,就必然會經歷挫折,甚至失敗。打仗是,建設也是。以前是,現在是,以后,依然是。

  毛澤東不是天生就會打仗的,他也是在戰爭中學習戰爭。可貴的是,毛澤東能及時地發現失敗,勇敢地承認失敗,並虛心地聽取一線指戰員的意見,堅決而果斷地調整戰略,因而能迅速地從失敗中走出,最終走向勝利。其間體現出的,正是毛澤東后來所提倡的實事求是的精神,正是中國共產黨自己發現錯誤、又不斷地修正錯誤的可貴品質。

  沒有“神”助,更顯可貴。敵人並不都是膿包、笨蛋。強敵環伺中的勝出者,才是真正的英雄!四渡赤水仍不失為以弱勝強的經典戰例。還原之后的毛澤東仍然是偉大的,甚至可以說,比“神”更偉大。這是真正的歷史。這樣的歷史更能說明中國共產黨的光榮和偉大。

  團結就是力量。萬眾一心比什麼都可貴。最先給我深刻印象的,是在湘江血戰之前,急進途中的紅軍表現出的一種頑強的整體性。身為軍團長的彭德懷和林彪先后指揮了對方軍團的一個師。這裡,在二個層面都非常難能可貴,作為指揮員,面對的雖然並非自己屬下的部隊,但命令卻在未加思索之中便做出了,作為下級指戰員,面對的雖然並非自己的直接首長,但也在未加猶豫之中執行了。這二方面,隻要有一處斷裂或有所打折,結果便會完全不同。這些,和蔣介石集團的對比是那樣的鮮明。

  什麼是共同理想,一致追求?什麼叫全局觀念,大公無私?為什麼能未加思索和未加猶豫?上下同心,其利斷金。一點不假! 何況,他還得到了人民的廣泛支持。

  這樣的一個黨,擁有一個輝煌的歷史是必然的。選擇這樣一個黨,也是歷史的必然。

  [轉載務必注明來源:人民網讀書頻道。文章不代表人民網讀書頻道觀點,隻代表署名作者的個人意見。]
(責任編輯:溫璐)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