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開的紫荊花——“馬照跑”
連載《盛開的紫荊花─一個內地記者眼中的香港》 作者:斯雄 出版社:山東畫報出版社
  2006年11月21日11:27 【字號 】【留言】【論壇】【打印】【關閉
 
  要說節日,香港的賽馬日,可能算是市民最大的節日了。

  香港是明令禁賭的。可奇怪的是,漫步香港的一些鬧市,麻雀館(打麻將的場所)的招牌比夜總會、桑拿浴的廣告還多、還顯眼﹔至於萬人空巷的賽馬就更明目張膽了。

  原來,香港《禁賭條例》規定,所謂賭博場所是指“設立庄家”,或“抽取佣金”、或“互搏人……不為同等沾惠者”。而麻雀館館主自稱“頭家”而非庄家,不抽佣金,賭者輸贏與頭家無涉﹔賽馬在香港被看做是一項“高尚娛樂活動”,主持這項活動的香港賽馬會名義上又是一個不牟利的慈善機構,故都能合法經營。

  香港回歸之后,“馬照跑”已成為香港原有生活方式維持不變的最佳寫照。

  香港賽馬於19世紀40年代由居港的英國僑民引入,后被賜予“英皇御准”名銜,100多年來蓬勃發展,長盛不衰,成為聲勢浩大、影響深遠、參加人數眾多、投注金額最大、盈利最巨的博彩業。

  賽馬從一開始就是一個反映社會身份的行業。入會和做馬主,都需要相當雄厚的經濟基礎。一直到現在,馬會會員和擁有名駒的馬主仍然是香港社會身份的象征。

  商業社會是個非常講究身份的社會,財富當然是最好的評價標准,但再有錢,在香港也不可能有什麼特權可享。類似馬會這樣的地方,正好迎合了這些人展示身份的欲望。

  不過,買馬是不分貧富的,會員們坐在包廂裡觀賞,普通百姓可到公眾看台買馬。公眾看台入場收費也很便宜,最早是1元,現在是10元﹔不去現場,打電話和上網也可投注。投注多少悉聽尊便,20元即可,上不封頂。

  賭馬的方式很多,有獨贏、連贏、位置、過關、孖寶、孖Q、孖T、三寶、三重彩、六環彩等等,需要進行復雜的計算。馬會裝備了最先進的計算機系統,能迅速算出各種賠率。買馬前,馬迷要熟識馬的質素、性能、狀態、血統、年齡、專長、操練進度以及出賽時的配磅輕重、騎師搭配、排擋位置、場地適應等,應運而生的報紙馬經版就相當走俏,有些報紙甚至就靠馬經版來維持發行量和讀者群。在香港街頭,經常隨處可見正在認真讀報或戴著耳機聽廣播的市民,別以為他們是愛好學習或關心時事,相當多的其實是在研究馬經。電台、電視台的賽馬頻道,更是大受歡迎,尤其是對那些不去賽馬現場、用電話和上網投注的馬迷。

  我在內地從不參與任何形式的賭博,對打麻將之類的活動,不僅不喜歡,甚至討厭。來香港后,第一次看賽馬是2001年5月《財富》論壇在香港舉行的時候,當時馬會專門舉辦了一次“《財富》論壇杯賽”,邀請媒體記者參加。我在一位對賽馬頗有研究的同仁指導下,現學現賣。過去聽人說,大凡賭博項目,如麻將之類,初學者贏的幾率往往都高,以此勾人上癮,我一直將信將疑。孰料第一次嘗試,竟真的小有斬獲,既興奮又驚訝。

  對於買馬,香港人講:“唔買就窮實,買就輸實(不投注就窮定了,買就輸定了)。”盡管人人明知贏的幾率很低,但每場賽馬,都肯定會產生中獎數百萬或數千萬的幸運兒,故人人心存僥幸,企望以小搏大,賭賭自己的運氣,輸了也心甘情願。

  香港現有兩個馬場,1884年建成的跑馬地馬場,幾經擴建,已能容納2萬多人,但還是不能滿足需要,1978年又建成能容納6萬多人的沙田馬場。從上個世紀90年代開始,每個馬季的總投注額都達數百億元,每個賽馬日的總投注額都在數億元以上。2000至2001年度馬季78場賽馬,總投注額達813億元,比內地發達地區一個省全年的財政收入還要多。到目前為止,三T(即同時買三場的前三名,無毋順序,一般為每個賽馬日的第三、四、六場)投注額最高的一次是1997年6月15日香港回歸前的最后一次賽馬,已列入吉尼斯世界紀錄:投注額為6.7億多元,獎金總額為7.7億多元。三T全球派彩最高紀錄為1998年3月28日,每10元一注派彩1.33億多元。

  不管是作為“高尚的娛樂”,還是如有人所稱的“精神消解器”,賽馬的魔力是巨大的,已成為香港市民生活一個很重要的部分。每到賽馬日,九廣東鐵列車有開往馬場的專列,巴士也辟有眾多的服務專線。

  當然,賽馬離不開嚴密的監管和完善的法制,否則就很難保証比賽的公平公正。香港這方面既有經驗,也有條件。

  廣州曾於1994年設立馬場跑馬,但由於內地禁賭,先是政府不許發獎金,隻可發實物,結果馬迷驟減﹔后來連實物也不許發,隻能跑“齋馬”,馬迷更覺乏味。此后,跑馬在內地銷聲匿跡。

  在北京媒體做旅游版編輯的友人來港時告訴我:“賽馬對來港的內地游客其實是有吸引力的,可惜旅行社在做來港旅游廣告時,有關部門規定,不容許打賽馬的行程安排。假使能打上賽馬的行程,來港旅游的號召力可能會大得多。”事實上,近年來在賽馬現場,說普通話的買馬者已經多起來。過去賽馬現場隻用粵語和英語解說,后來場內開始增設普通話解說。到2003年,一進入馬場,就有美麗熱情的“游客引導大使”在門口恭候﹔在備有普通話解說的七樓入口處的指引標志上,經常赫然貼有內地一些旅行社和機構的名稱。

  玩過山車,使人的精神處於崩潰的邊沿,有人謂之“靈魂暫出竅”。花錢買“刺激”,也是一種放鬆。其實,出境游的人,偶爾“出出軌”,一點不稀罕。就像港人離開香港可以到公海(更不用說去澳門)過賭癮一樣,應該不是什麼了不起的壞事。

  內地長期不遺余力打擊的“黃賭毒”,香港也一樣存在,也一樣打擊。毒的情況,不是很清楚。至於“黃”,和內地相比,香港可能並沒有多少“競爭力”。同樣的打擊,同樣的屢禁不止,在這一世界性的難題面前,香港並不比內地“發達”和“昌盛”,應該是不爭的事實。因為同樣為法例所不容,所以內地人來港尋歡,一直成不了什麼氣候。至於賭,特別是豪賭,至少香港不是最理想的場所,內地貪官出境豪賭事發,至今好像還沒有一例是發生在香港的。而賽馬則是另外的一種情況了,和純粹的賭,特別是豪賭,沒有多少干系的。人生尚且猶如賭博,賽馬這樣的“賭博”,隻能算是小兒科了﹔若視之為“洪水猛獸”,實在有些大可不必。

  囿於傳統和法例,以及賽馬所需要的規范和法治環境,內地短期內開辦賽馬活動的可能性不是很大。據說香港賽馬會已經多次邀請珠三角的傳媒來港報道重要的賽馬賽事,向內地宣傳推介。我的一位朋友還專寫了一本介紹香港賽馬的小冊子《到香港 看賽馬》,在深圳出版上市。近些年來,以賽馬活動吸引內地客,來帶動香港旅游,香港旅游發展局和香港賽馬會為此做了不少努力。

  在經歷了漫長的咨詢討論之后,2003年7月10日香港立法會對《2003年博彩稅(修訂)條例草案》進行了三審以30票對24票涉險通過。香港根據該條例授權香港賽馬會經營足球博彩,賭波(香港把賭球稱為賭波,“波”即英語Ball的音譯)在香港正式合法化。但就在投票表決時,“反賭波合法化大聯盟”一直在立法會門外進行示威活動。該聯盟主席黃克廉認為,賭波合法化將使賭風更甚,危害無窮。

  不過,《草案》也根據民眾的意見加入了不少特定條件,如持牌機構不得接受未成年人投注,不得容許未成年人進入投注處所和向未成年人派發彩金﹔持牌機構不得接受賒賬投注,或接受信用卡﹔持牌機構不得在每天下午4時30分至晚上10時30分在電台或電視播放廣告﹔持牌機構不得在其宣傳推廣中以未成年人為對象,夸大贏取金錢的機會,明示或暗示投注是一種收入來源或可以解決財務困難的方法﹔持牌機構須在投注處和網站的顯眼地方展示沉迷賭博可引致嚴重問題的警告。香港特區政府民政事務局局長何志平在立法會說,政府研究發現,香港市民對足球博彩化有“龐大而持續的需求”,參與非法足球賭博的人數逐年增加,由2002年年初的12萬人增加到2003年頭七個月的36萬人﹔警方在上半年查獲的投注額達5200萬港元,是2002年全年的兩倍以上。外圍非法賭波由黑社會經營,並已成為黑社會的主要收入來源,更往往涉及高利貸等犯罪活動。與其任由黑社會積累非法財源,不如把足球博彩納入監管,可減少警方用在打擊非法賭波所消耗的資源。2003年最新民意調查顯示,有70%的受訪者贊成規范賭波。由香港賽馬會出面經營的賭波活動,相當規范,已經吸引了大批“球迷”的注意力。

  說到賽馬,就不能不說六合彩。

  內地人對六合彩的認識,大多是從香港電影中來的,片中人對六合彩的痴迷以及中獎后的狂喜,給人印象深刻。由於無須技巧,全憑運氣,中獎機會均等,特別是每周平均有兩人以上成為百萬甚至千萬富翁,使得六合彩對市民永遠具有極大的吸引力。

  賽馬過去主要是英國人參與的活動,華人很難進入這個圈子﹔而帶動香港人對賽馬有所認識的,最先是大馬票。1931年,香港首次發行大馬票,每年在馬季(每年9月至次年6月)開獎三次,分為開鑼時的秋季大馬票、中間的春季大馬票和季尾的夏季大馬票。開獎由攪珠得出數十個入圍號碼。1976年7月,政府獎券管理局宣布舉辦六合彩(Mark Six)。1977年,馬會才宣布取消大馬票。

  六合彩彩票上印有49個號碼(最初隻有36個,投注實行電腦化后,號碼數先后增加到40、42、45、47,直至現在的49個),每注4元(最初是2元),可選6個號碼(毋須先后),開獎採用攪珠方式,攪出6個號碼和1個“特別號碼”,一般在每周二、四晚上開獎,請一名太平紳士和一名獎券管理局秘書監督,電視台現場直播。獎項分一、二、三、四、五、六、七等,中6個號碼獲頭獎。另設“多寶彩池”和“金多寶彩池”,頭獎如無人中,則與下期頭獎合並頒發,如仍無人中,可繼續累積,謂之“多寶彩池”﹔“金多寶彩池”則是從每期獎金中按一定比例抽出作為基金累積,在重大節日如中秋、春節、端午等之前推出。“自1975年推出以來,六合彩為港府庫房及獎券基金帶來超過240億港元的收入,多年來惠澤無數慈善機構。過去28年來,獎券基金的撥款總額已超過74億港元,向政府繳付的獎券博彩稅總額超過166億港元。”

  六合彩在廣東、廣西、福建一帶也很盛行。當地一些地下庄家非法經營,其中獎號碼和游戲規則,和香港完全一致。內地從上個世紀90年代起也開始發行彩票,近年風行的社會福利彩票和足球彩票,更把相當一部分人的胃口吊得高高的。由於中獎幾率比六合彩高,一些港人也開始北上購買。

  看來,人不論貧富,骨子裡都或多或少存有一些賭徒心理,生而有之──人生誰敢說從來就沒有“賭一把”的時候?
 

來源:人民網文化頻道 (責任編輯:何晶茹)


相關專題
· 斯雄:盛開的紫荊花
相關新聞:
· 盛開的紫荊花——假日法定 2006-11-21 11:25:50.442087
· 盛開的紫荊花——沒錢看得起病嗎? 2006-11-21 11:23:25.09539
· 盛開的紫荊花——新聞自由 2006-11-21 11:20:36.050266

打印文本   我要糾錯  查看留言   強國社區   給編輯寫信    E-mail推薦
 



鏡像:日本  教育網  科技網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聞線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報社概況 | 關於人民網 | 招聘英才 | 幫助中心 | 廣告服務 | 合作加盟 | 網站聲明 | 網站律師 | 聯系我們 | ENGLISH 
京ICP証000006號|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証(0104065)| 京朝工商廣字第0394號
人 民 網 版 權 所 有 ,未 經 書 面 授 權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