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講 四路喪師
第七講(3):明四路大軍全軍覆沒
連載:明亡清興六十年(上)   作者:閻崇年   出版社:中華書局
  2006年09月22日13:36 【字號 】【留言】【論壇】【打印】【關閉
 

  北路 即開原路,以總兵馬林為主將,官兵2萬余人、葉赫兵2000余人,由靖安堡出,從北面進攻赫圖阿拉。三月初二,馬林率軍到了尚間崖,得到杜鬆軍失敗的消息,就非常謹慎,把軍隊一分為二,馬林營在薩爾滸西北30余裡富勒哈山的尚間崖,潘宗顏營駐斐芬山,用戰車圍起來挖了戰壕。還有杜鬆的那個輜重營,由龔念遂率領。三個營構成一個品字形。

  初二日,努爾哈赤盡管有三倍於馬林軍的兵力,還是集中兵力,先砍龔念遂營。努爾哈赤親自率領一千精騎,朝著龔念遂營薄弱的一隅猛沖,突破一個缺口。隨后八旗兵像洪水似的涌入,參將龔念遂戰死,全營敗沒。日午,努爾哈赤躍馬急馳尚間崖。

  尚間崖的馬林營防守嚴整。努爾哈赤命“先據山巔,向下沖擊”。三大貝勒各率兵急進,沖向馬林營。營中明軍發鳥槍、放巨炮,但“火未及用,刃已加頸”。兩軍短兵相接,騎兵橫馳,利刃飛舞。正在酣戰之際,馬林一看形勢不妙,帶著幾個隨從騎馬先跑了。軍無主帥,群龍無首,四面潰散,全營皆沒。馬林的兩個兒子──馬燃、馬熠,也戰死於尚間崖。《明史·馬林傳》記載:“死者彌山谷,血流尚間崖下,水為之赤。”馬林的父親馬芳為名將,馬林沾父親的光,升到總兵,他“雅好文學,能詩,工書,交游多名士”,是個文士的料,不是位統兵的將。馬林“未經強敵,無大將才”,而當局“以虛名用之”,故敗。

  努爾哈赤攻下尚間崖馬林營,又馬不停蹄地馳往潘宗顏營,一舉攻破。至此,明北路馬林軍,除主將馬林僅以數騎逃回開原外,也全軍覆沒。

  東路 即寬甸路,以總兵劉綎為主將,會同朝鮮國都元帥姜弘立統率13000人,從東面進攻赫圖阿拉。劉綎,是明軍中與杜鬆齊名的勇將,身經數百戰,名聞海內。他善用大刀,“所用鑌(b?n)鐵刀百二十斤,馬上輪轉如飛,天下稱‘劉大刀’”。又善弓馬,曾“命取板扉,以墨筆錯落亂點,袖箭擲之,皆中墨處。又出戰馬數十匹,一呼俱前,麾之皆卻,噴鳴跳躍,作臨陣勢,見者稱嘆”。他又嗜酒,每臨陣都要飲酒斗余,激奮斗志。他率領一支器械簡陋、又無大炮的混雜隊伍,同朝鮮軍會師后,在險遠道路上行進。所帶之糧,也用完了,“三軍不食,今已屢日”。這時杜鬆軍和馬林軍已經敗沒,劉綎卻全然不知。劉綎軍進至距赫圖阿拉約70裡的阿布達裡岡(今桓仁滿族自治縣老道溝嶺),陷於后金的埋伏之中。

  初四日,努爾哈赤派降順漢人裝扮成杜鬆軍卒,騙劉綎說:杜大帥請您快去和他會合。劉綎說:我們同為大帥,他給我傳令,難道我是他的副手嗎!這人說:我們主帥因為事情緊急才這樣做。劉綎說:那為什麼不發信炮呢?這人說:邊塞之地點烽堠不便,不如騎快馬更快捷些。劉綎這才相信。努爾哈赤密令以剛繳獲的杜鬆軍大炮,燃炮“傳報”。劉綎軍在阿布達裡岡山谷的行進途中,“遙聞大炮三聲,隱隱發於西北”,以為西路杜鬆大軍已到。劉綎唯恐杜鬆獨得頭功,急命火速進軍。阿布達裡岡一帶,重巒疊嶂,隘路險夷,馬不能成列,兵不能成伍,劉綎督令兵馬單列急進。后金軍伏兵四起,上下夾攻,首尾齊擊,彌山滿谷,四圍?殺。據《明史紀事本末》記載:

  建州兵假杜將軍旗幟奄至,綎不之備,遂闌入陣,陣亂。綎中流矢,傷左臂。又戰,復傷右臂。綎猶鏖戰不已。自巳至酉,內外斷絕。綎面中一刀,截去半頰,猶左右沖突,手殲數十人而死。

  也就是說,建州的軍隊打著杜鬆軍的旗幟突入劉綎軍中,劉綎軍猝不及防,一下被打亂。劉綎兩臂受傷,依舊奮戰,被刀削去半邊臉,還在左右沖殺,死得異常慘烈。其養子劉招孫,“負綎尸,手挾刃”,與后金軍拼殺,力竭而死。

  劉綎身死兵敗后,有數千浙兵敗屯山上,據目擊者記載:“胡數百騎,馳突而上,浙兵崩潰,須臾間,?殺無余。目睹之慘,不可勝言。”這些手執竹矛、身披藤甲的步兵,慘遭后金鐵騎橫殺,拋尸荒野!史載:“所經僵尸如麻,數十裡不絕。”

  劉綎軍敗后,后金軍移師進擊劉綎余部及助明作戰的朝鮮兵。姜弘立率朝鮮兵於四日到達距阿布達裡岡的富察之野(今桓仁滿族自治縣富沙河鏵尖子鎮至二戶來鎮一帶),下令軍隊安營。營剛扎下,后金貝勒代善統領數萬騎兵沖向富察,漫山蔽野,煙塵漲天。遇明監朝鮮軍的游擊喬一琦兵,喬兵敗,率殘兵奔向朝鮮兵營。后金兵進攻朝鮮兵營,迅猛突入營中。朝鮮的兵卒,被紙作甲,柳條為冑,飢餒數日,進退兩難,無奈偃旗息鼓,遣官求降。初五日,朝鮮都元帥姜弘立投降。他們在投降之前,將明監軍喬一琦及其隨從之兵驅趕下山,送給后金軍。喬一琦走投無路,留下遺書,投崖而死(一說自縊而死)。明東路大軍全軍覆沒。

    南路 即清河路,以總兵李如柏為主將,官兵2萬余人,由清河出鴉鶻關,從南面進攻赫圖阿拉。杜鬆撫順路、馬林開原路、劉綎寬甸路相繼敗北,經略楊鎬急檄清河路李如柏回師。李如柏為李成梁第二子,由父蔭為錦衣千戶,放情酒色,貪淫跋扈,怯懦蠢弱,出師滯緩。他接到楊鎬檄令后,急命回軍,並大肆擄掠。后金武理堪率哨兵20人,虛張聲勢,呼噪下擊,斬殺40人,獲馬50匹。明軍大亂,奔走相踐,死者千余人。李如柏逃回清河,言官交章論劾。《明史·李如柏傳》記載:“如柏懼,遂自裁。”

  至此,五天之間,明軍三路覆沒,一路敗退,薩爾滸大戰以明軍失敗,后金軍勝利而結束。
 

來源:人民網讀書頻道 (責任編輯:文鬆輝)


相關專題
· 清史專家閻崇年“正說”明清

打印文本   我要糾錯  查看留言   強國社區   給編輯寫信    E-mail推薦
 



鏡像:日本  教育網  科技網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聞線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報社概況 | 關於人民網 | 招聘英才 | 幫助中心 | 廣告服務 | 合作加盟 | 網站聲明 | 網站律師 | 聯系我們 | ENGLISH 
京ICP証000006號|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証(0104065)| 京朝工商廣字第0394號
人 民 網 版 權 所 有 ,未 經 書 面 授 權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