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薦書榜
人民日報副刊
領袖書架
文化新知
故事會
老照片
滾動
播報
首頁|文化|薦書榜|人民日報讀書|新書|連載|書評|書摘|作家|出版社|讀書周刊|博客|微博|人民讀書會
人民網 >> 讀書 >> 好書連載 >> 小說·文學 >> 賈平凹《老生》

標題:《老生》
評星:★★★★★     
作者:賈平凹
定價:36.00元
出版日期:2014年9月
出版社:人民文學出版社
內容簡介:故事發生在陝西南部的山村裡,從二十世紀初一直寫到今天,是現代中國的成長縮影。書中的靈魂人物老生,是一個在葬禮上唱喪歌的職業歌者,他身在兩界、長生不死,他超越了現世人生的局限,見証、記錄了幾代人的命運輾轉和時代變遷。老生是一個不可或缺的精神主線,把四個不同時間、不同地點發生的故事連綴成一部大作。

總目錄

  小說《老生》在寫作手法上也有所探索和創新,用解讀《山海經》的方式來推進歷史,具有很強的空間感。小說講述的是在中國的土地上生長的中國故事,用中國的方式來記錄百年的中國史。

一輩子在陽界陰界往來的唱師

  走到一百二十裡遠的上元鎮,一座山像棒槌戳在天空,山是空空山,山上還有個石洞。這石洞太高,人爬不上去,鳥也飛不上去,但隻有大貴人來了就往外流水。唱師扳著指頭計算過:當年馮玉祥帶兵北上,經庫峪繞七裡峽過大庾嶺翻淅川溝,經過這裡流了一次水,到北京便把溥儀攆出了故宮。李先念從鄂豫去延安時,沿著石槽溝翻十八盤上紅岩子下核桃坪,到鎮上住過三天,流了一次水,后來當了三年國家主席。還有,梅蘭芳坐著滑竿來看金絲猴時流了一次,虛雲和尚游歷時也流了一次。

《山海經》是一本奇書

  《山海經》是九州定制之前的書呀!那時人類才開始了解身處的大自然,山是什麼山,水是什麼水,山水中有什麼草木、礦產,飛禽走獸,肯定是見啥都奇怪。秦嶺裡不是也有混沌初分,老鼠咬開了天,牛辟開了地的傳說嗎?他們就是那樣認識天地的,認識老鼠和牛的。《山海經》可以說是寫人類的成長,在飽聞怪事中逐漸才走向無驚的。

老黑借用竹筒逃出黑熊掌心

  老黑實在是長得黑,像是從磚瓦窯裡燒出的貨,人見了就忍不住摸下臉,看黑能不能染了手。娘一死,老黑和爹都住在了王世貞家,如野地裡的樹苗子,見風是長,十五歲上已經門扇高,肩膀很寬,兩條眉毛連起來,開始跟著爹去南溝裡種罌粟。那時候王世貞正做了正陽鎮公所的黨部書記,和姨太太去鎮上過活了,留著大老婆在家經管田地和山林。大老婆喜歡老黑,每次進溝,總給老黑的褡褳裡塞幾個饃,還有一疙瘩蒜。老黑的爹說:啊給這多的!大老婆說:他長身骨子麼。拉住老黑的手,在手心放一個小桃木劍……

茶姑村有隻會叫“婆”的貓

  這后半年,正陽鎮出了三宗怪事。一宗是茶姑村有個老婆婆,兒子和兒媳在山上打豬草時被土豹蜂蜇死了,留下一個小孫子。小孫子一哭鬧,她就把自己的奶頭塞到小孫子嘴裡,她的奶已經干癟,吸不出奶水,小孫子仍是哭鬧,她不停說:乖呀,聽婆話!小孫子聽不懂,家裡的一隻貓卻聽得多了,叫起她是婆。一次她和村裡人在巷道裡說天氣,貓跑來說:婆,婆……

匡三埋瓦片生金疙瘩

  王世貞是沖著閆記店去的,但不巧的是閆掌櫃在頭一天死了,家裡正辦喪事,王世貞就去了德發店。德發店掌櫃見是王世貞來了,特意拉出一頭公驢來,在木架子裡固定了,又拉出一頭小母驢繞著公驢轉,公驢的鞭就挺出來,割鞭人便從后邊用鏟刀猛地一戳,鏟割下來,以証明他家的錢錢肉是活鞭做的,還說,男人吃了女人受不了,女人吃了男人受不了,男女都吃了炕受不了。

王世貞娶四鳳隻看一夜就休

  當夜,王世貞在鎮公所的兩廂房裡的四角生了四大盆炭火,又安排了澡筲,熱水裡還泡了干枝梅,讓女子洗,然后把一張木床移到房中間,床的周圍插了紅燭,都是胳膊粗,隔一尺插一支,房子裡就燈火通明。把女子抱上床了,王世貞卻坐在床邊的交椅上吸水煙鍋。

老黑鼓動雷布和三海拉杆子

  李得勝唰地變了臉,說:他聽見了?老黑說:就是他聽見了能咋?李得勝說:這不行!起身就攆過屋后,老漢已經到了屋后半坡的一棵花椒樹下,李得勝一槍就把他打得滾了下來。老黑跑近一看,那人昏過去了,背上一個槍眼咕嘟咕嘟往外冒血,手裡還攥著一把花椒葉。老黑說:錯了,錯了,他是來摘花椒葉往?粑裡放的。

老黑要起事被王世貞察覺

  老黑給王世貞匯報,說姓嚴的畏罪自殺,姓郭的死不交代,自己把自己舌頭咬斷了。王世貞說:哦,還像個要起事的人,可惜沒管住自己的嘴。讓人把姓嚴的埋了,把姓郭的斷舌喂了貓,卻交給老黑另一項任務:姨太太身子不適,得去馬王村請那個老郎中。要出門時,王世貞說:不拿槍了,別嚇著郎中。老黑愣了一下,說:那老郎中傲氣得很,不拿槍怕請不動他。王世貞說:那你就把我的槍拿上,他要不信你,他能認得我的槍。王世貞把自己的槍和老黑的槍換了。

《南山經》記載有金玉之山

  人其實也是各說各的話,有英語德語法語阿拉伯語,就是在秦嶺裡,山陰縣三台縣嶺寧縣清華縣也不是各有各的口音嗎?你知道西方的《聖經》嗎,《聖經》裡就講過,上帝為了不使人統一行為,才變亂了人的口音,使他們的言語彼此不通,分散在大地上。西方是這樣,東方也是這樣,上古時期動物那麼多,人的力量還不強大,如果動物們都是一種聲,那還有人類嗎,所以上天也使它們各是各的聲。

老黑帶匡三加入了游擊隊

  游擊隊干的是革命,但匡三不曉得,隻知道革命了就可以吃飽飯,有事沒事便往隊裡的伙房裡鑽,打問早晨的饃還剩下沒有,晌午又做啥飯呀。他吃饃用竹棍兒一扎五個,多燙的包谷糝稀飯,別人還吸吸溜溜吹著氣,他一碗就下肚了。甚至有一次,鍋裡熬了糊湯少,來不及取碗,他把一根木棒塞到鍋裡,拿出來就在木棒上舔。

我要評論

作者簡介

賈平凹:一九五二年古歷二月二十一日出生於陝西南部的丹鳳縣棣花村。父親是鄉村教師,母親是農民。文化大革命中,家庭遭受毀滅性摧殘,淪為“可教子女”。一九七二年以偶然的機遇,進入西北大學學習漢語言文學。此后,一直生活在西安,從事文學編輯兼寫作。?出版的主要作品:《浮躁》《廢都》《白夜》《土門》《高老庄》《懷念狼》《秦腔》《高興》《古爐》《帶燈》等。以英、法、德、俄、日、韓、越等文字翻譯出版了二十余種版本。曾獲全國文學獎多次,及美國美孚飛馬文學獎,法國費米那文學獎。2008年,《秦腔》獲得第七屆茅盾文學獎。2013年,賈平凹獲得法國政府授予的“法蘭西文學藝術騎士勛章”,2014年,《帶燈》入選中央電視台“中國好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