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辦改革開放“試驗田”

第四章:設立經濟特區始末(一)

逃港事件引發的思考

陳炎兵 何五星 編著

2009年03月02日17:03  來源:人民網-讀書頻道

 【字號 打印 留言 論壇 網摘 手機點評 糾錯
E-mail推薦:  

  ■ 四次大逃港

  1979年5月6日,來自惠陽、東莞、寶安80多個鄉鎮的7萬群眾,像數十條凶猛的洪流,黑壓壓地扑向深圳,兩個海防前哨不到半個小時就被人山人海吞噬了。

  這場驚天驟變是被一則謠言引爆的。不過,事發前並沒有任何颶風來臨的征兆。謠言說,在伊麗莎白女王登基當天,香港實行大赦—— 凡滯港人士可於三天內向政府申報香港永久居民。深圳還在當日“大放河口”,允許群眾自由進出香港。

  時光流逝了30年,我們現在無法描述當時的情景,無法猜度那無數堅守安土重遷的農漁民拖兒帶女踉蹌越過邊界時回頭一瞬的心情和淚光。

  一位72歲的深圳土著,說起這一幕時不勝欷歔:1979年5月7日,“大放河口”的翌日,毗鄰香港的20公裡海面上,漂浮著數百具尸體,腥臊的海風抹去了這塊土地上的任何一絲生氣。東起沙頭角,中至下步廟,南到紅樹林、蛇口,連一個人影也難以找到。

  “誰也無法統計,有多少人將生命作了這海灣的祭獻。”當天,老人從派出所領到了750元葬尸費——在他埋葬的50具尸體中,有4具是他的親人。

  “5·6”事件徹底戳破了因在20世紀60年代拍攝反特片《秘密圖紙》和《跟蹤追擊》而名揚天下的“反帝前哨”的“寧靜”面具,也再次喚醒了人們對20年來100萬村民冒著九死一生的危險,逃往香港的駭人記憶。

  1949年10月19日,深圳獲得解放。但由於中英交惡,雙方從1951年便封鎖了邊界。隨后的20年裡,深圳共出現了4次大規模偷渡。

  第一次:1957年前后,實行公社化運動期間,一次外逃了5000多人。

  第二次:1961年,經濟困難時期,一次外逃1.9萬人。

  第三次:1972年,外逃2萬人。

  第四次:是1979年,撤縣建市初期,有7萬多人沿著幾條公路成群結隊地擁向邊境線,伺機越境。最后外逃3萬人。對於隻有11萬勞動力的寶安縣來說,這是一次空前的大失血。

  解放30年,深圳市的前身——寶安縣的逃港者有多少人呢?我們沒有准確的數據可以查証,但可以從人口數據對比中得到答案。1970年,當時的寶安縣人口是304629人,到1979年,總人口才312610人,10年增加了7981人,增長0.26%。寶安縣志有記載,解放30年,寶安縣人口增加3.8萬,年平均增長率為0.48%,與全國同期增長率1.93%比,僅1/4。一些老寶安說:寶安縣人30年沒有生小孩。沙頭角鎮的人說:這個有1000余戶,5000多人的鄉鎮,解放后向香港流動了累計有兩個鎮的人。

  官方數據說,歷年來參加外逃的計有119274人次,其中已逃出港的有60157人。一名叫劉寶樹的本地老人卻對上述數字表示懷疑,據他估計外逃成功者至少有30萬人,參與逃港者不下100萬人。

  ■ 兩個謎底

  在20世紀六七十年代,深圳當地公安的主要任務是監視“三偷”:偷聽敵台﹔偷竊集體財產﹔偷渡出境。制止村民外逃,不僅是當地政府的顏面所在,更攸關珠江三角洲的穩定和發展。盡管從中央到地方一直對這個問題嚴防死守,保持著高壓狀態,但是偷渡之風卻愈演愈烈。

  1979年,深圳市第一任市委書記張勛甫,發現在上任的頭一個月就有3054人次外逃香港,逃出1855人。

  在20世紀80年代初開發蛇口工業區時,一次就發現了400多具偷渡者的尸體。逃港被作為惡性政治事件捅到剛復出的鄧小平面前。任何對深圳歷史稍有了解的人,都不會否認1977年11月是一個重大的轉折點——一個人口不足3萬的邊陲小鎮,首次闖入了鄧小平的視野。鄧把廣東作為復出后首次視察全國的第一站,中共中央副主席、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葉劍英與他同行。因為深圳邊防部隊對愈演愈烈的逃港事件幾乎無力防守,廣東省主要領導把這作為惡性政治事件捅到了鄧小平的面前。然而令匯報者愕然的是,鄧小平睿智的目光眺望著窗外煙塵蒙蒙的羊城街景,似乎對這個“驚天動地”的問題無動於衷。

  沉默了好一會兒,鄧小平才背過身,十分肯定地說了兩句話:

    “這是我們的政策有問題。”

    “此事不是部隊能夠管得了的。”

  這兩句話讓廣東的同志百思不得其解:說政策有問題,難道不准外逃的政策有變?說部隊管不了,那誰又管得了?

    高小林在他的報告文學《突破——中國經濟特區啟示錄》中描述道:坐在一旁的中共廣東省委組織部副部長劉波聽得非常清晰,他先是驚詫,繼而疑惑……

    省委領導的心掉進了雲裡霧裡。直到10天后鄧小平離穗回京,這兩句話仍然沒有揭開謎底。不過,有一個人似乎悟出了鄧小平的弦外之音,這個人就是后來奮力挑起廣東經濟特區改革大旗的深圳市委書記吳南生。

  不久,吳南生帶上秘書一竿子插到深圳田間地頭進行實地調查。吳南生發現了一件蹊蹺的事:深圳有個羅芳村,河對岸的新界也有個羅芳村。不過,深圳羅芳村的人均年收入是134元,而新界羅芳村的人均年收入是13000元,兩者相隔近100倍﹔寶安一個農民勞動日的收入為0.70到1.20元,而香港農民勞動一日收入60∼70港幣,兩者差距也是百倍的懸殊。

  眼前的事實終於使吳南生恍然大悟,他這時才明白了鄧小平的兩句話。經濟收入對比如此之懸殊,難怪人心向外了。更耐人尋味的是,新界原本並沒有一個什麼羅芳村,居住在這裡的人竟然全都是從深圳的羅芳村逃過去的。到此,鄧小平留下的兩個謎底才真正解開。

  鄧小平回京后對深圳一直念念不忘,在中央會議上幾次出人意料地點到了它,並迅即將它推向了改革的浪尖。

(責編:顧爽(實習))
更多關於 《中國為何如此成功》 的新聞
· 第三章: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確立與推行始末(三)
· 第三章: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確立與推行始末(一)
· 第三章: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確立與推行始末(四)
· 《中國為何如此成功》目錄(三)
· 《中國為何如此成功》目錄(二)
· 《中國為何如此成功》:改革開放30年決策紀實
· 第三章: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確立與推行始末(二)
· 前言:對改革開放30年歷史重大抉擇的描寫與實錄
· 序言:站在新的歷史起點,以新姿態邁向新征程
· 《中國為何如此成功》目錄(一)
相關專題
· 官場·政治
新聞檢索:    
   熱圖推薦
孩子這樣才是健康的長高孩子這樣才是健康的長高
北京治堵新政能"治本"嗎北京治堵新政能"治本"嗎
最可能消滅的癌最可能消滅的癌
健康熱點健康熱點
   精彩新聞
·爭議優酷“泡沫”:虧損公司為何給出60倍市盈率
·在美被控虛假陳述 “網購第一股”麥考林股價腰斬
·供貨商收到廠家非正式通知 iPhone4或面臨暫時停供
·重慶移動原總經理沈長富或因張春江案被帶走調查
·李克強:建立基本藥物制度 加快公立醫院改革試點
·疾病周刊:兒童白血病不要急於治療 詳細檢查很重要
·每日“食事”聚焦:曝部分超市食品賣不出去換包裝
·冷霜難降瘋蘋果 收購價和零售價不斷創新高
·開開關關更省電?空調冬季使用四誤區
·不合格小家電公布 新飛電熱水壺上榜
·北京腫瘤醫院回應“醫生收回扣”事件
·南京現血荒10個月所有血型都缺 致手術無法進行
   博客精選
·公眾人物拿什麼為自己正名護航 中國人為何不自信
·培養孩子從畫畫開始 中國人為什麼對"啟蒙"沒興趣
·毛主席下決心定都北京的高參 馮玉祥愛搞"惡作劇"
·毛澤東林彪都曾重上井岡山 熱血譜寫的革命就義詩
·史上出現過多少位太上皇 古代最荒唐一次強奸事件

羊年真的會慘嗎?羊年真的會慘嗎?
我們的福利受法律保護我們的福利受法律保護
   小編推薦
·[文化]質疑聲中簽約50億 “夜郎”能否助新晃脫貧
·[關注]拿暴力和黃色當笑料:低俗文藝,觀念有誤
·[批評]諾獎是面鏡子 照出中國作家的“小”
·[讀書]《溫文爾雅》:溫家寶引用詩文賞析
·[讀書連載]朱?基答記者問 毛澤東最后歲月
     頻道精選
<阿凡達>內地票房2.6億<阿凡達>內地票房2.6億
馬祖爾再度回歸大劇院馬祖爾再度回歸大劇院
[一語驚壇]收入差距尚且"諱言",分配不公如何"開刀"?
[論壇]美派三航母迎接胡總出訪?·六國要聯合對抗中國?
[訪談]黨國英談農村城鎮化·外交部李鬆談伊朗問題
[辯論]  花千億投資迪斯尼,值嗎?·你認同買不如租嗎?
[博客]溫總理:見一葉而知天下 女副市長咋被騙色騙財?
[博客]毛澤東為何成中國文化符號 男人居住北京11條理由
   無線·手機媒體
“G族看兩會 不是浮雲”“G族看兩會 不是浮雲”
“手機民意直寄總理”“手機民意直寄總理”
人民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