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洪文成為上海"中南海"的新主人

葉永烈

2009年08月10日15:11  來源:人民網-讀書頻道

 【字號 打印 留言 論壇 網摘 手機點評 糾錯
E-mail推薦:  

  中共九大閉幕之后,4月28日下午,王洪文在北京出席了中共九屆一中全會。

  5月1日夜,王洪文在北京天安門廣場出席了焰火晚會。

  電影攝影機、照相機的鏡頭對准了他。

  他的形象出現在中央新聞紀錄電影制片廠攝制的《中國共產黨第九次全國代表大會》影片中,在全國城鄉廣泛放映。

  他的照片第一次登在中央報刊上。那是一版關於九大大會發言的照片。上半版四張大照片,分別是周恩來、陳伯達、康生、黃永勝的發言鏡頭。下半版並列五張稍小的照片,依次為王洪文、陳永貴、孫玉國、尉鳳英、紀登奎。

  陳永貴是名震全國的大寨大隊黨支部書記。孫玉國則因在中蘇珍寶島之戰中立功而躍為解放軍代表。工人代表,照理應是大慶油田的標兵、全國勞模王進喜,才能與陳永貴旗鼓相當,何況王進喜也是九大主席團成員,坐在離王洪文不遠的地方。然而,造反司令取代了全國勞模。王洪文、陳永貴、孫玉國成了中國工、農、兵的代表人物。

  滿載中共九大上海代表的三叉戟飛機,在上海西郊機場著陸。王洪文載譽歸來,春風滿面。

  雖然“上海市革命委員會”依然是“三駕馬車”,但是原先“徐、馬、王”變成了“王、徐、馬”。王洪文的地位超越了“馬老”,那因為王洪文已是中央委員,馬天水則只是中央候補委員(至於原先排名在王洪文之前的“老干部”王少庸,這回連中央候補委員也沒選上,自然更被甩到后邊去),王洪文的名字理所當然排在馬天水之前。那個“秀才幫”的首領徐景賢,雖然也當上中央委員,畢竟在中共九大沒有像王洪文那樣露臉。張春橋指定王洪文為中共九大華東組召集人,已確定了王洪文超過了徐景賢。

  王洪文成為中共上海市委第三書記——第一書記為張春橋,第二書記為姚文元,“徐老三”換成了“王老三”!徐景賢屈居為“徐老四”。

  王洪文又喬遷了。他的家搬離了原挪威領事館,遷入書記院。他家這邊緊挨著馬天水家,那邊挨著王少庸家。

  后來,他又搬了一次,房子更大了:一個頗大的院子。樓下是汽車間。二樓是客廳、書房。三樓是臥室。他一家人,住著三層九間房子。

  他的職務的每一次升遷,都與房子的擴大成正比。當年,他一次又一次率“工總司”造反隊沖進康平路,找“曹老頭兒”簽字,提這要求、那要求﹔如今,他成了上海的“中南海”——康平路的新主人,他的地位已與當年的“曹老頭兒”相當。

  康平路的王寓,一時間響起三個老太婆的嘁嘁喳喳聲。

  那個小腳的東北口音的老太婆,是王洪文的母親。兒子有出息,把母親接來享福。

  操蘇北口音的老太婆,則是王洪文的岳母。聽說康平路的房子又高又大,她也就從上海國棉十七廠那嘈雜、狹小的職工宿舍搬過來了。

  還有一個老太婆是誰?她,也是王洪文的岳母,也講一口蘇北話。

  王洪文隻一個妻子崔根娣,怎麼會有兩個岳母?

  那個從上海國棉十七廠遷來的岳母高小妹,是崔根娣的養母。

  王洪文與崔根娣結婚之后,幫她找到了生母。這時,崔根娣的生母也搬來,享一享康平路的福氣。

  不過,三個老太婆同住的日子,沒多久便結束了。

  崔根娣的養母高小妹走了。

  高小妹的走,倒並不是因為她跟另外兩個老太婆慪氣。據她自己回到上海國棉十七廠職工宿舍之后,跟鄰居們說:“康平路好是好,就是進進出出太麻煩!”

  “進出有什麼麻煩?”鄰居們從未住過康平路,不解地問道。

  “唉,進門要填單子,出門要交單子。我不識字,不會寫字,煩死了!”高小妹很直率,說出了其中的原因。

  高小妹所說的單子,也就是“會客單”。康平路是個門衛森嚴的地方。填單子、交單子,使她感到很頭疼。

  她還是回到她的家,這家串串,那家坐坐,自由自在,什麼單子也用不著填。

  她還是在王洪文那定海路的“故居”裡養雞。有人勸她,女婿是市委書記了,你還養雞?她說:“養雞能生蛋嘛,這跟市委書記有什麼關系?”

  大抵正因為這個緣故,在“四人幫”被打倒之后,人們對她並沒有說三道四。充其量,不過是說她的丈夫崔崇嶺,一個普通工人,生病時仗著女婿的威風,住進了上海的高干病房,如此而已。

  另外兩個老太婆,也過慣了往日雖然貧苦卻很自在的日子,住了些時候,回老家去了。

  崔根娣住在那裡同樣很不習慣,想走。她畢竟是夫人,怎麼走得了?

  她慣於哇啦哇啦大聲講話,而那裡的夫人們都知書識禮,文雅得很,一開口,能講出一套又一套政治理論。張春橋的夫人文靜能說會寫,姚文元的夫人金英在“文革”前便長期擔任中共上海盧灣區委組織部長,徐景賢的夫人葛蘊芳在解放初便擔任了夏衍的秘書,而她,隻有小學文化水平,“文革”前只是一個臨時工。她,自慚形穢,自嘆弗如!說實在的,她有時覺得,還不如住在定海路的小屋裡,跟紡織女工姐妹們說說笑笑來得痛快。一種空虛感,一種失落感,常常襲上她的心頭。她無處可講,無人可訴,隻把這種隱痛深深埋在心中。

  在康平路,崔根娣幾乎不串門走戶。她自知粗淺,不願與那些高干夫人們來往。她在上海國棉十七廠倒有一班親親熱熱的小姐妹,可是上海國棉十七廠在上海東北角,康平路在上海西南角,坐公共汽車要一個半小時才到,何況康平路深院小樓,小姐妹們進出諸多不便。她感到孤獨、空虛。

  她是一個工人,做慣了工很不習慣於當“書記夫人”。王洪文每月工資六十四元,后來廠裡每月給十元補助。她有時借領工資,回到上海國棉十七廠,看看小姐妹們。不過,自從王洪文成了市裡的“大干部”,每逢每月18日——上海國棉十七廠發工資的日子,廠裡總派人送工資來,或者由廖祖康代領。再說,即便是她去上海國棉十七廠,也總是坐小轎車去,小姐妹們要麼見了她避而遠之,要麼有求於“書記夫人”而纏住了她——她已失去了當年作為一名普通女工的那些真誠、坦率的朋友。

  她的心境是矛盾的:她既為自己成為“書記夫人”、入主康平路而感到興奮、榮幸﹔又為自己難言的苦惱、孤獨而感到煩悶、沮喪。

  王洪文與她截然不同。他躇躊滿志,每邁上一個新的台階,都要高興一番。想當年,“曹老頭兒”、“市委書記”、“康平路”,在他的心目中,都是高不可攀的。眼下,自己竟坐到了“曹老頭兒”的位子上,他這才品味到“造反”兩個字的滋味兒!

  王洪文成了康平路的新主人,而“曹老頭兒”則成了階下囚,被關入上海漕河涇監獄。

  光是“執行資產階級反動路線”,憑這一條,張春橋、姚文元、王洪文是打不倒曹荻秋的。那畢竟是屬於“人民內部矛盾”,充其量寫份檢查,認個錯,完事。

  在那人性扭曲的歲月,有人對曹荻秋投井下石,使曹荻秋被逐出了康平路!

  那是上海市公安局辦公室裡的一名干部,在曹荻秋處境險惡之際,從背后向他射來冷槍,擊中要害!

  此人曾接觸過敵偽檔案,看過國民黨特務張劍鳴在曹荻秋被捕后所作的“談話察看”記錄。那記錄的原文為:“在談話時態度尚佳,但未肯將過去的錯誤坦白承認,雖經曉喻,未有表示,僅聲言此后不過問政治雲雲。”此人在1967年1月寫出大字報《心臟爆炸第一聲》,斷章取義,誣陷曹荻秋在1932年被國民黨逮捕時,在獄中“態度尚佳”,並聲稱“此后不過問政治”,是一個“大叛徒”。

  張春橋如獲至寶,親筆寫下一封“寄謝富治轉中央文革康生”的信,派那人帶著《心臟爆炸第一聲》大字報底稿及敵偽檔案材料,直飛北京。

  其實,曹荻秋在國民黨獄中那一段情況,中共中央組織部早已作過審查,並於1957年10月28日作了結論:“曹荻秋同志在監獄和反省院期間政治上是堅定的。”

  欲加之罪,何患無詞。張春橋和謝富治、康生串通一氣,硬是給曹荻秋安上了“叛徒”、“變節自首分子”的大帽子。

  雖然曹荻秋一再據理抗爭:“我沒有叛變自首行為,你們怎麼可以強加於人?即使把我打倒了,在這個問題上,我還是要保留我的權利。”無奈,張春橋、姚文元、王洪文已大權在握,豈容曹荻秋申辯?

  於是,“曹老頭兒”被趕出了康平路。王洪文趾高氣揚,坐進了“曹老頭兒”的辦公室。他,取“曹老頭兒”而代之!

(責編:黃侃(實習))
更多關於 《“四人幫”興亡》 的新聞
· "先進典型"陳阿大入黨
· 上海國棉十七廠成了"紅色堡壘"
· "草包司令"陳阿大其人(2)
· "草包司令"陳阿大其人(1)
· 王洪文的"小兄弟"成了"納新"對象
· 上海"市革會"的"三駕馬車"
· 張春橋拿"上海黨"炮轟陳毅
· 王洪文躍為中共中央委員
· "小兄弟"們"布爾什維克化"
· "草包司令"陳阿大其人(3)
相關專題
· 社科·歷史
新聞檢索:    
   熱圖推薦
孩子這樣才是健康的長高孩子這樣才是健康的長高
北京治堵新政能"治本"嗎北京治堵新政能"治本"嗎
最可能消滅的癌最可能消滅的癌
健康熱點健康熱點
   精彩新聞
·爭議優酷“泡沫”:虧損公司為何給出60倍市盈率
·在美被控虛假陳述 “網購第一股”麥考林股價腰斬
·供貨商收到廠家非正式通知 iPhone4或面臨暫時停供
·重慶移動原總經理沈長富或因張春江案被帶走調查
·李克強:建立基本藥物制度 加快公立醫院改革試點
·疾病周刊:兒童白血病不要急於治療 詳細檢查很重要
·每日“食事”聚焦:曝部分超市食品賣不出去換包裝
·冷霜難降瘋蘋果 收購價和零售價不斷創新高
·開開關關更省電?空調冬季使用四誤區
·不合格小家電公布 新飛電熱水壺上榜
·北京腫瘤醫院回應“醫生收回扣”事件
·南京現血荒10個月所有血型都缺 致手術無法進行
   博客精選
·公眾人物拿什麼為自己正名護航 中國人為何不自信
·培養孩子從畫畫開始 中國人為什麼對"啟蒙"沒興趣
·毛主席下決心定都北京的高參 馮玉祥愛搞"惡作劇"
·毛澤東林彪都曾重上井岡山 熱血譜寫的革命就義詩
·史上出現過多少位太上皇 古代最荒唐一次強奸事件

羊年真的會慘嗎?羊年真的會慘嗎?
我們的福利受法律保護我們的福利受法律保護
   小編推薦
·[文化]質疑聲中簽約50億 “夜郎”能否助新晃脫貧
·[關注]拿暴力和黃色當笑料:低俗文藝,觀念有誤
·[批評]諾獎是面鏡子 照出中國作家的“小”
·[讀書]《溫文爾雅》:溫家寶引用詩文賞析
·[讀書連載]朱?基答記者問 毛澤東最后歲月
     頻道精選
<阿凡達>內地票房2.6億<阿凡達>內地票房2.6億
馬祖爾再度回歸大劇院馬祖爾再度回歸大劇院
[一語驚壇]收入差距尚且"諱言",分配不公如何"開刀"?
[論壇]美派三航母迎接胡總出訪?·六國要聯合對抗中國?
[訪談]黨國英談農村城鎮化·外交部李鬆談伊朗問題
[辯論]  花千億投資迪斯尼,值嗎?·你認同買不如租嗎?
[博客]溫總理:見一葉而知天下 女副市長咋被騙色騙財?
[博客]毛澤東為何成中國文化符號 男人居住北京11條理由
   無線·手機媒體
“G族看兩會 不是浮雲”“G族看兩會 不是浮雲”
“手機民意直寄總理”“手機民意直寄總理”
人民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