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文元刑滿出獄(2)

2009年02月10日18:12  來源:人民網-讀書頻道

 【字號 打印 留言 論壇 網摘 手機點評 糾錯
E-mail推薦:  

  姚文元的母親周修文也健在。1986年,周修文向有關部門提出,她能否繼承姚蓬子遺產?

  姚蓬子原本在上海陝西南路的中國人民銀行裡存了一筆錢。“文革”前,姚蓬子作為上海師院代課教師,每月有一百元工資。“文革”開始之后,“停課鬧革命”,姚蓬子也就無課可教,代課工資沒有了,靠這筆存款維持生活。1968年6月,當周修文到銀行取款時,營業員風聞姚蓬子是叛徒,見到周修文所持戶口冊上姚蓬子的身份乃上海師院代課教師,即打電話給上海師院“革委會”。師院答復說,姚蓬子確系叛徒。按照“文革”中的“規定”,凡牛鬼蛇神的存款一律凍結。叛徒當在牛鬼蛇神之列,姚蓬子的存款被凍結了。

  姚蓬子急了,讓妻子到上海師院交涉。師院總算開了証明,准許姚蓬子每月領取三十元存款。

  三十元怎夠一家子的生活開銷?何況,姚蓬子正生病。這事情鬧到“上海市革命委員會專家辦公室”。市裡倒好說話,因為姚文元乃“上海市革命委員會”的“第一副主任”。看在姚文元的面上,市裡下達了姚蓬子存款解凍的“指示”,於是姚蓬子一家總算有了生活來源。

  姚蓬子死后,這筆存款便供周修文維持生活。

  周修文提出要繼承的姚蓬子遺產,則是另一筆款子。姚蓬子的“作家書屋”在接受“資本主義改造”之后,姚蓬子作為資本家,每年領取定息。但是,從1958年下半年開始至1966年9月,他沒有領取。在去世前,姚蓬子曾對家人說過,這筆定息上交國家。

  姚蓬子只是口頭說說而已,並未辦理過正式上交手續。根據現行政策,原工商業者本人死亡,倘若家屬要求領取定息,可予發還。於是,周修文提出了繼承遺產的要求。

  根據繼承法規,除周修文及女兒姚文華之外,姚文元也是姚蓬子遺產的法定繼承人。

  在秦城監獄,姚文元談了關於姚蓬子遺產的三點意見:

  一、在“文革”的歷史條件下,父親上交定息是對的。現在母親和妹妹對父親的遺產提出繼承要求,請依照繼承法給予滿足﹔

  二、我個人對父親遺產沒有想過繼承問題。對於母親,我長期未盡贍養義務﹔

  三、我接受父親遺產中屬於我的部分。在我服刑期間,我應繼承的份額由妻子代管,作為家屬去探望的費用、妻子治病和子女學習的費用。

  上海的司法部門,現在已經按照繼承法,把姚蓬子遺產交由周修文及其子女姚文元、姚文華繼承。這,原本是身處囹圄的姚文元,連做夢也想不到的。

  姚文元如今仍在服刑之中。在監獄裡,他每天都仔仔細細看報紙,從頭版看到副刊,只是再也用不著拿起鉛筆寫“批示”了。他也愛看電視,尤其是每晚的中央電視台的“新聞聯播”節目,他是必看的。據告知,他在獄中完成了論文《論自然科學與哲學》。

  姚文元曾“評”過這,“評”過那。如今,如果要評一下姚文元,最妥切的,莫過於他自己在評論中寫過的一句話:

  “野心會隨得志的程度而膨脹,正同資產階級的貪欲會隨著資本積累的增長而發展一樣,永不會有止境……” (注:姚文元:《論林彪反黨集團的社會基礎》,上海人民出版社,1975年3月版,第14頁。)

  姚文元的結局,如同他在1976年2月1日所寫的“精辟之言”:

  我手無寸鐵,就一支筆,且是鉛筆,“打倒”除殺頭坐牢之外,就是把我這支筆剝奪掉。

  時光如逝水。轉眼之間,到了1996年10月6日。這是逮捕“四人幫”二十周年的紀念日。

  已經沉默多年的姚文元,一下子就成了海外傳媒所關注的新聞人物——因為姚文元被判處二十年有期徒刑,正好這天刑滿。

  由於我寫過《姚文元傳》,於是,許多記者便打電話向我詢問有關情況。

  先是在5日傍晚,香港《明報》記者徐景輝打來長途電話,採訪了一個多小時。他詳細詢問了姚文元的經歷。我逐一作了答復。

  《明報》在6日報道了我的談話。

  接著,6日傍晚,日本《讀賣新聞》記者中津先生從北京打來電話,也是採訪關於姚文元問題,問了一些類似的問題。

  7日下午三時許,接到法國新聞社駐上海記者劉秀英小姐的電話,很急,要求馬上趕到我家採訪姚文元情況。

  她留著長長的披發,小個子,講一口不很流利的普通話。我的談話,她用英文作記錄。我拿出《姚文元傳》給她看,她說她看不懂中文。

  翌日——10月8日早上,她又來,作一次補充採訪。

  記者們的採訪,主要是詢問姚文元的生平、經歷,也問及他的近況。我隻能盡我所知,作了答復。

  問:“姚文元在10月6日會獲釋嗎?”

  答:“理所當然。”

  又問:“會回上海嗎?”

  答:“有可能。”

  還問:“他會完全自由嗎?”

  答:“我隻能以我所了解的陳伯達獲釋的情況,告訴你:陳伯達刑滿的當天,由公安部一位副部長主持,舉行了一個小小的獲釋儀式。當時,陳伯達住院,儀式就在醫院裡舉行。副部長講了話,陳伯達也講了話,還有接收單位負責人講了話。所謂接收單位,也就是陳伯達出獄后分配工作的單位——此后由那個單位發給工資。這儀式不公開報道,但是有人攝影,有人攝像、錄音。陳伯達獲釋后,在家安度晚年。不過,他畢竟是曾任要職,曾是中共第四號人物,所以他家的‘鄰居’便是一位公安人員,以保証他的安全。沒有得到允許,不許外人接觸他。我得到允許,在陳伯達晚年,多次採訪了他。我想,姚文元這次獲釋,大體上會跟陳伯達差不多。”

  再問:“你如何評價姚文元獲釋?”

  我答:“姚文元是‘四人幫’之中,唯一一個活著走出監獄的人。王洪文、江青已經先后死於獄中。張春橋雖然仍活著,但是他不可能像姚文元那樣獲釋。張春橋最初判的是死刑,改判緩期二年執行。兩年后又改判為無期徒刑。既然是無期徒刑,那也就沒有刑滿之日。姚文元本是‘秀才’,他在獄中仍堅持寫日記。他出獄后,會寫作回憶錄。盡管他仍處於被剝奪政治權利的狀態,在被剝奪政治權利期間,不能出版,但是他會堅持寫下去的。”

(責編:雷志龍)
更多關於 《“四人幫”興亡》 的新聞
· 王洪文死於肝病(1)
· 女兒李訥一次次前去探監
· 江青以自殺告終
· 張春橋的獄中生活
· 王洪文死於肝病(2)
· 江青的鐵窗生涯(2)
· 江青的鐵窗生涯(1)
· 劉志堅和秦桂貞“翻身”(3)
· 姚文元刑滿出獄(1)
· 王洪文死於肝病(3)
相關專題
· 社科·歷史
新聞檢索:    
   熱圖推薦
孩子這樣才是健康的長高孩子這樣才是健康的長高
北京治堵新政能"治本"嗎北京治堵新政能"治本"嗎
最可能消滅的癌最可能消滅的癌
健康熱點健康熱點
   精彩新聞
·爭議優酷“泡沫”:虧損公司為何給出60倍市盈率
·在美被控虛假陳述 “網購第一股”麥考林股價腰斬
·供貨商收到廠家非正式通知 iPhone4或面臨暫時停供
·重慶移動原總經理沈長富或因張春江案被帶走調查
·李克強:建立基本藥物制度 加快公立醫院改革試點
·疾病周刊:兒童白血病不要急於治療 詳細檢查很重要
·每日“食事”聚焦:曝部分超市食品賣不出去換包裝
·冷霜難降瘋蘋果 收購價和零售價不斷創新高
·開開關關更省電?空調冬季使用四誤區
·不合格小家電公布 新飛電熱水壺上榜
·北京腫瘤醫院回應“醫生收回扣”事件
·南京現血荒10個月所有血型都缺 致手術無法進行
   博客精選
·公眾人物拿什麼為自己正名護航 中國人為何不自信
·培養孩子從畫畫開始 中國人為什麼對"啟蒙"沒興趣
·毛主席下決心定都北京的高參 馮玉祥愛搞"惡作劇"
·毛澤東林彪都曾重上井岡山 熱血譜寫的革命就義詩
·史上出現過多少位太上皇 古代最荒唐一次強奸事件

羊年真的會慘嗎?羊年真的會慘嗎?
我們的福利受法律保護我們的福利受法律保護
   小編推薦
·[文化]質疑聲中簽約50億 “夜郎”能否助新晃脫貧
·[關注]拿暴力和黃色當笑料:低俗文藝,觀念有誤
·[批評]諾獎是面鏡子 照出中國作家的“小”
·[讀書]《溫文爾雅》:溫家寶引用詩文賞析
·[讀書連載]朱?基答記者問 毛澤東最后歲月
     頻道精選
<阿凡達>內地票房2.6億<阿凡達>內地票房2.6億
馬祖爾再度回歸大劇院馬祖爾再度回歸大劇院
[一語驚壇]收入差距尚且"諱言",分配不公如何"開刀"?
[論壇]美派三航母迎接胡總出訪?·六國要聯合對抗中國?
[訪談]黨國英談農村城鎮化·外交部李鬆談伊朗問題
[辯論]  花千億投資迪斯尼,值嗎?·你認同買不如租嗎?
[博客]溫總理:見一葉而知天下 女副市長咋被騙色騙財?
[博客]毛澤東為何成中國文化符號 男人居住北京11條理由
   無線·手機媒體
“G族看兩會 不是浮雲”“G族看兩會 不是浮雲”
“手機民意直寄總理”“手機民意直寄總理”
人民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