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東坡的逃婚與三個老婆
──《解讀蘇東坡》 江蘇文藝出版社出版 
東方龍吟
  2006年10月11日08:30 【字號 】【留言】【論壇】【打印】【關閉
 
   十年生死兩茫茫。 

    不思量,自難忘。 

    千裡孤墳,無處話淒涼。 

    縱使相逢應不識, 

    塵滿面,鬢如霜。 

    夜來幽夢忽還鄉。 

    小軒窗,正梳妝。 

    相顧無言,惟有淚千行。 

    料得年年斷腸處, 

    明月夜,短鬆岡。 

    這是蘇軾著名詞作《江城子·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記夢》,作於宋神宗熙寧八年乙卯(1075),當時作者在密州知州任上。這首詞為蘇軾懷念結發之妻王弗而作。王水照先生曾雲:此詞“含悲帶淚,字字真情,將滿腔思念傾注與(於)筆端,創造出纏綿悱惻濃摯悲涼的感人意境①”,實為定評。讓我們對蘇軾愛情故事的解讀,先從這首“纏綿悱惻濃摯悲涼”的《江城子》和王弗的故事開始。 

    蘇軾一生共有三個伴侶:結發之妻王弗、繼室王閏之、侍妾王朝雲,蘇軾與她們情真意篤。王弗生長子蘇邁,王閏之生次子蘇迨和三子蘇過,朝雲在黃州時生下四子蘇遁,卻不幸夭折。朝雲在閏之病逝后,安居侍妾之位,陪著蘇軾貶謫嶺南,不幸病死於惠州。 

    有一種奇特的言論,非常值得注意。鐘來茵先生在《蘇東坡三部曲》“總序”中說: 

    一旦我們了解了真實的歷史事實,才知道蘇軾對前面的兩位夫人,感情平平淡淡,詩人為她們獻上的作品僅一二篇﹔而東坡對朝雲愛得熾熱、持久,詩人為其所寫的作品竟然超過二十篇①。 

    在學術著作可以量化的今天,愛情質量是否也能用題詩多少來量化?若按此推論,晚年愛上比自己小約三十歲的歌星梁菁菁的梁實秋先生,在短短的時間裡寫了上千封情書(有時一天多達三封),與梁先生相比,蘇軾對朝雲的愛,也應算作很平淡呢!然而蘇軾一曲《江城子》,使天下中華識字兒女無不能誦“十年生死兩茫茫”,若讓梁實秋先生選編《古今十大愛情詩文》,想必也不會將這首詞摒棄吧。 

    鐘萊茵先生所說的“一旦我們了解了真實的歷史事實”,除了詩篇多少之外,還有一個依據。他說: 

    蘇軾多次宣布,他年輕時欲隱林泉,不願結婚,不願出仕,迫於父母之命,才改變初衷的。由此可見,蘇軾與王弗的結合,是父母之命,媒勺(龍吟按:應為“妁”)之言的產物,不是一對年輕男女強烈感情的產物……任何事物都是通過比較才有區別,蘇軾對王朝雲的強烈的愛情,反襯出蘇軾與王弗的感情是較為一般的。 

    王弗病逝於治平二年(1065),蘇軾納朝雲為妾則是十年后的事,二人如何“比較”?況且鐘氏在書中也曾推斷:蘇軾納朝雲為妾,既與頂頭上司——當時的杭州太守陳襄故意安排有關,又跟自己夫人王閏之催促密不可分①,這裡有沒有“長官之命”、“賢內充媒”因素?而“蘇軾與王弗的結合,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產物”,卻是純乎臆測。 

    所謂“蘇軾多次宣布,他年輕時欲隱林泉,不願結婚,不願出仕,迫於父母之命,才改變初衷的。”依據有兩個:一是蘇軾的《與劉宜翁使君書》: 

    軾齠齔好道,本不欲婚宦,為父兄所強,一落世網,不能自逭。 

    劉宜翁是曾在三茅山學道的隱逸之人,晚年被貶於惠州的蘇軾與他通信,談及自己童年喜歡出家學道,不想結婚、不想做官之事,應是出自肺腑之言。蘇軾七八歲時隨眉山道士張易簡讀書,晚年在海南,這位先生還入夢對他進行教誨(見《眾妙堂記》),“齠齔好道”定與這位道長有關。至於“不欲婚宦”,原因是曾被“父兄”強加給婚姻。這裡的“父”不僅指父親,伯父也是父輩﹔兄即指其伯父蘇渙的兒子蘇不欺、蘇不疑等,可是他們所“強”之人是不是王弗呢? 

    宋人《東園叢說》記載著蘇軾少年時的另一段姻緣: 

    王子家言及蘇公少年時,常夜讀書,鄰家豪右之女,嘗竊聽之。一夕來奔,蘇公不納,而約以登第后聘以為室。暨公及第,已別娶仕宦。歲久訪問其所適何人,以守前言不嫁而死。其詞有“幽人獨往來,縹緲孤鴻影”之句,正謂斯人也。“揀盡寒枝不肯棲,楓落吳江(一作寂寞沙洲)冷”之句,謂此人不嫁而亡雲也。 

    蘇軾的《卜算子》詞寓意何在,至今眾說紛紜(涉及四個女子),這裡不必卷入。我們要注意這段話的前半部分,所說的正是蘇軾的婚姻問題。 

    《東園叢說》為南宋初年李如所撰,《四庫總目提要》認為其書雖被后人攙入雜說,但所記之事多“典核不苟”,因此作了“其書可採”的結論。 

    更重要的在於,王子家並非道聽途說之徒,他是蘇軾友人王廷老的兒子、后來成了蘇轍三女婿的王浚明① 。王子家活了八十五歲,直到紹興二十三年(1153)才去世。侄女婿述說大伯丈的隱私,決不可捕風捉影。 

    鐘萊茵先生的所謂“蘇軾多次宣布”,其實只是兩次,另一次是在《與王庠書》中: 

       

    軾少時本欲逃竄山林,父兄不許,迫以婚宦,故汩沒至今。 

    王庠是四川榮州人,榮州離眉山僅百裡之遙,二人不僅是同鄉,還是“姻親”。王庠生於神宗熙寧七年(1074),比蘇軾整整小28歲。蘇軾此信,寫於晚年被貶“海嵎”之際,即60歲以后,當時王庠正值壯年,准備參加科舉考試。 

    於是我們不禁要問:為什麼年近不惑的大名士,要對一位后生談及自己少年時的婚事? 

    答案隻有一個:王庠對蘇軾早年的婚事多少知道些底細。 

    蘇軾在給黃庭堅的信中透出了這個消息:“有侄婿王郎,名庠,榮州人。”(《與魯直書》)瞧,原來這位后生也是蘇軾的侄婿!聯想到蘇軾兩番強調“為父兄所強”、“父兄不許”,這位仁“兄”應是王庠的岳父。試想,如若王庠對長輩的隱私一無所知,蘇軾偏要與他談論此事,不是此地無銀三百兩嗎? 

    由此可以斷定,蘇軾在娶王弗之前,還有一段婚姻。不然的話,他的“不欲婚”、父兄“迫以婚”就無從談起。這是一段親人諱言的往事,蘇軾在與知情的侄婿通信中透了一點消息,另一位侄婿則在晚年將這段秘密泄露了出去。 


【1】蘇軾逃婚被泄秘【2】所逃者何方“豪女”? 【3】鄰郡太守逼娶女【4】蘇洵妙語解婚約 【5】寂寞蓮燈半在亡 【6】多情總被無情惱 

 
 

來源:人民網讀書頻道 (責任編輯:文鬆輝)


相關新聞:
· 蘇東坡的雲山煙水之癖 2006-09-22 08:43:00.129108

打印文本   我要糾錯  查看留言   強國社區   給編輯寫信    E-mail推薦
 



鏡像:日本  教育網  科技網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聞線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報社概況 | 關於人民網 | 招聘英才 | 幫助中心 | 廣告服務 | 合作加盟 | 網站聲明 | 網站律師 | 聯系我們 | ENGLISH 
京ICP証000006號|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証(0104065)| 京朝工商廣字第0394號
人 民 網 版 權 所 有 ,未 經 書 面 授 權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