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一波為何認為彭德懷高明:很早就不盲從領袖--讀書--人民網
人民網

薄一波為何認為彭德懷高明:很早就不盲從領袖

薄一波

2012年02月01日10:07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彭德懷(資料圖)


  彭德懷同志,是我軍的杰出將領和出色的國務活動家。在黨內政治生活中,他的敢於直言,敢於講不同意見,堅持實事求是的原則,也是出了名的。我想,如果用“赫赫戰功,錚錚鐵骨”這八個字,來形容與概括他一生的活動和人品,是恰如其分的。

  遙想往事,歷歷在目。我一直想寫點紀念他的文字。當我提起筆來的時候,恰值德懷同志誕辰九十周年之際,對他的景仰與思念之情,也就愈加濃重。

  (一)

  1928年7月,彭德懷同志發動了著名的平江起義,從此開始了自己的革命生涯,並很快就成為紅軍的重要將領。當時的國民黨報紙,常常把他同朱德、毛澤東以及黃公略並提,稱之為“朱毛彭黃”,說明他的名字是令敵人膽顫心驚的。我們在白區工作的同志,也隻能從國民黨的報紙上了解他的一些事跡,都知道他是個很會打仗的人。對於他的驍勇善戰,毛澤東同志曾賦詩贊曰:“誰敢橫刀立馬,唯我彭大將軍”!

  1937年冬,彭德懷同志隨八路軍總部住到山西沁縣的一個村子裡。這時,我才第一次見到他。他到縣城來看我,記得與他同來的有杜潤生等同志。我是1936年10月回到山西的。根據中共中央北方局的指示,不公開黨員身份,而以抗日救亡活動家的名義開展工作,同閻錫山形成特殊形式的統一戰線關系。當時我在黨內的職務是中共山西公開工作委員會書記,公開的身份是犧盟會的負責人、山西第三行政區主任和決死隊一縱隊政治委員。由於我過去沒有做過軍事工作,在初次交談中,我主要是向他請教如何做軍事領導工作的問題。德懷同志並未細講,只是說:軍事工作沒有什麼神秘的,同其他工作一樣,主要是靠在實踐中學習。誰也不是生來就會帶兵打仗的,誰都難免打一些敗仗,但打來打去,實踐多了,本領也就練出來了。話雖不多,然系經驗之談。

  我早就聽說,德懷同志生活上要求很嚴,誰要對他招待得好一點,他就會發脾氣。所以在吃飯時,我半開玩笑地說,聽說彭總一向簡朴,生活上對大家要求很嚴,誰要是請您吃點好東西,你都要罵娘的。他說,誰講我不愛吃好東西!講這種話的人,大概是想把好吃的東西留給他自己吧。說著,他也笑開了。我說,那好,今天我們就放開肚子吃一頓。所有的東西都是從土豪劣紳那裡弄來的,一個錢不花,算是“借花獻佛”了。他連連搖頭:我可不是“佛”啊!接著他語氣凝重地說,抗日民族統一戰線成功以后,我們的生活比內戰時期要好了。但是,一些不好的苗頭也出現了,有些同志不願再過艱苦日子,開始貪圖享受了,這個很危險。如果不注意,就會腐化墮落。我從延安來的時候,路過八路軍駐西安辦事處,發現他們把房子裝璜一新。你把錢花在這個上面干什麼嘛!毛澤東同志講,“我們都要學會在抗日民族統一戰線的大海中游泳,千萬注意不要淹死自己”,我看有些人很可能要淹死。當時聽了他這些話,覺得講得好,現在回想起來,仍感到意味深長。

  這次見面中,德懷同志還具體詢問了山西新軍的情況。當時新軍的決死隊正由四個總隊(團)發展為四個縱隊(旅),其中一縱隊駐扎在晉東南。我說,從一縱隊的情況來看,素質還可以,裝備也不錯。兩千多人中大部分是知識分子,有東北流亡進關的大學生,有在各地參加過學潮的大學生,還有一些海外回來的華僑青年。他們愛國熱情高,眼界開闊,不足的就是不會打仗。我們准備根據他們的情況和特點,把適合當指揮員的,放到部隊繼續鍛煉,不適合的就參加工作隊,到地方上做群眾工作。

  他聽了很高興,認為這個想法好。他說,沒想到新軍中會有這麼多知識分子,要好好發揮他們的作用。眼下八路軍中知識分子很缺乏,我們一直為這件事傷腦筋。你們現在保存了這麼一批知識分子,這可是寶貴的財富!德懷同志的這種看法,也是當時黨的許多領導同志對知識分子的一種共同認識。這裡應當特別提到,當三八六旅和決死一縱隊組成太岳縱隊時,劉伯承和鄧小平同志講過多次,八路軍三八六旅老紅軍多,但缺乏知識分子,決死一縱隊知識分子多,但缺乏作戰經驗,你們要大量交流干部,這樣雙方的戰斗力都會提高。這些指示給我的印象十分深刻。在革命戰爭時期我們黨形成的尊重知識、尊重知識分子的優良傳統,應當永遠傳下去。建國以后特別五十年代后期,我們在這個問題上是有錯誤的。歷史教訓,般般俱在,不可忘記。

  (二)

  1939年初,決死一縱隊已從兩個團發展到三個團,另外已經組建和正在組建的游擊區隊或支隊近20個。隨著部隊的擴大,軍事干部缺乏成了一個突出問題。我向德懷同志提出,能否從八路軍調來一些軍事干部,他同意。不久八路軍前總和一二九師陸續派來了七八十個干部,但仍滿足不了需要。在這種情況下,德懷同志和朱德同志商定:以八路軍前總的名義開辦一個游擊干部訓練班,對決死一縱隊的連排級干部和一些進步的舊軍官,進行訓練。訓練班設在沁縣的西林村,故名“西林訓練班”。前后辦了三期,每期兩個月。八路軍前總的負責同志,幾乎都在這裡講過課。德懷同志講黨的政策,朱德同志講游擊戰術,左權同志講步兵戰斗條令。他們從住地沁縣南底水村到西林有20多裡,每周三次每次必到,不辭辛勞,聽課的學員們深為感動。我們把這次訓練稱之為“西林整軍”。

  “西林整軍”是決死隊成長過程中的一件大事。它對於提高部隊的政治、軍事素質起了很大作用。至於朱、彭親自給學員上課,這在當時我們軍隊中和黨內是很普遍的事情。領導同志經常給下面的同志講課,既可以把自己的本事、經驗和知識直接傳授給大家,又可以打掉官氣,密切干群關系,好處很多。時隔多年以后,有些同志對這種優良做法漸漸不熟悉了,甚至擱置不用了,這是很可惜的。其實是不應當失傳的。

  1938年初還發生過這樣一件事。黨的北方局個別負責同志未能深入了解決死隊中黨組織的真實情況,以黨員發展過多,影響秘密工作,有礙統一戰線為由,曾作出解散決死隊內秘密黨組織的決定。為此,朱德、彭德懷等同志給中央及北方局打電報,認為這一決定不當,使黨對決死隊的“領導作用相當降低,影響決死隊工作甚巨”。朱、彭這個意見,得到中央和北方局的贊同,迅速恢復了決死隊中黨的組織,使決死隊繼續正常發展。

  “西林整軍”以后,在朱德、彭德懷等同志指揮下,決死隊先后配合八路軍粉碎過日寇的多路圍攻。后來又參加了聞名中外的百團大戰。在這些戰役中,決死隊的指戰員頑強奮戰,英勇殺敵,表現出色。歷經戰火的考驗和鍛煉,新軍逐漸成長為我軍的一支堅強戰斗部隊。新軍的成長壯大,同德懷同志和八路軍的其他領導同志在指導、教育上付出的心血是分不開的。

【1】 【2】 【3】 

 
(責任編輯:溫璐)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