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小平江澤民特殊師生情 揭鄧小平改革"六大密將"--讀書--人民網
人民網

鄧小平江澤民特殊師生情 揭鄧小平改革"六大密將"

2012年01月11日14:36    來源:人民網-讀書頻道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注:本文選自人民日報出版社《變化1990——2002年中國實錄》。人民日報出版社獨家授權人民網讀書頻道連載,如需轉載,請與出版社聯系。)

  1997年2月,也即舊歷丁丑年正月,全體政治局常委都接到通知不要出京,留在家中待命。不是發生了什麼意外變故,而是一個既定的進程日益迫近終點:鄧小平走到他生命的最后時刻,醫院的報告說他已經病危。自從1994年春節以后,他就再也沒有公開露面了,境外的媒體就像那個總是高喊“狼來了”的孩子,至少100次說他“病危”,他卻在京城裡自己那個四方形的院落中,過得既舒適又洒脫。這一次沒有誰說什麼,可是“狼”真的來了。

  隻有他的家人和黨的新一代領袖們知道這個消息。根據醫生解釋,他的心臟健康,肝脾也好,沒有老年人常見的糖尿病或者前列腺炎,致命的問題發生在神經系統,這在醫學上叫做“帕金森綜合征”,是一種沒有辦法根治的疾病。“他患帕金森征的時間也長,治了十幾年呢,”吳蔚然說,“到后來,越來越差。”疾病蔓延到呼吸器官,一發不可收拾。1996年12月的一個清晨,他一覺醒來,覺得呼吸不暢。按照過去多年的習慣,他本應走到衛生間裡去洗臉刷牙,然后坐在一個小方桌子邊上喝一杯茶,開始吃早餐,有牛奶和雞蛋。秘書通常在這時進來,把他要用的東西放在辦公室裡——眼鏡、手表、放大鏡,還有一摞文件和報紙。他把這一天剩下的大部分時間花在辦公室裡。這裡有一個辦公桌,但他不喜歡坐在那裡,通常是坐在一個單人沙發上批閱文件或者翻看報紙。他喜歡看地圖,喜歡翻字典,有時候看看《史記》或者《資治通鑒》,但他更喜歡看《聊齋》。他喜歡打橋牌、游泳、看人家踢足球,但他最經常的運動是散步。他喜歡散步,對他來說,那是鍛煉,是休息,也是思考。有人說這是他在“文化大革命”被貶、離群索居在南昌郊區那個小院子時養成的習慣,那條著名的“小平小道”就是他在那三年裡踩出來的。現在,在京城中心他家的院落中,也有這麼一條小路。每天上午10點鐘,護士就會進來,提醒他出去散步。他的貼身工作人員王士斌精心丈量過這個院子,說它長50米,寬40米,繞院子一圈是188米。還說,“中國的許多重大決策,是他在那條小路上邊散步邊思考出來的”。可是這個早晨,他覺得自己什麼也做不了了。咳嗽不止,令他不能正常呼吸,不能下咽食物,更無法完成他的這些活動。身邊的醫生已經不能應付這個局面,隻好把他送進醫院。

  從他的家到中國人民解放軍總醫院(也叫三○一醫院),不過十公裡,可是在那一天,這是世界上最漫長的十公裡了。“沒有想到,他這一走就再也沒有回來。”卓琳后來這樣說。他的車子經過京城最重要的街道長安街,經過天安門廣場和中南海的新華門,經過熙熙攘攘的西單路口、復興門和軍事博物館,一路向西駛去。這是一個非常時刻,可當時沒有人意識到這一點。中南海裡一些最重要的領導人,在1月份還到外地去巡視了——李鵬去了遼寧,李瑞環去了海南,喬石去了江蘇和上海,朱?基去了重慶,胡錦濤也按照計劃出訪南美三國。多少年來,中國人判斷政治氣候冷暖的一個依據,就是黨的領導人是否在公開場合露面,現在看到這些人的行蹤,他們就覺得天下太平,卻完全沒有注意到黨的最重要的領導人江澤民始終坐鎮京城,那些已經出京的領導人們,也不像往年那樣和四方百姓共度春節,全都縮短行程,匆匆趕回京城。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責任編輯:崔元苑)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