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海?:婚姻是個人的事情 門當戶對很重要
——著名作家、編劇王海?做客人民網文化論壇
  2006年12月01日13:50 【字號 】【留言】【論壇】【打印】【關閉
 
著名作家、編劇王海?說:“婚姻是個人的事情,門當戶對很重要。”
著名作家、編劇王海?說:“婚姻是個人的事情,門當戶對很重要。”
   人民網北京12月1日訊  記者文鬆輝報道:今天上午10時,著名作家、編劇王海?與總政話劇團演員吳健(飾演顧小航)做客人民網文化論壇,與網友在線交流“新結婚時代”。王海?在回答網友提問的過程中,回應了讀者對電視劇中出現的一些瑕疵的質疑。她說:“目前,對於這個劇關於對農村人的看法一直存在著兩種聲音:一種聲音認為歧視,一種聲音認為是批評。我個人認為,事實上我是在給農村人和城裡人相互了解而展現出了雙方各自的困難和窘境。農村人有落后愚昧的一面,城裡人同樣也是。所以說,不以城鄉論,而是是非論。”。

    同時,王海?表達出了自己對婚姻的看法:1、婚姻不是生活的唯一模式,不應該為了該結婚了而結婚﹔2、婚姻是個人的事情,應當盡量減少兩個人之外因素的干擾﹔3、我個人認為,如果在其他條件都相同的情況下,門當戶對無疑是很重要的,最重要的還是要雙方的人生觀、價值觀要一致。4、就婚姻而言,幸福與不幸標准全在個人的心裡。比如說,人們常把婚姻比作鞋,說是舒不舒適隻有自己知道。可是我認為,鞋的功能不僅僅是舒適,還要美觀。所以說,對愛情和婚姻失不失望全在於你希望從婚姻和愛情中得到的是什麼了。5、我深信每一個離婚都是痛苦的,而決不是像過家家。

    以下是關於王海?的訪談內容(整理后)。

    王海?:梅婷就是我心中的簡佳 郭小東演的很到位

   網友:看了《新結婚時代》,還有幾個人想結婚?感覺還是書好看一些。也關注了一些網上的評論,和網友們的感覺一樣,婚后的日子和婚前的變化的確太大了。如果讓戀人們提前體驗一下婚后的日子,不知道還有多少人願意結婚?     
    
   王海?:我覺得婚姻不是生活的唯一模式,不應該為了該結婚了而結婚,如果你看了我的作品覺得不想結婚了,那就說明你對於婚姻的准備還不夠,就不要結婚,總比結了再離了強。我希望,我的作品能夠給年輕戀人們一個間接生活的機會,如果說你看了我的作品還是決定走入圍城,那麼就說明你的准備是充足的,你有能力來應對婚后種種瑣屑和困難。


    網友:我覺得演員選的不好,應該讓袁立來演簡佳。梅婷根本就不象那種獨立率性,有個性,有主見的女性。還有郭小東不適合演何建國,書裡說他像裴勇俊,又是it青年才俊。電視裡不夠帥,扮相太老,隻有壓抑,沒演出味來。

    王海?:作為觀眾我認為,梅婷是我心中的簡佳,過去她的戲是有一些表面化,但是這部戲裡她把簡佳這個人物每一個層次都詮釋的相當到位,無論是職業女性的知性,還是美麗女孩的嫵媚和溫柔以及對情感的向往,白領的干練,可以說都拿捏得恰到好處。我認為,她是這部戲裡一個亮點。
    
    至於郭曉冬,他的扮相是有問題,首先作為IT業的精英,尤其是從農村出來的,應該是更注重包裝,但他的造型不刮胡子,頭發披散在前面,確實顯得有一些落魄和窩囊。這在某種程度上不能不對他的演技起到一些負面影響,但我覺得他把何建國這個人物演繹的還是到位的,當然說如果在造型上也能夠達到何建國應有的高度的話,當是十全十美。在這裡我順便說一下,郭曉冬在我的另一部戲裡《大校的女兒》出演的男一號不僅是英俊高大了,可謂震撼,這部作品大概很快就會與大家見面,相信大家會看到另一個郭曉冬,在這部中他與袁立演對手戲。


   網友:王老師您好,我是郭曉冬的影迷.非常喜歡您的文字風格,詼諧和奈人尋味。您的兩部戲都選了曉冬,您能談談您和曉冬合作時對他的印象麼?謝謝您!
    
   王海?:外表上淳朴、帥氣。性格上隨和、固執。演技上偶像、明星。

    網友:結局太牽強,脫離現實生活!經歷那麼多矛盾和沖突,尤其是小西為了參加何建國嫂子的親人的葬禮,連自己的媽媽最后一面都未見上,這在現實生活中是不可能的。現實中小西如果和何建國離婚,復婚的可能性就不大了。這樣的"鑽石王老五"已經廖若晨星,多少人瞅著往上扑呢,再加上一個想孫子想瘋了的爹,哪還有昔日丑媳的份!更何況,在這樣快節奏的社會?小西爸要撫養小夏才幾歲的女兒,這在生活中也很罕見,真的是在書中才有的奇事啊!   

    
    王海?:結局是有一些匆忙,但我認為還是基本符合人物邏輯和生活邏輯的,而且編劇的藝術是一個妥協的藝術,跟政策妥協,跟市場妥協,跟各方面的妥協,在這種“妥協”中,頑強表現作者對於生活的觀察和思考。這裡寫的是一對城鄉家庭背景的夫妻,無論是按照我的期望,還是按照現實生活,城鄉鴻溝都應該是能夠跨越的,倘若在劇中讓這一對夫妻最終分道揚鑣,導向就過於灰暗了。至於撫養小夏的女兒,“罕見”不等於沒有,隻要生活中有的,就有了創作的依據。但是你的批評很有道理至少是鋪墊不夠,會在下一部作品中改善。


    王海?回應質疑 絲毫沒有歧視農村人

   網友:為什麼要給何建國設置一個農村背景?除了加劇雙方“門不當戶不對”的戲劇沖突,還有其他考慮嗎?  
    
  王海?:因為這是生活中存在的,還因為我不想在創作中重復自己。《牽手》寫了第三者婚姻的傷害,《中國式離婚》寫的是沒有第三者婚姻也可能破裂,而《新結婚時代》則是寫了沒有第三者,夫妻雙方感情也很好的婚姻,也可能破裂。這個原因就是雙方家庭背景的最大反差,當然,它會有戲劇沖突,但戲劇沖突不是我選擇它的原因,只是一個結果。我選擇的依據是前面所說的那兩條。
    

    網友:新結婚時代大結局,結果很圓滿!這部電視劇最大的優點就是它比較真實,貼近生活,演員表演到位,真的很讓人感動。整體來說這部劇很出色,每個人都很棒。但是有點過於夸張丑化農村,其實現在的農村遠不是那個樣子。盡管拔墳的事在農村很重要,但遠沒有愚昧到認為城裡的親戚就可以解決一切問題的程度。
    
    王海?:謝謝你對《新結婚時代》的肯定。我們家的鐘點工也姓夏,我們都叫她小夏,是安徽農村人,在我們家干了十年了。她每天要去五、六個人家干活,在《新結婚時代》播出的日子裡,總會告訴我那五、六家人對電視劇的各種議論和反應,她說,有一個教授總是問她,遷墳墓為什麼非要叫小西去,我告訴他們:“這個還不懂嗎,讓小西去頂門子啊!”

    網友:我覺得作家你被誤導了,農村是落后,但並不象劇裡所演的那麼愚昧。作家還要更深入一點生活,不能閉門造車或者隻收集一部分材料就做出某個判斷或傾向,那樣不公平。我覺得何建國演的很好,把農村孩子在城裡的生活刻畫的非常真實!特別是顧小西丟了錢懷疑小夏的守侯,他在車裡和顧小西發火說的一段話:“城裡人就是歧視農村人。在大學宿舍丟了錢,懷疑對象首先就是農村來的孩子。”

    王海?:這個問題我想我們有歧義,俗話說“瞎子摸象每一個局部都真實”,你說你沒有看到劇中的愚昧,我說我看到了,這不是討論問題的辦法,我想,我們還是應當放平心態,面對生活,客觀的將生活中的各種矛盾反映出來。目前,對於這個劇關於對農村人的看法一直存在著兩種聲音:一種聲音認為歧視,一種聲音認為是批評。我個人認為,事實上我是在給農村人和城裡人相互了解而展現出了雙方各自的困難和窘境。
  
      溫家寶總理在一份報告中提到:現在我國有一億農民年收入800元,就是說他們生活還非常艱難。農村人還處在追求溫飽的狀態下,大部分城市人已經進入追求生活品質狀態中,如果這二者成為親戚,雙方發生矛盾必不可免。在我的周圍以及網上許多網友的反饋都可以看到這種差距給雙方帶來的誤解和傷害。我想你是農村出來的吧,也許你的父母是通情達理而純朴善良的,但是在這裡我不是以窮富、城鄉來做是與非評判,而是以是就是是,非就是非的態度來決定批評還是同情。
    
    農村人有落后愚昧的一面,城裡人同樣也是。所以說,不以城鄉論,而是是非論。作品中我對許多城裡人對農村人的不了解和歧視做了批評,但是,就沒有人發出異議,因此我認為關鍵的還是一個心態問題。


    王海?:婚姻是個人的事情 門當戶對很重要

    
    主持人:王老師,您是一位女作家,是以女性的獨特視角和對生活對感情的細膩感受去表現生活,可能女性很容易找到情感上的共同訴求,那麼您認為您的作品,女性的色彩味道重嗎?您是如何通過創作來抓住男性讀者以及男性觀眾的心呢?
    
    王海?:我在寫作的時候,並不會想到去抓住所有人的心,寫作者寫作時首先是面對她所熟悉的生活,以及她對生活的思考。如果我事先想到要去抓住誰誰的心,會使創作走向媚俗。
    

    主持人:王老師,您的作品對情感進行了很深刻和細膩的剖析,對我們這些年輕人慎重處理婚姻關系有很好的影響,感情是人們很難回避的一個問題,那麼您在創作的過程中,有沒有遭遇到一些對感情問題思索的困惑,遭遇過偶爾寫作的瓶頸呢?您又是怎樣克服它們呢?
    
    王海?:我希望我的作品能夠引起別人的共鳴、思考,而達到這個目的首先就是面對生活,對生活懷有一分敬畏。對作家來說最重要的是不能脫離生活,沒有什麼比生活本身更鮮活、更生動的了。目前對我來說,創作的困難主要來源於生活的不足,這就需要我保持對生活的敏銳和熱情。
  

    網友:王老師:您是如何理解婚姻中的門當戶對,現代人叫相同的價值觀和相似的家庭背景。  

    王海?:我個人認為,如果在其他條件都相同的情況下,門當戶對無疑是很重要的,但是這不等於說門不當、戶不對的婚姻就注定失敗,隻不過是門不當、戶不對肯定會有一些矛盾和摩擦,但這些矛盾和摩擦不是不可以通過磨合、溝通解決的,但是雙方的人生觀、價值觀一定要一致。
    
    《新結婚時代》正是基於這種想法,才寫了三對錯位的婚姻,所謂的“錯位”就是與人們目前公認的一種條件般配標准的不一致,比如說門當戶對、男大女小、男高女低等等,這三對正好是相反的。在這裡,我想說的是,婚姻是個人的事情,應當盡量減少兩個人之外因素的干擾,但在目前還達不到。所以,這部作品給予了我對生活的一種希望。

    
    網友:王老師好!您的作品大多都是愛情及婚姻題材的,我想知道這與您的生活經歷有關嗎?您的婚姻是否幸福? 
    
   王海?:我的作品大致可分為兩類:一類是婚戀題材,這大概與我的性別有關﹔一類是軍事題材,這大概與我的職業有關。通常來說,前一類作品,如《牽手》《中國式離婚》《新結婚時代》是寫出來的,寫的是一種間接生活經驗。而軍事題材的作品,如《大校的女兒》是從心裡流出來的,寫的是一種直接生活的經驗。后一類作品是要等待積累的,可遇不可求的,所以寫的比較少,而作為一個專業作者寫作已成為一種生活方式,當直接生活積累不夠的時候,就要寫間接生活,那麼就寫出了《新結婚時代》等這樣的作品。
    
    我是圍城外人,所以沒有婚姻,但是我感覺我的生活是幸福的,幸福的主要標准是我認為我生活的非常主動,而且有一份與興趣相一致的工作。

    網友:請問王老師,您怎麼看待愛情和婚姻,您對現代社會的愛情和婚姻現象失望嗎?現在大家說結婚就結了,說離婚就離了,像過家家,為什麼會出現這種現象呢?

    
    王海?:失望是相對希望而言,幸福與不幸標准全在個人的心裡。比如說,人們常把婚姻比作鞋,說是舒不舒適隻有自己知道。可是我認為,鞋的功能不僅僅是舒適,還要美觀,有的時候二者不可兼得。比方,一雙七寸高跟的鞋無論如何也難得舒服,但為什麼那麼多女孩子忍著痛苦也要穿呢?因為她們更在意不是舒適而是美麗,我認為這都對。所以說,對愛情和婚姻失不失望全在於你希望從婚姻和愛情中得到的是什麼了。
    
    至於你后一個問題,我覺得這只是一種旁觀者的看法,我深信每一個離婚都是痛苦的,而決不是像過家家。所以我希望我的作品能夠使大家看到婚后的狀態,能讓你有充分的思想准備來面對。

    網友:王老師,您對“婚后狀態”悲觀的因素是否過重了?感覺很灰色。       
    
    王海?:你說得可能是對的。但是我想正是因為有這種各種色彩的作家來描述各種他眼中的生活,才能給予讀者一個全面客觀的印象,或者說各種享受。笑是享受,哭也是享受。

    回答主持人:王老師。我感覺婚姻的各種形態都被你寫的差不多了。這次是城鄉婚姻問題。那接下來你會寫哪方面的題材?
    
    王海?::我現在正在寫的是軍事題材。題目叫《我是一個兵》。

    
    王海?:很高興來到人民網做客,回答了大家很多尖銳和肯定的問題,對我自己的思想也是一個梳理,受益匪淺,謝謝大家,再見。
 

12月1日上午10時,著名作家、編劇王海?與總政話劇團演員吳健(飾演顧小航)做客人民網文化論壇,與網友在線交流“新結婚時代”。
12月1日上午10時,著名作家、編劇王海?與總政話劇團演員吳健(飾演顧小航)做客人民網文化論壇,與網友在線交流“新結婚時代”。
來源:人民網讀書頻道 (責任編輯:文鬆輝)



打印文本   我要糾錯  查看留言   強國社區   給編輯寫信    E-mail推薦
 



鏡像:日本  教育網  科技網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聞線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報社概況 | 關於人民網 | 招聘英才 | 幫助中心 | 廣告服務 | 合作加盟 | 網站聲明 | 網站律師 | 聯系我們 | ENGLISH 
京ICP証000006號|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証(0104065)| 京朝工商廣字第0394號
人 民 網 版 權 所 有 ,未 經 書 面 授 權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